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攻略(1)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恍惚间睁开了眼睛,入目一片富丽堂皇,贵气逼人。

    “娘娘,您醒了?”叶儿轻声道。

    容娴摆摆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叶儿欲言又止的看了眼躺在榻上风华绝代的贵妃娘娘,犹豫了下便带着太监宫女退了出去。

    宫殿中只剩下容娴一人,她迅速接收了下这个世界的信息。

    她如今是宫中的娴贵妃,深受皇帝宠爱,就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尽管她才刚刚入宫三天,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

    但她的兄长父亲手握重兵,权倾天下,她一入宫便是贵妃身份,令皇帝十分忌惮。

    容娴指尖划过被子上的凤纹,目光落在桌案上的香炉上。

    淡淡的香气格外清雅,可惜却是有毒的。

    身上盖的被子身下铺的褥子都被毒水给浸泡了。

    再看看大殿外摆放的盆景,那土里都埋的毒。

    容娴随手将头上的金簪给取下来,放在鼻尖轻轻一嗅,还是有毒。

    她轻叹一声,这原主简直是四面楚歌,她不死谁死啊。

    然后原主真就死了。

    容娴:“……”好吧,原主不死她也进不到这具身体里。

    容娴眉宇间紫芒闪过,随手拿过一旁的书本,掌心在书上拂过后,表面上看这本书没有半点异样,但里面的内容却不同了。

    容娴指尖在书面上一点,嗯,位面红包群。

    容娴的指尖停在萌萌哒小仙女这个名字下,轻笑一声。

    容娴刷了一波存在感后,整个位面红包群都安静了下来。

    随即群内彻底沸腾。

    容娴嘴角微翘,

    发完消息,容娴随手将书扔到一边,高冷的没理会群里的惊涛骇浪。

    正在御书房明着批批改奏折,暗中偷偷摸摸水群的年轻皇帝忽然‘嗷’的嚎了一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

    安公公:“皇上,您身体不适?”

    季修火急火燎道:“摆驾凤禧宫。”

    安公公诧异了一下,忙尖声喊道:“皇上摆驾凤禧宫。”

    后宫内,听到这个消息的宫妃差点没将手里的帕子给撕碎了。

    凤禧宫,容娴正懒洋洋的半躺在软塌上发呆,贴身侍女叶儿连忙跑了近年来,面带喜色道:“娘娘,皇上一会儿就来了,快,奴婢给您收拾一下。”

    容娴温声拒绝道:“不用了,下去吧。”

    叶儿心里一急:“娘娘,您别任性,您来皇宫三天了,皇上终于来看您了,您要好好装扮一下,好给皇上好的印象啊。”

    容娴微微侧头斜睨了叶儿一眼,淡淡道:“出去。”

    她的声音并不大,听起来软绵绵的,目光也是温柔平和的,可叶儿心里却哆嗦了一下,到了嘴边的劝说怎么都张不开口,只能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娘娘不愿意取悦皇上,她们也没有法子。

    不一会儿了,年轻的皇帝便来了。

    季修从撵车上走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宫人,唯独缺少了贵妃。

    他心中隐隐有所猜测,理都没理会跪着的人,急急朝着宫殿内跑去。

    那失态的模样看的众人吃惊不已,暗暗想着,皇上果然最宠爱贵妃娘娘了。

    季修走进房中,一眼便看到半躺在窗前软塌前的女子。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贵妃,在纳贵妃入宫时他便悄悄看过,贵妃从小在家中被宠着长大,单纯是有些单纯了,但周身的气势一直都是盛气凌人的,连他这个皇帝都不畏惧。

    进宫之后的几天,更是用自己的行为全面的诠释了下什么叫嚣张跋扈,艳绝六宫。

    可今日再见时,贵妃身上的气势完全变了。

    只是远远看着,便给他一种温柔和煦之感。

    “季修。”容娴转头看向愣在门口的皇帝,嘴角微微翘起。

    她的目光如晴空碧水般温柔而治愈,被这双眼睛静静注视着,仿佛就可以抚平人心中一切的负面情绪。

    季修深吸一口气,试探道:“群主大大?”

    容娴微微颔首,自有一番矜贵风度。

    季修得到肯定答案,脚步一跨,窜了进来,顺手还将房门给关了。

    刚刚赶上来的安公公差点被撞了鼻子,他暗暗嘀咕:皇上第一次这么猴急啊,难道是真喜欢贵妃娘娘了?

    季修窜到容娴身边,将容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长舒了口气,说:“不一样,真的跟贵妃不一样了。”

    容娴从软塌上起身,目光平和包容:“第一次见面,我是容娴。”

    季修咂舌,这名字跟贵妃一模一样,他犹豫了下,问:“你是附身在贵妃身上吗?”

    容娴轻笑一声,华丽的翠色裙装穿在身上,格外的温婉柔和。

    她十分坦诚道:“你的贵妃已经死了,从今日起,她的人生是我接手了。”

    顿了顿,她带着一丝趣味补充道:“你这皇宫倒是藏污纳垢,好好地贵妃来了三天就没命了,你还好好活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季修:!!

    季修后背一凉,紧张兮兮的问道:“群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容娴漫不经心的掸了掸指甲,说:“请太医来宫中检查一番就知道了,我刚来时还以为自己住在了毒窟呢。”

    季修听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后,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他虽然不待见贵妃,也有利用贵妃拉拢大将军的意思,但绝不可能让贵妃死在宫中。

    他气得死死捏着腰间的玉佩,满是怒气道:“群主可知道是何人动的手?”

    容娴慢吞吞道:“你应该问谁没有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