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动静
    魔宫现任宫主已经接手魔宫两千年,根基深厚,修为强大。

    而魔主的出世对他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

    王永远只有一个。

    魔宫的地址与星辰阁一般,都在一处秘境之中,旁人不能探查其位置。

    同舟默默听完魔宫的一些情报,冷漠的眼眸被淡淡的金芒笼罩:“宫主唤什么?他一般都在魔宫吗?”

    诸葛既明神色微微严肃,好似要说一个关乎人类存亡的秘密,道:“宫主叫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魔宫也无人知道。”

    同舟淡淡瞥了他一眼,便懒得理会什么实用消息都不知道的诸葛既明。

    他左手掌心向上,一道金芒从眉心的雷霆印记上飞出,乖巧的落在了他手心。

    那是一块散发着金光的令牌。

    诸葛既明一个激灵站起了身,他目光直直的盯着令牌,垂涎之余又有些害怕。

    这令牌不仅是禁魔法令,也是魔狱的入口。

    这传奇一样的东西现在就在自己面前,激动,兴奋嘤。

    同舟看都没看他一眼,右手在令牌上轻轻一拂,虚空中隐隐有龙吟声响起。

    一座若隐若现的庞大宫殿散发着森冷死寂的气息从月光中心蔓延而开。

    就在此时,整个中千界的魔修心头都是一重,只觉得有一股惊天伟力压制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他们尽皆仰头望天,面色凝重煞白。

    这是狴犴魔狱!

    是魔修的克星。

    也很可能是魔修的最终归宿。

    这是魔主出世后第一次动作,所有魔修都不敢忽视。

    这时,一缕魔气在月光内飞窜,乌云遮月的瞬间便消失在月光中。

    紧接着,又是一声龙吟,那诡异庞大的宫殿消失,令牌也化为一道金芒钻入同舟眉心。

    在宫殿消失的瞬间,众魔头心头一松,一股冷风吹来,这才发现自己后背的衣襟已被冷汗浸湿。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派人去查魔主的消息,必须第一时间弄清楚魔主的脾性和能力,否则他们这些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北赵境内,盘膝坐在房内的同舟目光落在那一抹从月光内飞出的魔气上。

    魔气在苍穹之上自由自在的翱翔了片刻,这才意识到了要紧事。

    魔气一动,分化为两道黑光循着那一丝联系准确无误的来到了同舟面前。

    “参见主上。”魔气化为两道身穿锦衣的男女。

    一位俊美的有些邪性的青年,一位一颦一笑尽是风情的女子。

    二人单膝跪地,看着同舟的目光狂热而敬畏,就好像看着他们唯一的神明。

    同舟垂眸看着二人,面无表情的用没有任何情绪的语调问道:“名字。”

    青年的声音低沉有磁性,道:“属下寒烟。”

    女子嗓音好似靡靡之音,说:“属下碧云。”

    同舟语气冷漠道:“免礼。”

    二人站起身后,同舟沉默了片刻,对上了一旁正眼巴巴看着他的诸葛既明。

    同舟眸色深沉道:“出去。”

    诸葛既明:“……”

    诸葛既明磨磨蹭蹭的不想走,他还想多了解下魔主与这二位魔修如何相处呢。

    结果眼睛一花,一道带着清香的衣袖从他眼前晃过,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了十里外。

    诸葛既明:!!

    诸葛既明愤愤然,没想到魔主说翻脸就翻脸,这段时间他们之间的友情是塑料的吧。

    碧云收回衣袖,只是浅浅勾起唇角,便能勾起人心底最原始的**。

    “主上,属下已经将不干净的东西处理了,请您舒心。”碧云语调清冷中带着能将人逼疯的魅惑。

    待看到寒烟半分未动的表情和魔主那无欲无求的冷漠模样,心底是否有戳败感就不得而知了。

    同舟淡漠的金色眸子落在碧云身上,冷质的近乎机械的声音高高在上:“碧云,本座需要你去保护夫人。”

    碧云一呆,夫、夫人?

    “本座妻子乃容国煦帝。”同舟依旧言简意赅道。

    碧云有些傻眼,没想到魔主居然有妻子!

    这冷淡到能冻死人的性格还有对她这大美女视而不见好似红粉骷髅的德行居然人能受得了?

    碧云:“……主上,夫人知道您的身份吗?”

    同舟抿了抿唇,一脸严肃的满嘴跑火车道:“她不知道。”

    碧云:!!

    同舟指尖一弹,将本体的位置给了碧云,目光闭合间强大到令人窒息。

    他看向规规矩矩站在那里的寒烟,吩咐道:“寒烟,你唯一的任务就是打入魔宫,弄清楚魔宫的一切。”

    话音落罢,他直接撵人了:“去吧。”

    寒烟与碧云对视一眼,顿时化为一道魔光迅速飞向天际消失不见。

    他们离开一刻钟后,诸葛既明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

    “魔主,我回来了。”诸葛既明悄声说道。

    同舟连眼睛都没睁开,好像他这人不存在一样。

    诸葛既明胆儿肥的跑过来,围着同舟转圈圈,最后还是忍不住询问道:“那两位是您从魔狱放出来的吧?您想放谁就能放谁,想关谁就能关谁吗?那岂不是说这世间所有魔修都受制于您?”

    他巴拉巴拉问个不停,同舟微微皱眉,闭着眼睛冷声道:“闭嘴。”

    诸葛既明唇瓣张合间丁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诸葛既明:“……”魔主您别禁我言啊!

    夜色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容娴一行人走出了小镇,坐上玄鸟撵车,继续朝着北赵而去。

    撵车内,容娴低头翻看着面前的情报,倚竹跪坐在一旁煮茶。

    “呵。”一声轻笑在车内响起。

    倚竹抬头看向容娴,试探道:“陛下碰到了开心的事吗?”

    容娴抬手将情报合上,朝后一躺,神色格外轻松:“嗯?是碰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她曾经镇压狴犴魔狱千年之久,里面关押的魔修大部分都很熟悉,而今是她第一次从里面放人。

    碧云和寒烟能从里面走出来,不仅是因为他们身上的业障不强,也是他们行事虽然很辣但有底线。

    至于其他人,若想要从魔狱中出来,要么走完那条业火之路,要么想法子引起她的注意,让她破格放出,如同碧云二人。

    第二条路太过渺茫,第一个路却要人命。

    容娴就从未见过走过业火之路还活着的人。js3v3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