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花灯
    花灯节是在第二日晚上,容娴在酒楼内休息了一夜后,第二日大清早就背着药箱出去给人看病去了。

    那迫不及待的姿态让苏玄等人苦笑不已,他们一直都知道陛下想当一位大夫,但这一闲下来就出去看诊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倚竹急忙跟了上去,华琨几人隐藏在暗处保护着。

    大街上陆陆续续已经有人在树上或小摊上绑起了灯笼,各种各样的还挺漂亮。

    容娴边走边看着,目光好奇又欣喜,眉角眼梢尽是浑然天成的喜悦和轻松,那好似世家贵族教养出来的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让人一见便觉得心动。

    吊在容娴身后的冲鹤与宁三剑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只是他们偶尔看向容娴的目光多了几分纠结。

    “我觉得容煦帝是最不像皇帝的皇帝了。”宁三剑说道。

    冲鹤眉宇间一片淡漠,他语气平和道:“你想想煦帝登基祭天那日的表现,别被表现迷惑了。”

    宁三剑笑笑说:“但我觉得煦帝现在的模样也是真实的她。”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她,远处背着药箱走在人群中的姑娘回过头来,准确无误的与宁三剑的目光对上。

    见到是熟人,她惊讶了一下,随即眉眼一弯,笑容温暖如冬日旭阳,眼里好似容纳了万千风景,让人忍不住驻足。

    宁三剑愣了愣,像是游魂一样朝着冲鹤道:“这他妈笑的也太好好看。”

    宁三剑:给你给你心都给你,笑的老子心都酥了。

    冲鹤:“……”

    冲鹤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想了想,说:“三剑,你还记得当日容国晚宴之时煦帝被刺客刺杀吗?”

    不等宁三剑回答,冲鹤自问自答道:“你当然没忘记了,毕竟当时煦帝突然爆发出来的剑气可是压制的你半点动弹不得,连手里的剑都差点背主呢。”

    宁三剑猛地回来神来,死死抱住怀里的剑,再也不敢多看容娴一眼,唯恐剑不要他了。

    “呀,倚竹,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小东西?”人群中,容娴的语气突然兴奋了起来。

    “一个剑修,抵抗不了美色,心智不怎么坚定的剑修~”近乎咏叹调的语气,“真是太有趣了~”

    倚竹严肃着一张脸问道:“要传他过来吗?”

    容娴意味深长道:“暂时不用,可不能吓到他了,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她目光一转,看向右前方的医馆,抬步走了进去。

    也不知容娴怎么跟东家说的,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东家已经笑容满面的邀请容娴今日在医馆坐诊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冲鹤和宁三剑坐在远处的茶楼上神色略有些呆滞的看着容娴笑容亲切的为每一位病人看病,那温柔的态度简直圣光普照。

    宁三剑:“冲鹤,我觉得陛下脾气太好了,还很善良,我忽然很想去容国皇宫当供奉,好保护她。”

    “……”冲鹤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心中忍不住暗骂:妈的智障。

    煦帝现在看着是脾气好,可那是你没碰到她的底线。

    当初晚宴被刺杀时,她眼睛眨都不眨的便将刺客给废了,那血糊了一地还面不改色的模样哪里脾气好了。

    若没有五行秘境开启,容**队此时还一直朝着北赵推进,两国打的不可开交。

    若煦帝脾气是真的好,早就与北赵停战了,而不是不依不饶的打下去,要知道每一场战争打下来至少要死上千人。

    冲鹤懒得理会宁三剑这只看表面的肤浅货色,端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着,半点没有兄弟情的看着宁三剑在那里卖蠢。

    夜色降临,月凉如水。

    小镇却一反常态的惹恼了起来,灯会开始了。

    容娴站在医馆内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东西,倚竹在一旁打下手。

    东家恋恋不舍道:“容大夫明日真的不来了吗?”

    容娴将瓷瓶放进药箱内,接过倚竹递过来包着银针的布裹放了进去,轻轻合上盖子,这才温声细语道:“明日我要去别的地方游历了,东家,今日多谢您愿意让我在这里看诊。”

    东家和善的笑笑说:“容大夫千万别这么说,有您在,今日医馆的生意也好的不得了。而且容大夫仁心仁术,让人敬佩。”

    容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将药箱背起,朝着东家告辞道:“天色已晚,我先离开了。”

    东家点点头,好似想到了什么,热情的说:“今日是花灯节,容大夫可以好好瞧瞧,每一年的今日镇上都会有很多漂亮的花灯。”

    容娴眼睛一弯,笑吟吟道:“好,我出去便瞧瞧。”

    在东家欣慰的眼神下,容娴带着倚竹走出了医馆。

    入眼是一片星星点点,好似万家灯火又好似无数璀璨星光组成的美丽画卷。

    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中,让人莫名有种漫步在苍穹星辰之间。

    竹眼里闪过一丝惊叹,问:“容大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您觉得漂亮吗?”

    容娴的眼里倒映着璀璨的星辉,灼目辉煌,然后她一脸认真的回道:“做工很是粗糙。”

    倚竹顿时就被噎了回去,暗中跟着的白师等人一脸惨不忍睹的别过头,熟悉的无奈爬上脸颊。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直关注着容娴的二人差点将口里的茶水给喷出去。

    宁三剑:可爱,想抱。

    冲鹤:“……”这低情商也是没谁了。

    容娴身边,一位身穿锦袍的富贵公子听到容娴和倚竹之间的谈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提起手里流光溢彩的花灯置于容娴身前,语气调笑道:“姑娘觉得在下手里的花灯做工是否粗糙?”

    容娴垂眸一看,花灯上一团团怨气环绕,她眼睛蓦然一亮,满是赞叹道:“人皮制作,不仅不粗糙,反而很有创意。”

    在贵公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她慢吞吞道:“看来我运气不错,碰到了一位有特殊嗜好的魔修。”

    她长袖下的指尖一弹,三根银针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刺进贵公子体内,瞬间便将他的修为废去。

    然后,她朝着贵公子露出一个让群星失色的笑容,叹息道:“苏先生,派人将他送到官府。在容国境内肆意杀人,这就有些不讨喜了。”

    不等贵公子回过神来,一道带着无面面具的灰影突兀出现在他身边,伸手提起人便快速消失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