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攻略(13)
    容娴指尖轻轻划过袖摆上的纹绣,慢吞吞的说:“可就算我八年前告诉你,皇后也已经死了,你依旧留不住她。反而会因为你心怀歉疚与同情,让皇后的执念更早的消失,我为你争取了八年的时间呢。”

    季修嘴角动了动,不知该恨她还是该感激她。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感情会让人痛到窒息。

    父皇告诉他,帝王是不应该拥有感情的,感情是弱点,也是禁锢。

    所以季修很理智的将自己的感情控制在一定程度内,不管后宫进来了多少人,他从未真心爱上一人。

    皇后是不同的。

    他还是太子的时候,某日出宫清查户部账册,被触碰到利益的敌人暗中刺杀,受了重伤,无意间被皇后撞见了。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裙,娇俏可爱,目光干净清澈,嘴角微弯的弧度让人一看便心情很好,好似连天空都晴朗了一样。

    她救了他,让他躲开了死劫。

    他告诉她,他一定会报答她的。

    等他登基以后,立刻便将她娶进皇宫,当了他的皇后。

    大婚当天,季修能清楚的察觉到皇后的开心和幸福。

    可随着后宫一个个新人的到来,在那不见硝烟的战场里,皇后越来越沉默,唯有一点未曾变过,那就是她一直对他笑着,笑的那么好看。

    可季修知道,皇后一点儿都不开心。

    他自作聪明的以为报答皇后就是将母仪天下的位置送给她,看着她开开心心的。

    可如今他才懂了,他的报答其实是夺去了皇后的自由,将她禁锢在如同凶兽一般的皇宫。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皇后被后宫中人肆无忌惮的伤害着,面上还要若无其事的对着他笑。

    他一个个新人抬入皇宫,皇后却守着冰冷的未央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季修以前从未觉得自己对皇后有如此深刻的感情,可今日皇后的骤然离世他才明白,原来感情在不经意间已经深入骨髓。

    当年他能将那最为尊贵的母仪天下的位置送给皇后,他其实是喜欢皇后的,但他逃避了。

    他想痛哭,他明明知道皇后离开了他就是历劫完成,以后逍遥自在,再也不会伤心难过。

    可他却依旧痛苦的眼前发黑,恨不得随着皇后死去。

    因为他清楚的认知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会像皇后一个爱他,他也不会再会爱上别人了。

    这世间,只有一个皇后。

    正如容娴八年前那一声轻叹,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一个月后,皇后入葬皇陵。

    同时,禁军闯入后宫,将没有半点准备的妃嫔全都砍杀。

    不管是拥有系统的冯美人等人,还是有特殊能力的陈淑蓉、张容华等人,谁都没有逃掉。

    季修一身明黄色龙袍站在未央宫前,不过是一月的功夫,他看上去老了很多。

    ‘轰隆!’

    一声响雷在耳边炸响,季修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听着耳边的惨叫声渐渐被雨声淹没,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快意的笑意。

    皇后死了,那些曾经伤害过皇后的人一个都不能活着,她们统统都该给皇后陪葬。

    这一场大屠杀让满朝文武震惊,有些位高权重的大臣女儿都在这场屠杀之内丧命。

    很多人都觉得皇帝疯了,不然怎么会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季修却觉得是这个世界疯了,不然为何那么多人都要跟他过不去,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想要他的命、他的江山、他的国运和他的子嗣呢。

    这些年来他不再选秀,可那些诡异的人依旧通过各种方式来到他身边。

    小选的宫女,女扮男装的小太监等等。

    季修不知道那些诡异的人以后还会不会再来,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来多少人,都要死。

    整个后宫除了容娴幸免于难外,其她妃嫔全都死去。

    不等容娴祸国妖妃的名声传出去,皇帝禅位于大皇子季辰。

    此后,季修从早到晚一直站在未央宫前,目光望着前方的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在等皇后吗?”一身白裙的容娴缓缓而来。

    季修声音干涩道:“媛儿那么爱我,她一定会回来见我的。”

    容娴很直接的说:“她不会,她将自己的命都给了你,脱劫而出,此后你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见。”

    “不,我们会见的。”季修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沧桑的眼里却尽是深情和期冀。

    他肯定的说:“我爱媛儿,媛儿爱我,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见他这般自欺欺人,容娴也没有多说。

    因为#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她转身回到的凤禧宫,同日,一直在外游历的二皇子季昊带着容将军造反的消息传入皇宫。

    不管是太上皇还是贵太妃都未曾出面,年幼的大皇子只能靠着朝中大臣帮忙。

    但这些大臣因太上皇了戮自己女儿而怀恨在心,暗中投靠二皇子。

    不过半个月的功夫,二皇子已经打到了皇宫。

    季辰被迫退位,季昊登基为帝,大赦天下。

    季昊登基三天后,直接让人将季辰打包给送到寺庙里出家了,借口是为先皇后祈福。

    凤禧宫,容娴坐在桌前泡茶,刚刚登基威风凛凛的皇帝正姿态端正的跪在门外。

    容娴看都没看他,心里却隐隐纠结了起来。

    她以为大太子是出宫做好事去了,结果那货将她爹给策反了,还直接打进了皇宫。

    容娴:“……”真是长本事了。

    容娴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中翻涌的情绪,问:“为何将辰儿送去出家?你应该不会怕他威胁到你。”

    季昊眼神一闪,他是不怕季辰,他一只手指头都能将季辰给摁死了。

    可——小金说季辰是反派。

    他不懂反派是什么,小金说反派是坏人,那就是坏人吧。

    他必须感化反派,让反派做个好人才能完成小蛇说的任务。

    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和尚慈悲为怀吗?

    没有!

    所以季昊直接送季辰出家,让他在庙里念经去了。

    佛祖会教育他做个好人的。

    季昊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母妃,他当上皇帝后都不孝顺你,这么不孝的人就应该去做和尚。”

    容娴:猝不及防,锅就扣了上来。

    她简直都不想再看到季昊那张欠揍的脸,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知跟谁学的。

    容娴直接让季昊给滚远,自己在凤禧宫闷了一天后,去最后看了眼如同雕塑一样站在未央宫前的季修。

    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又长又细,落寞与萧索包裹在他身上,让他像一个迟暮老人。

    ——当你终于明白谁是虚情假意,谁是真心爱你为你不顾一切时,已经迟了。因为你的视而不见和满不在乎,所以当你真正感受到那震撼心灵的感情时,唯有生死离别。

    季修不经意的温柔让皇后爱上了他,皇后耗尽了生命让季昊再也忘不掉她。

    不论谁攻略谁,终究唯有真情才能换得真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