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魅惑
    一声龙吟轻荡,等祖唯抬起头时,帝王身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镇守此处的气运金龙。

    官印从虚空中落下,祖唯伸手接住,上面的金芒已经消散。

    他目光看向灰气肆意的方向,神色间隐隐有冷意闪烁。

    “来人。”祖唯沉声道,“请杨郡丞。”

    杨郡丞掌管军制,他要戴罪立功,还需要杨郡丞的配合才是。

    祖唯拿着官印,勾连法网,法网内凡是被灰气纠缠身有异样之人,全部记录在案,要被直接被处死。

    百花郡下辖下的镇上,县令府前。

    “姑娘,快请吧,老爷和小姐已经等候已久。”管家态度强硬道。

    容娴睁开双眼,眼里金芒一闪而逝。

    她弯弯唇角,笑道:“没想到你家老爷竟然是县令大人。”

    不等管家开口,她便温声说道:“走吧,我尽快与你家老爷说清楚,我还有要事,不能耽搁。”

    管家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将容娴和倚竹带进了府内。

    大厅内,县令和他女儿果然在那里等待。

    容娴的目光从二人身上一扫而过,县令看起来有些富态,笑眯眯的像个财神。

    他女儿看上去普普通通,但那骨子里的魔魅和黑暗让人心惊肉跳的,一举一动尽是无尽的风情和魅惑。

    容娴眸色一深,这女人问题大了。

    “你就是接了我女儿绣球的人?”县令坐在首位,态度出乎意料的和蔼。

    容娴的手按在药箱上,似乎有些紧张。

    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轻颤,莫名给人一种羞涩之感。

    “大人,我只是无意中接到了绣球,而且我已经成亲,有了夫郎,与令嫒之事怕是做不得数的。”容娴语气不疾不徐,每一个字都咬的极为清楚。

    蒙着面纱的女子上挑的眼尾闪过一丝流光,她抬步轻轻朝着容娴走来。

    随着她的靠近,一直站在容娴身后的倚竹逐渐放松了警惕,神色隐隐有些恍惚。

    容娴第一时间察觉到倚竹的异常,她嘴角微弯,指尖轻轻在药箱上划过,细微的声音若不注意听很容易就忽略过去。

    但这声音在倚竹脑海中乍然响起,却好似长剑翁鸣,森冷霜寒之气爆发而开。

    倚竹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再看向女子时,眼里的戒备更深。

    她刚才居然差点失了神志,更诡异的是她还觉得这女人很亲近,很温柔。

    她是陛下贴身大宫女,唯一能让她放下心房的只有陛下。

    这女人的问题太大了,难怪陛下要亲自过来走一趟。

    姜雯的步伐停在了容娴身前,她面纱下红唇轻启,声音自带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姑娘接了我的绣球,就是我的了,我不介意姑娘成过家。你留在这里,做我的少夫人可好?”

    容娴抬眸,澄澈的目光带着淡淡的疏离和矜贵,又有那么两分温柔闲适,慢吞吞道:“不好,我只喜欢男子,你性别不对。”

    姜雯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这人居然没有受到她的影响?

    再侧头看看她身后的侍女,目光清明,很明显也没有受到丁点儿影响。

    姜雯:“……”她能力失效了?

    姜雯不信邪,她目光流转间,魅惑天成:“姑娘,我不漂亮吗?”

    她神色楚楚可怜,眉头微蹙如弱柳扶风,仿佛一个否定都能让她活不下去。

    容娴沉默了片刻,还是没忍住戳穿了她。

    容娴一脸认真道:“事实上,我觉得你并没有我漂亮。”

    倚竹:“……”

    倚竹面无表情的看着陛下她满脸自信的夸赞着自己。

    “你年纪比我大,长得没我好看,家里没我钱财多,权势没我深厚。”容娴神色诚恳极了,她语调平缓,说到最后跟唱歌似的。

    然后,她好似得了一个天底下最有道理的结论:“所以你配不上我。”

    顿了顿,她继续道:“天底下没人配得上我。”

    嘛,陛下她今日依旧很自信。

    姜雯的表情直接僵住了,她眼角一抽,立刻侧头看向县令,眼巴巴的问:“爹爹,女儿是不是最美的?”

    县令神色一阵恍惚,口中无意识喃喃道:“美,你是最美的。”

    见到他的表现,姜雯微微皱眉,她的功法并没有问题,但面前这对主仆是怎么回事?

    姜雯娇声一笑,带着试探的问:“姑娘都说没人配得上你了,那你家中还有夫郎?”

    容娴:因为她夫郎就是她自己啊。

    但这话却不能说的,容娴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袖口,强行自圆其说道:“夫郎太过粘人,一心恋慕在下,毕竟矮个子里挑高个子,总能将就的。”

    倚竹:陛下您在背后这么黑皇夫殿下会被打的。

    倚竹隐隐意识到,好似陛下从出宫以后,她每天都见到陛下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心里总有些慌是怎么回事?

    姜雯隐隐有些气馁,这人居然没有着道,这怎么可能?

    她将功力运用十成,娇声娇气道:“姑娘”

    那一波三折的调调让容娴打了个寒颤。

    容娴微微皱眉,忍不住呵斥道:“好好说话。”

    倚竹:“噗!”

    见姜雯瞪了过来,倚竹嘴角一抽,抬手掩住了嘴角的笑意。

    不好意思,没忍住。

    姜雯脸一黑,扭头看向容娴,憋着气道:“姑娘不能留下来吗?你接了我的绣球,若不与我成亲,我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容娴的目光在她蒙着面纱的脸上流连了片刻,一脸耿直道:“可你以前也没有见人,以后肯定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姜雯的表情狰狞了一瞬,倚竹又没忍住笑了起来。

    暗处,一直关注他们的华琨也咧了咧嘴,直接笑了出来。

    苏玄面瘫着脸道:“这么久了,陛下这耿直的脾气怎么还没有变化?”

    莫瑾年嘴角抽搐的朝着白太尉说:“太尉,陛下这总瞎说大实话的毛病要改改,不然总有一天会被人打的。”

    白师黑着脸,咬牙切齿道:“放心,我最近还要给陛下授课,会帮陛下好好改改这毛病的。”

    县令府内,姜雯空白着表情道:“我们如果不成亲,我会被人笑话的。”

    容娴认真想了想,很是温柔体贴道:“如果你被人笑话,我会假装不知道,这样你会不会好受一些?”

    姜雯:“……”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说出来啊。

    并不是……

    这货到底是来气人的还是安慰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