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攻略(6)
    容娴低头看着怀里这一心想要将自己吓哭的小不点儿,又面无表情的看向瘫倒在软塌上被吓的爬不起来的季修,只觉得这皇宫风水不好,她乖乖巧巧的大太子都被教成了黑芝麻馅儿的了。

    容娴淡淡瞥了眼小蛇,看到那条蛇又熟练的装死后,轻哼一笑,朝着季昊惊喜的说道:“原来昊儿喜欢这些东西啊。”

    季昊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然后他便听到这名义上的母妃兴高采烈道:“我也很喜欢,本来我还担心昊儿不喜欢,便让小太监将那些蜘蛛、蜈蚣、蟾蜍等等送了出去,既然昊儿喜欢,我马上让人将那些宝贝再送回来。”

    季昊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脊背有些发凉。

    看着小孩儿眼里的惊慌,容娴抬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眉角眼梢尽是笑意,假模假样的感慨道:“上天注定我们是要当母子的,你看,我们连喜好都一模一样呢。”

    季昊差点就要哭了,谁跟她喜好一样了,除了手里这条小蛇,别的东西他还挺怕的。

    可是现在怎么办?

    眼看着母妃就要让小太监将那些可怕的东西带回来,季昊只觉得心里有些慌。

    忽地,他脑中灵光一闪,黏糊糊的抱住容娴的胳膊,奶声奶气道:“母妃,不要那些东西好不好,我虽然很喜欢它们,可我更喜欢母妃,它们坏,会跟我抢母妃的。”

    容娴故作忧伤的说:“我和昊儿一起养,到时候就是它们跟母妃一起抢你了。”

    还要养?

    季昊急忙道:“不要不要,我是母妃的,我已经有了母妃,才不喜欢它们。”

    看着小孩儿这张惊慌失措的小脸,容娴意犹未尽道:“真不要了?”

    季昊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拔高声音斩钉截铁道:“不要了。”

    容娴假惺惺的叹息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本来还想着跟昊儿一起养宠物呢。”

    季昊都快哭了,他奶凶奶凶的道:“我有母妃了,不需要其它东西分去母妃的注意了,母妃有我就不能有别的东西了!”

    他在‘别的东西’四个字上咬的特别重。

    容娴眼神有些无奈,嘴角的笑容温柔宠溺:“那就看昊儿乖不乖了。”

    季昊、季昊只能硬着头皮道:“儿臣会乖的。”

    他在心底朝着小蛇暗搓搓发誓道:“小金,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将母妃吓哭!”

    小蛇:这可真是一个伟大的梦想。

    当然了,没有梦想的人生就是一条咸鱼。

    小蛇吐了吐芯子,道:“……活着不好吗?”

    季昊:“……”

    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阿金今天老给他泼冷水。

    季修嘴角抽搐的看着容娴三下五除二便将二皇子给忽悠的差点哭了,他心里还有些纠结的。

    难道大佬就不觉得自己跟一个小孩子这么计较有些过于幼稚了吗?

    容娴完全不觉得,她倒是觉得大太子有些欠收拾了。

    她将季昊放在地上,装模作样的甩甩胳膊,说:“抱孩子还真是累啊。”

    她看着季昊,故作惊讶道:“昊儿,你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怎么这么重?”

    季昊脸一红,觉得羞愤极了。

    “小金,我改变主意了,我更想现在将母妃吓哭。”季昊怒气冲冲的在心底说道。

    小蛇:“有志气,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季昊:这届蛇不行。

    容娴对于季昊的小心思完全不看在眼里,她看了看天色,已经傍晚了。

    容娴朝着季修道:“季修,你不是要去张容华的翠泠宫吗?还赖在这里作甚?”

    季昊的目光也随着看去,眼神顿时呆滞。

    他父皇一直都是威严强大的,从没有如今这副放松无赖的模样。

    季修不情不愿的从软塌上爬起来,朝着容娴讨好的一笑,说:“容娴,我今日就住在你这里吧,外面有些危险。”

    容娴理了理衣袖,语气莫名有些危险:“你想拿我当挡箭牌?”

    季修看了眼二皇子,讪讪道:“别瞎说大实话,在孩子面前呢。”

    容娴笑哼一声,说:“你愿意留下就留下吧,晚上去偏殿睡。”

    季修忙激动道:“好好好,只要能留在这里,打地铺都没问题。”

    容娴懒得理会这怂货,她摸摸儿子的脑袋,问:“饿了吗?”

    季昊摸摸肚子,脆生生道:“饿。”

    容娴:“季修,去传膳,怎么没一点儿眼力劲儿。”

    季修:他有种不妙的预感,总觉得以后的日子会被大佬指挥的团团转。

    季修命安公公传膳以后,三人在一起吃了顿饭,远看就像是普通的一家三口。

    近看——他们这一桌更像是鬼故事。

    “小金,这焖闸蟹最好吃了,你快尝尝。”季昊一筷子夹去了最大的闸蟹放在小蛇面前的盘子里。

    容娴也顺手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小蛇盘子里,说:“吃吧,快些长大。”

    小蛇被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是大魔头第一次给它夹菜,就算它不吃素,也要将这难得的青菜吞了。

    当它的脑袋刚刚凑到菜前时,便听大魔头轻飘飘的补充了一句:“快些长大就能炖汤了。”

    小蛇顿时魂儿都飞了,只觉得自己身上隐形的鳞片都炸了。

    季昊也惊恐的将自己小伙伴死死抱住,尖声道:“母妃,不能吃小金。”

    容娴垂眸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让季昊莫名有些害怕。

    他犹豫了下,看了眼夹个菜都有些哆哆嗦嗦的父皇,朝着容娴悄悄道:“母妃要是想吃蛇,我让小金给母妃抓。”

    ‘吧嗒。’季修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空气一片死寂,容娴和季昊的目光都朝着季修看去。

    季修:“……”

    容娴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目光,季昊将害怕的瑟瑟发抖的小金塞进了衣袖,也乖巧的吃起了饭。

    季修脸色发白的重新拿了一双筷子,慢吞吞的吃起了饭。

    一顿饭在三人强行粉饰太平之下终于吃完了。

    季修只觉得这顿饭是他这辈子吃的最艰难的一顿了。

    让安公公撤下碗筷后,季修顺便就留在了凤禧宫。

    当这个消息传到了翠泠宫后,张容华直接就炸了。

    她一袖子将桌上的茶盏掀翻在地,碎成了一片片,目光冰冷的看向凤禧宫,冷笑道:“好个娴贵妃,竟然截我的胡了,咱们走着瞧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