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天堑
    碧云与寒烟之间的关系虽然不是让人痴狂的爱情,却是能交付生死的友情。

    容娴撑了撑脑袋,莫名的笑了起来。

    她半躺在软塌上,轻轻抬了抬手,倚竹恭敬的将一杯茶递了上去。

    容娴接过茶杯,摩擦了下杯沿,笑了笑,说:“倚竹,你说若是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与某个人势不两立,等你们决一生死时却爆出其实你们关系最是亲近不过,势不两立只是做出来给别人看的,你觉得天下人会怎么想?”倚竹没有多问一句,她面无表情道:“不可思议的同时会怒不可遏。”

    容娴眉角眼梢尽是浑然天成的欢愉,她抿了口茶,带着点儿小兴奋道:“会发怒就好,这世间还是太过安静平和了些。”

    听懂了陛下言外之意的华琨等人尽皆嘴角一抽,陛下您是不是忘记了前段时间的国战?!

    再想想五行秘境的即将开启,血雨腥风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的,就更跟安静平和没关系了。

    罢了,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陛下永远都没有错。

    错了也是他们的错,是他们没有教好陛下,没能提前提醒陛下。

    苦苦跟在撵车身后的宁三剑和冲鹤抹了把汗。

    “冲鹤,我们能不能不跟着他们走?他们倒是轻松了,咱们却累的不行。”宁三剑喘着气说道。

    冲鹤淡淡道:“这是你说不走就不走的吗?”

    宁三剑一噎,这才想起来让他们跟着走是容煦帝的命令。

    他只能苦哈哈的与冲鹤继续追着前方的撵车。

    时间在枯燥的赶路中缓慢的流逝,当容娴一行人刚刚离开容国疆域,周身轻松自在的感觉瞬间消失,属于自身势力的法网庇佑也失去了效果。

    撵车内,容娴伸手揭开帘子看向外界,一片诡异的蓝色流光旋转间,好似有一只看不见的眼睛在监控着这片地域的一切。

    “这是何处?”容娴好奇的询问道。

    倚竹毫不迟疑道:“回陛下,这是天堑。”

    显然倚竹是做过了功课的。

    天堑?

    容娴将这个名字在嘴角绕了一圈,这才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从白太尉口中听来的。

    当时白慕惊率领飞羽军进驻天堑,与北赵的安平大军对立。

    “陛下要下去瞧瞧吗?”倚竹问道。

    容娴放下帘子,摇摇头说:“不必了,出了容国疆域后,这片三不管的天堑显然更危险,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若有人要刺杀她,首选就是在这种三不管的地方。

    在容国她有天然的优势,在其他国家,别的帝王为了两国关系和他国外交也会保证她的安全,严防死守各种危险出现。

    唯有不属于任何势力的混乱地带最是危险不过,他们只有尽快踏上北赵的国土,安全才有保障。

    “继续赶路。”容娴微微阖目,淡淡的吩咐道。

    撵车外,白太尉回应道:“诺。”

    有这么一位理智的帝王对他们这些当臣子的再好不过了,他们从不会为帝王的感情用事擦屁股。

    玄鸟轻啼一声,飞快地朝着北方飞去。

    这一路上众人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唯恐有刺客会忽然冒出来刺杀陛下。

    眼看着他们即将走出天堑,众人的心还没彻底放下来时,一声轻媚的笑声传入几人耳中。

    撵车突兀停下,苏玄与莫瑾年悬浮在半空中,两重气息牢牢的看护着撵车,为防发生意外。

    “何人在此挡路?”苏玄拿着大刀,气势森冷霸道。

    莫瑾年一双潋滟缱绻的桃花眼在周围绕了一圈后,停在了左侧的某处,手腕微动,折扇脱手而出砸向了那处空间。

    ‘哗啦啦~’好似镜片碎裂的声音钻入耳中。

    一位身穿蓝裙的女子光着脚站在空间一角,乌黑的长发丝丝缕缕在空间飘动。

    她一个字都没说,一个表情都没有,可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让人心中悸动不已。

    “你们还真是吓坏人家哩。”碧云委屈着脸带着埋怨说道。

    娇媚的声音让人心里酥酥麻麻的,恨不得将心掏出来哄她一笑。

    莫瑾年和苏玄神色迷离了一瞬间,又立刻警醒了过来。

    他们齐齐后退一步,目光警惕的看着碧云。

    尽管刚才失态只是须臾瞬间,可高手过招往往也是这短短时间内决定生死的。

    “妖女。”苏玄冷着脸道。

    莫瑾年神色满是惊艳,口中劝说道:“指挥使,这么漂亮的姑娘你怎么能骂人家妖女呢。”

    苏玄理都不理他,执刀对向碧云,沉声呵道:“说,你是何人,挡在这里是何用意?”

    若是敌人,他必在第一时间将其斩杀于刀下。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碧云终于开口了。

    她瘪瘪嘴,可怜兮兮道:“我听闻煦帝陛下温柔和善,有仁君风范,便前来投效,还请这位小哥儿莫要出手。”

    苏玄拿刀的手有些不稳,他惊讶道:“投效?”

    碧云指了指身后的一堆尸体,像个孩子一样欢快道:“呐,那是投名状,这些人都是要刺杀煦帝陛下的,我看到后直接将人给杀啦。”

    这回连莫瑾年都无话可说了。

    这时,撵车内传来一道柔和温暖的声音:“苏卿、莫先生,让那位姑娘过来。”

    苏玄和莫瑾年立刻让开路,道:“陛下宣召,姑娘请。”

    碧云微微一笑,脚步一跨人已经来到了撵车前。

    她满脸好奇的看着被帘子遮挡的撵车,想知道容娴到底长了什么样,居然能让冷冰冰的魔主大人牵挂在心上。

    “名字。”容娴将茶杯放在桌上,语调轻缓的问道。

    碧云眸光一闪,夫人跟主上还真是相像,见面第一句就是这俩字:“属下碧云,参见陛下。”

    容娴垂眸问道:“可知道刺客身份?”

    碧云有些丧气道:“他们都来源于一个组织,但属下读取记忆时,都被禁制所挡,禁制被触发后那些人便直接丧命了。”

    容娴嘴角的弧度顿时拉直了,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又是那群神秘人,真是黏上了就甩不掉了。

    她淡淡道:“跟上。”

    说罢,苏玄和莫瑾年会意,立刻回到了撵车上,朝着北赵而去。

    碧云:“……”

    这就完了?不再多问问别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