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攻略(8)
    张容华表情一僵,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皇帝昨夜夜宿凤禧宫都传遍了,可这消息都是私下流传的,没有人敢摆在明面上。

    就如贵妃所说,窥探帝踪是死鬼。

    张容华被这么一僵,顿时就消停了下来。

    容娴也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她单手撑着下颌,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没有资格坐下的冯美人……那水桶腰,轻咳一声,朝着李淑容和冯婕妤平易近人道:“你们二人有孕在身,就不必过来请安了,万一有个好歹伤了龙子,那可是大罪过呢。”

    二人顿时被容娴的话给吓的脸色发白,这位贵妃一直都是嚣张跋扈的,今日却这么和蔼可亲,还告诫她们小心胎儿,一定有阴谋,莫不是想要暗害她们的孩子?

    贵妃如今已经抚养了二皇子,若弄死了她们的孩子,到时候以容家的权势扶持二皇子登基,还有她们什么事!

    李淑容和冯婕妤被她们的脑补给吓得不知所措,只得站起身呐呐道:“娘娘教训的是,嫔妾回去后定然闭宫思过。”

    容娴轻哼一声,说:“坐下吧。”

    她转头又朝着玉妃道:“听说昨夜玉妃请了御医,说是受寒了,不知今日可好些了?”

    玉妃的声音很悦耳,就像流水潺潺:“劳烦娘娘操心了,嫔妾一切都好。”

    容娴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冷不丁的说:“本以为玉妃会在清漪殿养病呢,谁知今早就好转了,真是让人好生失望。”

    玉妃顿时就不吭声了,贵妃明显想要借口她生病的消息将她禁足于清漪殿中独占皇上,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敏妃嗤笑一声,摸着指甲上的豆蔻,说:“玉妃自己病了却不愿意闭门修养,万一给皇上过了病气怎么办,真是不知体贴圣山。”

    玉妃当即就怼了过去:“本妃不像敏妃,即便没病也好好呆在紫鸢殿,哪怕圣上三个月都没见你一面。”

    敏妃被戳中了痛脚,脸上的笑容收起,直接跟玉妃就撕了起来。

    容娴:“……”

    容娴咂咂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们撕,就差那一碟瓜子嗑了。

    这时,最角落的冯美人朝着系统道:“查看屋内众人对我的好感度。”

    冯美人:合着满屋子里就数贵妃和二皇子对她的好感度最高。

    噢,好感度为0,没有好感也没有坏感,跟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一样,这就有些尴尬了,她们可是公用一个黄瓜的,结果贵妃连半点感情都没给她。

    冯美人嘴角一抽,道:“查询贵妃对屋内妃嫔的好感度。”

    系统卡壳了一下,这才继续道:

    冯美人不可置信道:“……贵妃居然将皇帝这满屋子的小老婆当成陌生人,这得有多佛系啊。”

    冯美人想了想,又问:“贵妃对皇帝的好感度呢?”

    冯美人:“……”

    二者都觉得这事儿正经有点儿诡异啊,娴贵妃那是皇帝最宠爱的人,传闻说贵妃更是爱皇帝爱的要死,昨晚他们还睡在一起,贵妃还替皇帝养了儿子,结果呢?

    好感度代表一切。

    她们所有人包括皇帝,对人家娴贵妃来说都不过是陌生人。

    冯美人:真是好久没有见过这么佛系的人了,有点儿像见了女神般的敬仰啊。

    静悄悄坐在一边张容华冷淡的看了眼主位上高高在上的娴贵妃,指尖在茶杯里沾了点水,迅速在桌子上画了一道符文。

    移情符,将对方对皇帝的感情全部转移在他人身上,简而言之,就是让人移情别恋来着。

    张容华在屋内扫了一圈,将目光落在了婉良媛身上,这位皇帝最喜欢的解花语可是让她膈应了好久。

    她手掌好似不经意间从桌面划过,桌上的符文分为两半朝分别朝着容娴和婉良媛身上飞去。

    容娴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水符,云淡风轻的抬了抬眼眸,那道水符以更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钻入张容华的体内。

    下一刻,张容华的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婉良媛,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觉得婉良媛比皇帝还吸引人,若是让婉良媛当她的炉鼎……想想就激动的不行。

    婉良媛此时也忍不住看向张容华,以往觉得这人妖里妖气讨厌的紧,这会儿只有一个念头:可爱,想日。

    她连拉皇帝上床的心思都没了,一心只想着怎么将张容华拐上床。

    容娴坐在上位,将二人的心思收入眼底,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兴趣盎然。

    嘛,一下子为季修解决了两个麻烦,虽然季修的后宫们在一起了,给季修带了绿帽子,但好歹季修不会被榨干了,这总的来说是#利大于弊#……吧。

    成嫔偷偷摸了摸茶杯旁边的鸡蛋,瞄了眼容娴,说:“系统,我觉得皇上可能都厌烦了我整天弹《凤求凰》了,我觉得皇上这么宠爱贵妃,一定是贵妃的床上功夫厉害。你帮我将贵妃最擅长的东西复制过来。”

    鸡蛋蹦跶到成嫔肩膀,萌萌哒道:“好哒,宿主。”

    下一刻,鸡蛋身上发出一道晦涩的力量,这道力量直接连接到容娴的身上,容感受了下,发现对自己并无害处,便放着不管了。

    然后,‘嘭’一声大响。

    屋内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连正在吵架的敏妃和玉妃都朝着声音处看去。

    只见成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顺手将桌子上的杯子给砸在了地上,口中满是嘲讽道:“一群蠢货,就像是泼妇骂街一样,能动手就别瞎哔哔啊。”

    众人的心情顿时难看了起来,特别是敏妃和玉妃,她们只觉得成嫔是在骂她们。

    敏妃尖声道:“成嫔,谁给你的胆子敢以下犯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