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绣球
    见容娴没有留下活口的意思,华琨迟疑了下,问:“陛下不留下他们审问吗?”

    容娴眼尾微微上挑,带着说不出的威严冷肃,慢条斯理的说:“那就留两个交给指挥使和太尉,朕记得你们对这群人脑中的禁制已经研究过一段时日了。”

    白师和苏玄立刻上前一步,应道:“诺。”

    至于其他人,苏玄打了个手势,压着那些人的探看司司事手起刀落,直接将人处死。

    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容娴抬手用衣袖掩住口鼻,口中颇为怜惜道:“处理干净,别吓坏了百姓。”

    说罢,背好药箱,拿起地上的花灯施施然朝外走去。

    等莫瑾年回过神来,连忙说道:“陛下小心,臣设了禁……”

    他的话音噎在了喉咙里,瞪大了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眼睁睁的看着陛下脚一抬,若无其事的穿过了禁制。

    莫瑾年:!!

    莫瑾年又看了眼被禁制挡住,着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倚竹,再看看已经快速被清理干净的场面,默默抬起手,折扇一挥,禁制消失。

    繁闹的声音重新在耳边响起,星星点点的灯火漂亮灿烂。

    但莫瑾年却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了。

    他一直都以为陛下是一个凡人,在皇宫时突然蹦发的剑气可以解释是先帝遗留,打开造化池调动皇宫禁制可以解释为龙气辅助,可刚才的行为呢?

    陛下她完全无视了禁制的禁锢!

    他的禁制与之前那群刺客的禁制力度不相上下,但他的禁制都困不住陛下,那群刺客更不用提了。

    再想想他到来了以后发生的事情,好似从始至终陛下她都是冷眼旁观,唯有撞进她手里才会被她处理,而她用的还不是修为力量,而是借助旁门左道。

    但莫瑾年可不会傻乎乎的以为陛下没有动用本身力量就是个凡人了,陛下她只是觉得那种方式可能更简单,或者更加容易隐藏自己。

    莫瑾年想到刚才陛下直接走出去时的神色,她并非没有察觉到禁制,而是对他失职的警告。

    莫瑾年回头看着那万千灯火之中,手里提着仙女花灯,眉眼温柔好似将群星璀璨纳入眼中的女子,只觉得不寒而栗。

    她在暗中悄悄的将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而她自己却藏在那层镜花水月背后,你能看到的只是她愿意表现出来的。

    可悲的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些东西,你却永远不知道是真是假。

    更甚至——陛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要当一个大夫都无从考究。

    莫瑾年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脊背都被冷汗浸湿了,直到华琨走过来。

    “莫先生。”华琨叫道。

    莫瑾年下意识询问:“何事?”

    华琨微微皱眉道:“陛下已经离开了,您是否暗中跟随保护陛下,好避免刚才被围攻之事发生?”

    莫瑾年立刻侧头看了他一眼,问:“陛下让你来的?”

    华琨微微一笑,说:“陛下只是让臣转告先生,请先生尽忠职守。”

    莫瑾年脸色微变,他抬头看向那提着灯笼长身而立的女子,恰恰好那人的目光也随之看来,平和温柔,矜贵有礼。

    这完全不像一个差点丧命的人!

    至此为止,莫瑾年彻底相信了自己的猜测。

    他连忙追上去保护着陛下,再也不敢跟小姐姐们玩闹了。

    “容大夫,小心些。”倚竹伸手挡住了一位差点撞上容娴的小孩儿。

    容娴收回目光,说:“嗯,我会小心的。”

    倚竹朝着陛下刚才看去的地方瞧了瞧,好像什么都没有,陛下在看什么。

    容娴执着花灯,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步伐不紧不慢,闲适自在。

    偶尔有擦身而过的人,都被倚竹用无形的力量给轻轻推开,为陛下开出一条宽敞的路来。

    “倚竹。”容娴轻声唤道。

    倚竹忙上前一步,应道:“容大夫有何吩咐?”

    容娴指向不远处嘈杂不已的地方,好奇的问:“那里在做什么,看起来很热闹。”

    倚竹:“……”

    尽管不知道明明有修为在身的陛下为何不用神识探查,但陛下既然一本正经的装作普通凡人,她便努力配合。

    倚竹神识一扫而过,恭敬应道:“有人在抛绣球。”

    容娴脚步一顿,立刻停了下来。

    “容大夫?”倚竹疑惑。

    容娴轻咳一声,有些羞涩的说:“我们还是别过去了,万一我不小心接到了绣球,同舟会生气的。”

    倚竹:!!

    这夸张的纯情模样看的倚竹腮帮子疼了起来,她缓了半晌后,才艰难道:“容大夫,抛绣球的是女子。”

    容娴神色顿时凝重了下来:“那更不能过去了,我不想让同舟给我带绿帽子。”

    倚竹立刻别过脸去,表情一言难尽。

    然而,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

    高楼之上,那蒙着面纱的女子直直地将绣球抛向容娴这个方向。

    本来隔得稍远,也不怕什么,但坏就坏在底下的那群男人争抢不休,你推我推的,那绣球诡异的就到了容娴的怀里。

    倚竹:“……”

    容娴一脸茫然的抱着红绣球,无辜的像个小可怜。

    不等她们反应过来,身穿灰袍的管家带着一队下人快速赶了过来。

    在看到绣球在容娴手里后,表情呆滞了一瞬。

    随即他态度强硬道:“少夫人,请跟我们去见见小姐。”

    容娴垂下眼帘,一脸纯良道:“这绣球是不小心落进在下手中的,你们可以重新……”

    管家直接打断她的话,说:“不管是什么原因,绣球既然已经到了少夫人手中,少夫人便与小的回府,与老爷商量成亲之事吧。”

    倚竹冷声道:“若我没记错,是你们家小姐成亲的?”

    管家很直接道:“当然,但我家老爷和小姐并不会嫌弃少夫人是个女儿身。”

    容娴:我还真是谢谢了。

    倚竹嘴角一抽,直接被噎了回去。

    容娴将绣球放在倚竹怀里,好脾气的说:“在下已经成亲,家中已有夫郎。”

    管家斩钉截铁道:“休了他。”

    倚竹:对不起风太大,我没有听清。

    管家气场一米八,沉声说道:“我家小姐不会跟人共侍一妻,少夫人最好快些写休书,休了那位夫郎。”

    倚竹一想到那位冷冰冰没有人气,一看就让人双腿发软的皇夫,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向管家。

    ——你怕是要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