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默写
    容娴一行在华琨等人紧张戒备的心情下,终于平安走出了天堑。

    刚刚离开天堑,几人心头一松,又感应到了属于容国的法网。

    这原是北赵法网覆盖的地方却被容国取代,足以证明这些地方不仅被他们容国打下来了,还给稳定了下来。

    容娴撑着额头,挑眉一笑:“慕辰他们做的不错,叶相内政方面也也处理的很稳定啊。”

    撵车外,白太尉神色稍稍严肃一些,眼里却带着不甚明显的欣慰道:“陛下这么夸赞大郎和二郎,会让他们骄傲的。”

    容娴声音柔和道:“有太尉在,他们骄傲不起来,他们怕挨揍。”

    白师眼皮子一跳:“……”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后,容娴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将天给聊死了。

    她清了清嗓子,强行描补道:“其实慕离还是有些胆量的,他就不怕被太尉揍。”

    白师在皇帝陛下#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嘴欠下,脸色彻底黑了下来,连一旁的华琨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白三郎那副为了女人就敢作天作地的精神确实不怕被太尉揍,但这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实在是太戳人痛脚了。

    白太尉显然也被噎了一下,从他沉默下去的姿态就能看的出来他心中有多憋闷了。

    苏玄几人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从未见过有人能跟陛下聊天超过三句还没被噎回去的。

    跟在苏玄身旁的碧云:“……”不明觉厉。

    不过白太尉显然不是容易吃亏的主,他决定利用自己太傅的身份让陛下好好涨涨记忆,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陛下,不知孙圣兵法您可背熟了?”白师面无表情的问。

    撵车内,一脸悠闲的容娴闲适的姿态一滞,她闷声道:“朕已经背熟了。”

    白太尉心情很好道:“原来已经背熟了,那请陛下将其默写一遍交给臣吧。”

    容娴眼前一黑,万万没想到当了皇帝还要做作业。

    见撵车内再也没有了声音,白太尉扬起一个不甚明显的笑意。

    陛下这罕见的认怂让白太尉心情的愉悦程度上升了不止一度。

    撵车内,容娴目光扫过一旁竖着耳朵的倚竹,耷拉着脸道:“出去。”

    倚竹立刻站起身朝外走去,嘴角还有些抽搐。

    果然陛下的好戏不是谁都能看的。

    倚竹离开之后,眸中金芒一闪,勾连容国气运在撵车周围布下一层层禁制后,将刻意压制的修为释放了出来。

    她的境界早已经突破到天仙巅峰,身体修为却还在地仙巅峰。

    容娴压抑了两个小世界的力量足够她跨越一个大境界提升了。

    她盘膝而坐,全神贯注的提升着修为。

    纯白的灵魂浓度加深,到达了某个程度后,一丝青光蔓延而上。

    随着灵魂染上的青色,容娴只觉得通体舒畅,好似一直禁锢着自己的罩子被打开,一个崭新的天地出现在眼前。

    天仙一重低阶,到了。

    容娴没有睁开眼睛,她头顶上空四颗散发着各色光芒的灵珠正悬浮在上,随着光芒的绽放,丝丝缕缕的精纯元力钻入容娴体内。

    容娴的修为以缓慢却稳定的速度提升着,天仙一重低阶、天仙一重中阶等等,一直到了天仙五重巅峰。

    眼看着修为还要朝着更高的境界冲击而去,容娴睫毛微颤,将实力压了回去,一直压到了天仙二重巅峰,这才罢休。

    容娴眉宇间一抹紫气闪过,无形的伟力只是蔓延了丁点儿又快速的收拢了回去。

    北赵紫郡,这个传闻中五行秘境开启的地方已经被各大势力霸占。

    同舟一身暗金纹绣的华丽黑袍托在地上,乌黑的长发平顺的躺在背后,眉宇间的雷霆印记好似感应到了什么闪烁了下。

    他眼里闪过一丝紫气,那是本体泄露的丁点儿天道之力。

    因那一丝紫气,同舟金芒覆盖的眸子瞬间带上了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生生给人一种极其浓重的压迫感。

    在他身旁的诸葛既明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竖,好似一瞬间被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盯上,那不容违抗的威压让他连眼珠子都不能转动一下。

    好在这股力量只是一瞬即逝,这才让诸葛既明心头那种自己是生物链底端的惶恐无措没有持续下去。

    但这也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起码从这时起,诸葛既明没事儿不敢再往同舟跟前凑。

    玄鸟撵车内,容娴睁开眼睛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

    她将自己的力量全部收敛了起来,不紧不慢的换了身白裙,将自己打理了下,这才重新坐回了软塌上。

    容娴心神一动打开了禁制,有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问:“到哪儿了?”

    她一出声,外界诡异的沉默了片刻,还是贴身大宫女倚竹率先打破沉寂道:“回陛下,前方就是礼郡,白将军他们和北赵的使者温青大人已经在恭迎圣驾了。”

    帘子掀开,容娴从里面走了出来。

    华琨等人第一时间朝着她看过去,发现陛下气色很好,这才放心了下来。

    陛下一声不吭打开禁制与他们隔绝了起来,这一隔绝就是七天,实在是有些吓人了。

    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他们差不多都清楚了陛下并不是寿生有限的凡人,她的修为还在,因为陛下并没有过多的掩饰。

    但陛下究竟是什么修为无人知道,虽然修士修炼闭关动辄几十甚至上百年都是常事,可陛下却从未闭关过,他们也都默认了陛下从不闭关修炼这件事。

    而今陛下突兀来了这一出,连招呼都不打,着实让他们担惊受怕了七日。

    白太尉沉默了片刻,问道:“不知陛下这七日作甚?兵法可默写完了?”

    容娴刚刚晋升修为的喜悦瞬间消失不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最烦写作业!

    但白师不仅是先帝留下来的辅政大臣,还是太傅。

    她敢不写作业,白太傅就敢撂挑子不干。

    容娴憋闷不已,转头就将锅扣到了大太子的头上,决定等她空了一定要找大太子好好清算清算。

    她耷拉着脸道:“朕这就去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