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攻略(10)
    容娴神色微妙的看着这个只有她膝盖高的小娃娃,沉默了片刻,说:“你父皇不会让你这么干的。”

    小小年纪杀性就这么大,以后还了得?!

    季昊有些失望,随即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神色瞬间神采奕奕了起来。

    他奶声奶气道:“母妃,刚才我看见父皇了。”

    容娴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在皇宫中见到季修算不得什么大事。

    紧接着季昊继续道:“父皇去皇后那里去了。”

    容娴神情自若,没有半点变化。

    季修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天下都是他的,更何况一个小小的皇宫呢。

    但季昊人小鬼大,他稚嫩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天真和孩童般的残忍,道:“母妃,您就没想过杀了皇后取而代之吗?”

    容娴垂眸询问道:“那你想杀了季修取而代之吗?”

    季昊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没有吭声,沉默代表一切啊。

    容娴的心情蓦然就沉重了起来,觉得她的皇位正在晃动。

    她就纳闷儿了,大太子到底是哪根筋搭的不对,总想着要造反呢。

    剑帝以前明明是个死宅,几百年都不出门一次,整天呆在剑室磨剑,怎么轮回后便总消停不下来呢。

    容娴轻轻弯下腰,目光泛起一圈圈漩涡,深邃悠远,神秘摄人。

    她语气轻柔如风道:“昊儿,告诉我,为何想要造反当皇帝?”

    季昊沉浸在那深邃的漩涡中,无意识的回道:“当上皇帝,吓哭母妃。”

    容娴:“……”

    小蛇:!!

    容娴直起腰,意味不明的看了眼雄心壮志的小孩儿,微微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从她身上泄露,直接将小蛇给吓僵了。

    没有容娴的操纵,季昊顿时清醒了起来。

    他毫无所觉,还朝着容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容娴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笑哼一声,直接转身离开。

    季昊一脸茫然,在心中悄悄询问小蛇道:“母妃怎么了?感觉她好像生气了。”

    小蛇生无可恋道:“……吃顿好的吧。”

    容娴回到寝宫内,朝着叶儿吩咐道:“去给二皇子准备好笔墨纸砚,他明日要去上书房。”

    叶儿神色有些疑惑,去上书房?

    陛下准许二皇子去了吗?

    见她久久未动,容娴面无表情道:“去办。”

    叶儿一个激灵,忙道:“是,娘娘。”

    叶儿离开以后,容娴侧头看向未央宫的方向,轻叹了口气。

    未央宫,季修刚刚来到这里,小太监便惊喜道:“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

    季修点点头,抬步朝着宫殿内走去,边走边问:“皇后身体如何呢?”

    小太监恭敬答道:“回皇上,皇后娘娘气色好多了,已经能下床了。”

    “大皇子呢?”季修又问道。

    大皇子乃他的嫡子,在这仅存的三位皇子中,也是他最喜欢的也是大皇子。

    至于二皇子,说句大实话,他还是有些憷的。

    小太监毫不迟疑道:“大皇子在上书房上课,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季修问了自己最关心的两个问题后便不再言语,他刚刚踏进寝宫内,一股冷意袭来,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季修眉头紧紧皱起,整个人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皇上。”皇后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裙,披着长发站在不远处,遥遥向他行了一礼。

    季修总觉得这身衣服有些眼熟,他也没有多想,快步走上前将皇后的手扶住,温声说道:“你身体不好,怎么还起来了,快回床上躺着,你的手都这么凉,屋子内也很冷,怎么没烧些炭?”

    皇后笑意柔和道:“臣妾还好,这天气也渐渐热了,在屋子里烧炭有些烦闷。”

    季修将皇后扶到床上,看着她躺下去,这才放心了些。

    他坐在床边说:“你好好养病,朕会照顾好辰儿的,别让朕和辰儿担心,嗯?”

    皇后柔柔一笑,突然起身靠在季修身上。

    季修身体一僵,随即放松了下来,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声调侃道:“怎么,是舍不得朕吗?”

    皇后几不可查的点点头,她语气十分温柔,半阖的眸子也带着浓浓的情意:“是舍不得皇上。”

    季修忍不住笑了出声,他抬手轻抚着皇后的长发,说:“朕不走,朕在这里看着你,等你睡了朕在离开。”

    他手轻轻一推,皇后顺着他的力道躺了下去。

    季修将被子给她盖上,左手轻轻将皇后的手握住,语气满是怜惜道:“朕给你暖暖,你的手太凉了。”

    皇后含笑着点点头,感受着手上温暖的温度,让她的心都暖了起来。

    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片温暖中,半晌后,她小心翼翼的问:“皇上,能否叫一声臣妾的名字?”

    季修从善如流的唤道:“媛儿。”

    皇后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她这般开心,季修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他右手在被子上轻轻拍着,轻声诱哄道:“快睡吧,朕陪着你。”

    皇后点点头,轻轻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睡熟了。

    等皇后睡着了以后,季修沉默了许久,这才起身离开了未央宫。

    站在未央宫门口,季修这意识到自己没有从皇后身上听到任何异常。

    所以在整个皇宫的嫔妃都诡异异常时,唯有皇后是正常的吗?

    季修觉得自己需要为皇后做些什么,起码不能让她托着病体痛苦的活着。

    季修带着安公公快步朝着凤禧宫而去,他来的时候容娴正在看书。

    “大佬。”季修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喊道。

    容娴头也不抬道:“有事就说。”

    季修期期艾艾道:“你能不能治皇后的病?”

    容娴拿着书的手微顿,她心底叹了口气,神色却没有露出半分端倪,道:“她会好的。”

    季修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心底一松,觉得那块儿无形中压抑在心头的石头消散了。

    “对了,既然你过来了,去替我办件事。”容娴毫不客气的吩咐道。

    季修很是上道的问:“您说,能办的我一定办妥。”

    容娴指了指一旁的笔墨纸砚,说:“让昊儿明日去上书房与大皇子一起上课。”

    季修很痛快道:“没问题。”

    容娴也不意外他的答案,片刻后,她侧头看向皇帝,诧异道:“你怎么还没走?”

    季修:“……”

    季修嘴角一抽,大佬这过河拆桥的行为不觉得太熟练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