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攻略(11)
    季修离开了凤禧宫后,容娴将手里的手扔到一边,闭目沉思了起来。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而更可悲的是,很多人总是意识不到他们在意的东西正在消失。

    “季修啊……”缥缈的叹息在宫殿中响起。

    第二日一早,二皇子便得到了一个惊天噩耗,他要去上书房了!

    以后要起早贪黑的上课,还有太傅留下的功课,做不完要被打手心,父皇还会随时抽查,更要紧的是要去找禁军师父打熬筋骨。

    季昊白着小脸道:“……我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两天。”

    小蛇:呵呵。

    活该,让你整天作死。

    对于小蛇的冷漠嘲讽,季昊送给它一个可爱的小脸,然后将小蛇拎出来扔了出去。

    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完美弧度砸在地上的小蛇吐了吐芯子,再次肯定了他们之间的友情是塑料的。

    季昊自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太傅布置的功课占用了他大多的时间,等功课做完了还要去锻炼身体,每天沾床就睡,再也没有心思琢磨造反了。

    暗中观察的容娴满意的一笑,果然以前总想着造反是作业太少。

    为了养孩子,容娴在这个小世界呆的时间格外的长。

    等季昊从一个黑芝麻馅儿的小包子长成一个带着小小婴儿肥的少年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年。

    这八年来,皇宫再也没有进过一个新人,而容娴也从一个风华绝代的贵妃娘娘变成了一个……祸国妖姬。

    是的,外人眼中的容娴就是这么一个祸水。

    迷惑的皇帝不再踏足她人宫殿之中,日日夜夜独宠,更是连续八年都不让皇帝选秀。

    虽然有朝臣以特殊渠道将自己的女儿送入了皇宫,但不受宠也没半点法子啊。

    连镇守边关的大将军都坐不住了,每月一封厚厚的书信过来,以华丽的辞藻告诫她适可而止,要让陛下雨露均沾。

    容娴随手将书信扔到了一边,八年的时光让她变得没有曾经明媚,却更显得雍容华贵了起来。

    不一会儿,听到消息的季修颠颠儿的跑了过来。

    八年过去,他身上的帝王威仪更盛了,但在容娴面前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模样。

    他脚步刚跨进来,容娴单手托腮,语气调侃道:“难得你来的这么早,在早朝上又被大臣气着了?”

    季修:“……就没你不知道的事情吗?”

    容娴微微一笑,转而说道:“你那些妃子还在想方设法将你往床上拖?”

    一提起这事儿季修的脸色就灰败了起来,八年过去了,那些女人居然还能保持着无比的热情,一个劲儿的想要拖他上床,简直可怕。

    那个总是想要弄死他扶持儿子登基的齐芳仪早早就死了,婉良媛和张容华成了一对儿,偷偷摸摸在一起久了后,直接炸死逃出了皇宫。

    季修得到消息时简直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但他高兴的太早了,新来的太傅女儿却是一个大麻烦。

    因为她想当女帝。

    一个不注意就暗搓搓的培养了势力,收买了他的人。

    这些年来,其她想方设法拐他上床的妃子倒是不用担心,唯有这位方妃总是不消停,每天跟他斗智斗勇,简直心累。

    就在季修大吐苦水的时候,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一位十四岁的少年身穿皇子服板着脸走了进来,他虽然没有半点表情,给人感觉很难相处的模样,但那婴儿肥却让他更显得可爱。

    他站在门口恭恭敬敬朝着容娴行了一礼,这才给了季修一个眼神,神色带着矜贵和严肃:“父皇在早朝上又被大臣气着了?”

    季修:“……”

    见季修不说话,季昊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容娴,以陈述的语气说道:“难道是方妃又闹幺蛾子了?”

    看到季修难看的脸色,季昊没有半点诚意的道歉道:“抱歉父皇,戳中了你的痛脚。”

    季修:!!

    #这一脉相承的母子俩#

    季修在这里一口水都没喝上,就直接被挤兑走了。

    那背影之萧瑟,看的人心酸不已。

    容娴站在窗前插着花,语气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怎么火气这么大,刚来便气走了你父皇?”

    季昊漆黑的眸子闪过一道冰冷的锋芒,摄人心魄:“他太没用了,不过是几个女人而已,直接杀了便罢了,却偏偏留下来碍眼,受了委屈却来您这里找麻烦。”

    容娴捏着花枝的手一顿,觉得大太子可能对她有所误解。

    就季修那德行也能找他的麻烦?她不去找他麻烦就是给他面子了。

    不过养了这么多年的小狼崽子终于不再想着要让她哭,反而开始维护她了,容娴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下一刻,她便听大太子语气带着小希冀道:“母妃,儿臣想出宫。”

    容娴垂下眼帘,轻轻淡淡地说:“若我没记错,你昨日刚从宫外回来。”

    季昊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容娴,说:“母妃,这次跟以往不同,儿臣想出去游历。”

    容娴想了想,季昊的年纪也到了可以放出去的时候了,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这次出宫许是做任务的吧。

    容娴顿时就自认为闻弦歌知雅意的说:“那你去吧,注意自身安危便好。”

    季昊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害怕母妃改变主意,当天就带着小蛇溜了。

    至于他爹的意思,季昊完全没在意过,看惯了他父皇在母妃身边的各种怂后,季修威严的印象已经碎成了渣渣。

    等季修得知二儿子出宫的消息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季昊:“……”莫名觉得委屈。

    但现在他也顾不上季昊了,皇后几次病危都让他的心揪起。

    这么多年了,皇后的身体一直未曾好过,连宫殿都没有踏出过一步,如今终究是支撑不住了吗?

    季修脚步沉重的走到未央宫内,也许是心情的原因,他总觉得这座宫殿不仅冷,而且还太过萧索。

    皇后躺在床上沉睡着,但当季修的脚步踏进来时,她却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她苍白的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欣喜笑意,声音虚弱无力道:“皇上来了。”

    季修快步上前将她的手握住,说:“朕每次刚刚走进来你便醒过来了,是没有睡着吗?”

    皇后摇摇头,语气温柔道:“因为是皇上。”

    因为来的是你,所以我愿意从黑暗中醒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