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攻略(12)
    季修在未央宫内停留了一个时辰后便离开了,皇后躺在床上看着他一点点远去,嘴角还是跟以往一样微微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带着最为纯净的爱恋。

    可她明明是笑着的,却让人觉得悲伤不已。

    季修离开后也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来到了凤禧宫。

    他站在容娴身前,看着她眉眼含笑,不紧不慢的剪着花枝,沉默许久后,终究是没忍住道:“皇后她支撑不住了。”

    容娴头也没有抬,语气轻飘飘没有半点重量道:“是吗?”

    她没有因皇后的即将离世悲伤,也没有高兴,就那么平平淡淡没有丁点儿多余的表情。

    就像冯美人系统查探到的,容娴对小世界内的所有人好感度都是零。

    素不相识或萍水相逢,日日相处或针锋相对,容娴都没有放在心上。

    嬉笑怒骂只存于表面,在她心中却从未留下任何痕迹。

    季修一直都知道容娴的态度,可再一次见到她这么漠然,心中却蓦然升起一股怒吼和悲愤:“容娴,她是我的皇后。”

    容娴似乎对他的怒气很是不解,她歪歪脑袋,疑惑的说:“我知道啊,你为何还要对我强调一遍?”

    季修心底的怒气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下子就焉儿了。

    他神色黯然道:“媛儿快死了,八年前你曾告诉我,说她会好的,可她没好,你骗我。”

    容娴眨眨眼,将剪刀放在一边,慢吞吞道:“她会好的。”

    季修恼火的拔高了声音,说:“她哪里会好,她明明快死了。”

    容娴微微侧头看向他,一双平和温柔的眸子好似春回大地,包容一切。

    她终究还是开口说道:“你的皇后才是真正历劫的人,她历的是情劫。”

    季修的眼睛缓缓瞪大,接着他便听到容娴慢条斯理的继续道:“你是她的劫,等她死了,情劫过了,她会回到她该回到的地方。”

    容娴目光含笑的看着季修,并不觉得这件事是多么难以接受:“所以她会好的。”

    季修猛地后退了两步,完全不能接受。

    这八年来,后宫除了皇后外无一人正常,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经将自己的感情全部投注在皇后身上,现在容娴却告诉他,他只是皇后的劫,皇后终究会离开这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见他好似并不能接受,容娴的目光看向未央宫的方向,那里一道金光徐徐升起,一声凤鸣从未央宫内传出。

    容娴垂下眼帘,用听不出情绪的语调道:“皇后凤驾归天了。”

    季修身体一僵,猛地转身朝着未央宫跑去。

    他第一次这么失仪,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忘记了,没有江山,没有帝王仪态。

    他只知道一定要去见媛儿,见到她,留住她。

    可等季修来到未央宫后,留给他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曾经只要他踏进这个宫殿,皇后都会睁开眼睛含着无尽的情意迎接他,而今天这人却紧紧闭着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媛儿。”季修声音沙哑的叫道。

    他推开想要扶住他的宫女太监,踉跄着上前紧握住皇后的手。

    他第一次发现这柔软的手上寒冷的温度冷如寒霜,可偏偏宫殿内的温度却暖和了起来,不再如以往那般冰冷。

    “她不是仙人历劫吗?为何她会、她会……”季修声音有些哽咽,到了嘴边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大殿外,容娴一身白裙,双手抄进袖中,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她会病痛缠身,死的这么悲凉?”容娴不咸不淡的反问道。

    季修点点头,他眼眶通红道:“季昊历练却一帆风顺,媛儿为何会这般坎坷?难道仙人历劫还要看人吗?媛儿的身体本来很好的,可某一天忽然衰败了下来,我不明白。”

    季修怔怔道:“是因为她要渡情劫,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吗?”

    容娴摇摇头,她淡漠的扫了眼床上的尸体,漫不经心道:“皇后本来会平安一世的,她挣扎了十年都是因为你。”

    “我?”季修不懂。

    容娴回身看向天空的阳光,一点点的在未央宫前铺成一条金色的大路,云淡风轻的说:“你也清楚自己后宫的妃嫔是什么模样了。那些人没有一个普通人,不管是拥有系统还是会下蛊虫,不管是会画符咒还是会蛊惑人心……”

    她歪歪头问季修道:“你就没想过一无所知的你为何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能平安的活着?”

    季修脑中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他握着皇后的手有些发抖。

    容娴朝着他轻轻一笑,好似并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很残忍:“皇后这一辈子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她毕竟来历非凡。她爱你,所以最先察觉到后宫的异常。当她知道有人想要对你不利,而那些人的手段明显不是凡人时,她只有一个办法,以身代之。”

    见季修不可置信的模样,容娴耸耸肩,带着单纯的疑惑道:“你不敢相信对不对,其实我也觉得很难理解。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在你毫无所觉之时,她用命在为你承担一切。”

    季修忍不住瘫倒在地上,他喃喃道:“我竟然没有发现她有丁点儿的异常,我一直都没有发现……”

    感受着大殿内与外界趋于一致的温度,容娴面无表情道:“当皇后为你承担一切时,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后宫异样是在十年前开始的,所以皇后已经死了十年了。”

    “你不是觉得她手凉吗?她从未踏出过宫殿一步,宫殿内也冰凉如寒冬,从未提过大皇子,你难道就没想过这些是为何吗?”容娴淡淡的问道。

    容娴叹息道:“她已经死了,她最舍不得的是你,眼里心里只有你,所以执念困入体内,一日日的庇护着你。这么多年下来,她的执念也于今日消散。对她来说,彻底离开也是一件好事,她不必再承受这份无望的感情和痛苦,所以不管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我都告诉你,她会好的。”

    季修伸手捂住脸,眼里的泪水落了下来。

    季昊沉默了许久,才嗓音沙哑道:“你八年前就知道了?”

    容娴淡淡道:“未央宫内这么重的阴气,我不知道才有问题。”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季修猛地站起身吼道。

    若容娴能早点告诉他,若早点告诉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