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赶赴
    容娴正在用饭时,门外又走进来二人。

    她侧头看去,对方也恰巧看了过来,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惊讶。

    “冲鹤道长,宁先生,是你们啊,好巧。”容娴放下筷子,嘴角含笑的打招呼道,看上去十分有礼貌。

    宁三剑和冲鹤却尴尬了起来,他们不知该如何称呼容娴。

    很明显这位陛下如今是微服出宫,前往北赵去那五行秘境。

    他们再没有脑子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喊破人家身份,若是出了差错被人刺杀了,他们就麻烦了。

    好在华琨很有眼色,他站起身招呼二人道:“乾京一别,没想到还能见到二位先生。若二位不嫌弃,一起用饭吧,容大夫对二位先生也是想念的紧。”

    容娴脸上的笑容一顿,看了华琨一眼。

    没想到华琨居然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没忍住拆穿道:“华先生,我明明没想念过他们,你别胡说八道。”

    华琨:!!

    华琨额角的青筋蹦跶了下,陛下连客套话都这么认真的反驳,这情商已经没救了。

    宁三剑和冲鹤顿时就更尴尬了。

    冲鹤轻咳一声,厚着脸皮道:“容大夫,乾京一别,别来无恙?”

    容娴矜持的颔了颔首,回道:“我无恙。”

    她的目光在二人身上转了一圈,慢吞吞的说:“不过二位看上去倒是有恙,被人追杀,又比了几场武,受了伤却无伤大雅。衣服凌乱,看来是急着赶路,唔,你们在追什么?”

    顿了顿,她笑吟吟道:“别是在追我吧?”

    话音落下,周围的气氛瞬间严肃了起来。

    华琨等人戒备的看向宁三剑二人,眼里隐隐闪烁着冷光。

    察觉到这股压力,大堂内还在用饭的众修士顿时安静如鸡。

    整个酒楼都有种讶异冰冷的气息,好似头顶乌云压下,让人心里发慌。

    容娴轻笑一声,她一出声,酒楼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消散,重新变得轻松了起来。

    容娴轻轻敲了敲桌子,很是体贴道:“看来确实是追我的,既然如此,那就一起走吧,省的你们在后面辛辛苦苦的追。”

    宁三剑还没说话,冲鹤挡在他身前,求生欲特别强的先一步道:“那就多谢容大夫体谅了。”

    容娴弯弯唇角,笑容纯良而无害:“冲鹤道长倒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北赵境内,傅羽凰与叶清风也朝着五行秘境赶去。

    叶清风神色复杂的看着她,说:“五行秘境开启,陛下肯定会来的。”

    傅羽凰敷衍的点点头,几国的帝王都要去,本尊过来很正常啊。

    感受到叶清风警惕中带着无奈的眼神,傅羽凰脑筋一转,这才反应过来,她轻咳一声,洒然道:“你放心,没有进入秘境之前,我是不会随便出手伤了你家陛下的。”

    叶清风脸色绷紧,儒雅的腔调带着说不出的强硬:“即便是在五行秘境内,我也不会让你伤到陛下。”

    傅羽凰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对自己倒是有信心。”

    叶清风不置可否,他一边赶路,一边细心的探查着对陛下怀有恶意的人或者势力,好让陛下有所准备。

    礼郡,当停战的旨意传来之后,北赵也按兵不动了。

    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不管北赵还是南容,都不敢因小失大。

    容钰一身黑袍站在郡守府外,目光冷漠的看着身边的小兵,语气带着一丝邪气:“还没有找到人?”

    小兵身体一颤,恭敬的回道:“属下已经找到了,只是那位姑娘的身份有些特殊。”

    容钰神色平静异常,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让你们束手束脚?”

    小兵立刻回道:“她是赵国睿亲王的嫡女,婕郡主。”

    容钰神色恍惚了下,原来她是婕郡主,身份如此尊贵怎可随便乱跑,若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等等,容钰表情一僵,他为何要关心那个陌生的女人,简直有毒。

    他觉得自己低估了情劫的威力。

    容钰挥挥手,小兵立刻退了下去,劫后余生的长舒了口气。

    容钰脚步一转,迅速走回府内,来到戚兴和步今朝身边,张口就道:“我要去五行秘境等老师。”

    他觉得老师肯定有办法解决情劫的,这种感情不受控制的日子简直太可怕了。

    步今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半点异议。

    其实他对五行秘境也挺好奇的,有机会去他肯定不会拒绝。

    戚兴猛地窜了起来,高兴的说:“去见容大夫?太好了,我许久未曾见她,还怪想念的。”

    容钰脸色一沉,像只护食的狗崽子一样,凶巴巴道:“被打我老师的主意。”

    戚兴翻了个白眼:“我打她的主意?她不打我的主意就不错了。”

    容钰阴沉着脸说:“老师不会打你的主意的,你不符合她的口味。”

    戚兴:“……”我告诉你,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你造吗?

    当容钰决定前往五行秘境时,一直守在郡守府外的同舟睁开了眼睛。

    一双被金芒笼罩的眸子冷漠无情,眼里倒映着诸葛既明那张滑稽的脸。

    见到同舟醒来,诸葛既明讪讪一笑,忙后退了两步,说:“魔主,你闭关怎么也不设个禁制啥的,这也幸好是我,若是旁人,你这会儿不是被打扰的走火入魔就是被人给暗害了。”

    对于他的倒打一耙,同舟淡漠道:“若是旁人,这会儿已经在魔狱之内了。”

    他站起身道:“收拾一下,前往五行秘境。”

    诸葛既明疑惑的问:“魔主为何突然想要去五行秘境?”

    同舟面无表情道:“去见见我的妻子和妹妹。”

    诸葛既明:“……”

    诸葛既明也听说过容煦帝、傅羽凰和皇夫同舟之间的纠葛,总觉得他们三人见面简直修罗场。

    他的目光看向郡守府的方向,噢,再加一个粘人的不行的学生,啧,那场面只要想想都觉得惊悚。

    而除了他们之外,不管是西江的神宁帝还是东晋的司马女帝,都带着人快速的朝着五行秘境赶去。

    神宁帝与傅羽凰和叶清风之间的仇恨那是不共戴天,容娴也小心眼儿的记恨着这人曾经想占她便宜。

    司马女帝一直恋慕剑帝,对于容娴这个新皇到底是什么复杂感情谁都说不准。

    再加上主场的北赵应平帝,这可是一出大戏啊。

    这会儿已经坐在房中休息的容娴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