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灰气
    隐在暗处保护容娴的华琨和白太尉等人见到这神一样的发展全都沉默了下来。

    眼看陛下就要被人带走成亲,皇夫殿下的脑门即将绿云罩顶,华琨那仅剩的良心催促他出声道:“我们不去将陛下抢回来吗?”

    苏玄面瘫着脸说:“陛下已经接了人家姑娘的绣球。”

    白太尉一张严肃狠辣的脸都有些绷不住了,他迟疑了下,道:“要不然,直接让陛下将人纳入皇宫为妃,后宫如今只有皇夫一人,不管是侍君还是妃嫔都没有。”

    话音落下,众人忍不住都朝着白太尉看去。

    他们万万没想到,白太尉居然是这样的人。

    白太尉强忍着瞪回去的冲动,朝着莫瑾年道:“莫先生,你怎么看?”

    莫瑾年桃花眼缱绻多情,看着你时就好像看着他最深爱的人。

    苏玄等人忍不住别开脸,觉得这位供奉实在是妖孽。

    莫瑾年折扇合拢轻轻敲击着左手,不咸不淡道:“你们就没发现那绣球是陛下自己弄到她手里的吗?”

    “不可能。”华琨当即反驳道,“陛下刚才不都说了,她怕皇夫殿下给她带绿帽子。”

    莫瑾年无奈扶额:“陛下很明显在演戏,这你们都没有看出来吗?”

    他神色肃然道:“我刚才察觉到一丝陛下的力量,虽然很微弱,但绝对不会。”

    “可、可陛下没道理要这么干啊。”华琨有些想不通了。

    白太尉板着脸道:“看来那位姑娘家有问题了。”

    华琨一惊,这才回味了过来。

    原来如此,这样也能解释通陛下此举用意几何了。

    他将目光投向还闹不清人为还是巧合的倚竹,心里怜悯了起来。

    罢了,都是伺候陛下的,能拉一把是一把。

    看来华总管与倚竹大宫女之间的同事爱不是塑料的了。

    然后华总管悄悄的给倚竹传音揭露陛下的真面目了。

    听到华琨的传音后,倚竹本来就严肃的脸更加严肃了。

    她双眼无神的看向陛下,入眼便是陛下羞涩纯良又无助的表情。

    倚竹:今天又被陛下给耍了。

    似乎察觉到倚竹心中的不平静,容娴歪歪头,朝着她露出一个温软的笑意。

    被萌到了的倚竹:配合你配合你,不管怎么着都配合你。

    在看到倚竹更加尽忠职守的配合陛下演戏,华琨等人:“……”

    好吧,陛下很有本事让人又爱又恨。

    管家还在努力说服容娴休夫,容娴神色温软温柔,口中却义正言辞道:“糟糠之夫不下堂,在下绝不会休夫的。”

    倚竹用牙齿顶了顶腮帮子,牙又疼了。

    即便知道陛下实在耍着人玩儿,但糟糠之夫什么的,跟气场三长高的皇夫殿下一点儿都不搭。

    总觉得若皇夫殿下知道陛下这么说他,陛下很可能也要凉。

    管家见容娴态度坚决,也不再多劝,反而邀请道:“那少夫人先跟小的回府。”

    容娴面带犹豫道:“我不与小姐成婚,这去贵府上还是免了吧。”

    管家皮笑肉不笑的说:“即便少夫、姑娘不成亲,也该来府上与老爷小姐说明情况。”

    容娴可疑的沉默了片刻,问:“不去行吗?”

    管家脸上的假笑收起,严肃着脸道:“不行。”

    见他这么坚持,容娴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去了。

    华琨远远看着陛下脸上的不情愿,再看看无所不用其极要让陛下去他府邸的管家,轻叹一口气,说:“这请君入瓮,却请进去了一尊神。”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苏玄淡淡道:“别人喜欢作死就作死吧,倒是华总管,你出来一趟装模作样的功夫长进了。”

    顿了顿,他补充道:“别跟陛下学。”

    华总管脸皮一抽,默默无言。

    白师面无表情道:“指挥使,我会在陛下面前参你一本的。”

    背后说陛下坏话,这种歪风邪气决不可长。

    苏玄眼皮一抖,也沉默了下去。

    由此可见,谁才是生物链顶端的那人。

    另一头,容娴跟着管家一路走到了县令府邸外。

    容娴眼里闪烁着金芒,抬头看向县令府上的法网。

    随着她视线的变化,一道道破损的法网映入眼中,龙气在灰色力量中挣扎嘶吼,而一道玄奥的法阵将这里的异常给屏蔽起来,没有让郡守府上的气运金龙发现。

    她微微阖目,心神一动,意识进入郡守府上的监察金龙体内。

    百花郡郡守府,正坐在府内批改公文的郡守祖唯腰间的官印轻轻一震。

    他立刻放下笔,将官印拿了出来。

    只见官印上金光流转,飞窜了出去,直接以臣服的姿态悬浮在半空中。

    祖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走出房门来到院子内。

    金色光芒洒在府内,强大的威压直面而来。

    一直盘卧在府邸上空的气运金龙仰天长啸一声,俯身从虚空冲下,化为一道龙袍加身的女子。

    她缓缓从空中落地,目光幽远深邃,里面好似有山河变迁,星转斗移。

    祖唯脸色微变,连忙躬身行礼道:“臣百花郡郡守祖唯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容娴的脚步停在祖唯身前,微微颔首道:“免礼。”

    祖唯直起身后,神色恭谨道:“不知陛下来此,有何吩咐?”

    容娴眸中金芒一闪,整个百花郡的影像缩小为半身大小停在二人中间。

    容娴指尖在其中一点,一道道法网浮现了出来。

    法网连接着百花郡内的所有人,还有方方面面的生活。

    不管是渔樵耕读或是或修炼历练,全都在法网中一一展现。

    容娴指着其中一角,温声问道:“看出了什么?”

    祖唯细细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但陛下既然能将这里指出来,肯定是有问题的。

    祖唯将元力运在双眼之上,再次朝着角落看去。

    只见一团灰气盘旋其上,竟然以缓慢却坚定的姿态腐蚀着法网。

    祖唯大惊,立刻跪在地上请罪:“臣失察,还请陛下降罪。”

    容娴拂袖一挥,将影像打散。

    她垂下眼帘,面无表情的看着跪伏在地上的郡守,语气寡淡如白水道:“允你戴罪立功,即刻查清楚这些东西。”

    她一字一顿道:“不论身份地位,清剿干净,一个不留。”

    祖唯脸色一白,深深俯首下去,果断应道:“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