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轨迹
    容娴与白慕惊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朝着郡守府走去,一道流光化为剑符朝着容娴窜来。

    不等白慕惊等人有所动作,容娴广袖一甩,当即便将剑符收入手中。

    她神识一扫,读取了里面的消息。

    这剑符是容钰送来的,容钰此时与戚兴、步今朝率先到达了紫郡,询问她何时能到,且将自身情劫一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询问她该如何是好。

    容娴右手收紧,直接将剑符毁去。

    她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可周身随和无害的气息瞬间变化,莫名的危险萦绕在众人心间。

    容娴侧头看向白慕惊询问道:“慕惊对北赵的睿亲王了解多少?”

    白慕惊脑中第一时间整合了下睿亲王的资料,恭敬说道:“回陛下,睿亲王萧淩乃是应平帝一母同胞的弟弟,他并不醉心权势,深得应平帝信任。他膝下有一儿一女,世子萧长柳,郡主萧婕,应平帝也十分宠爱二人。”

    容娴眼角微挑,语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危险问:“萧婕的事情你知道吗?”

    白慕惊在脑中搜刮了一下,摇摇头道:“末将并不了解萧郡主。”

    容娴又看向一旁沉默寡言的白慕辰,白慕惊拱手回道:“末将也不了解。”

    华琨和倚竹面面相觑,不知陛下为何忽然关系一个敌国的郡主。

    一旁的苏玄脸色微变,他对陛下也算了解,若非萧婕有问题,陛下绝对不会在陌生人身上浪费时间的。

    苏玄上前一步,恭敬道:“陛下,探看司也没有萧郡主的情报,此事是臣的疏忽,还请陛下降罪。”

    容娴脚步微顿,停了下来。

    她目光微冷,这是第一次对她的臣子露出这种近乎不满和冰冷的神色。

    苏玄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面瘫的脸也少见的染上了惶恐之色。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陛下这般好像是看死物一样的眼神。

    苏玄唇角一颤,脸色苍白道:“臣有罪。”

    容娴垂下眼帘,语气又轻又淡道:“将萧婕的消息事无巨细,尽快查清楚,今夜之前,朕要看到结果。”

    苏玄:“诺。”

    容娴深深看了眼苏玄,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以后再度出现这种事情,你也不用请罪了,直接去轮回吧。等你何时功德圆满,自会有人度你回来。”

    听到此话,华琨等人包括宁三剑和冲虚尽皆一惊。

    直接轮回,这岂不是让苏玄去死。

    苏玄却没有半点怨愤,他斩钉截铁道:“请陛下放心,臣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出现第二次。”

    容娴眸中的冷意散去,嘴角重新挂上了温和的笑意。

    也不能怪她对苏玄太过不留情面,实在是这种漏洞太过致命。

    本来容娴还能真没将容钰的情劫放在心上,她的化身也探查过了,容钰有此一劫也是因为他的实力提升过快,境界不足才有的。

    可当她得知容钰情劫的另一个对象是北赵的一位郡主,而容钰对上那女人竟然没有半点抵抗力时,看戏的念头彻彻底底变了。

    ——有人算计了钰儿。

    这是容娴的第一反应。

    容娴对容钰的了解比容钰本人还清楚,以她和阿妹对容钰的影响,容钰绝不可能轻而易举对别人产生感情。

    若容钰真想要开始一段感情,那人也决不会是她的敌人。

    肯定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

    容钰其实并不低调,想要将心思动到她身上的人定然会将她周围的所有漏洞都查一遍。

    而容钰就是一个天然的靶子。

    她将容钰放养在外面,有化身暗中看护,他人的算计倒是躲过去了无数次。

    但算计情劫,打算用感情谋算钰儿,用钰儿来牵制她,这简直踩到了容娴的底线。

    无论是谁,敢打钰儿的主意都要死。

    因为萧婕一事,一行人的气氛有些沉寂。

    他们回到郡守府后,苏玄立刻将任务分布下去,顺便对探看司的管理着手改变,并快速的发展了起来。

    “陛下,温大人准备设晚宴为陛下接风洗尘,不知陛下是否参加?”华琨恭敬的询问道。

    若是其他人,华琨也不会多问这么一句。

    毕竟这也是与北赵之间的应酬,哪怕去露个面也是给北赵的面子。

    但此事放在陛下身上他便完全不确定了,陛下的逻辑旁人根本就无法理解。

    果然,他见陛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疑惑道:“我们与北赵已经水火不容了,他们居然还会设宴请朕,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友好模样。”

    容娴神色凝重了起来,目光幽深道:“去查查,看北赵的人有何阴谋,他们很可能想在宴会上暗害朕。”

    华琨脸皮子抽搐了下,对这有被害妄想症的陛下无言以对。

    他该怎么告诉陛下,政客之间的交锋都是背后下黑手,面上笑嘻嘻呢。

    看到华琨没有应声,容娴眨眨眼,声音里还带着不可错辩的不解:“华卿为何不动?莫非——”

    华琨心中一动,难道陛下反应过来自己理解错了?

    紧接着,他便听到陛下有些惊讶道:“——你已经知道他们的阴谋诡计了?”

    华琨:“……”

    华琨顿时对陛下弃疗了,他木着脸没忍住嘲讽道:“并非如此,臣只是没有想到陛下居然这般明察秋毫,还未参加晚宴就揣测他们会对您出手。”

    容娴清了清嗓子,纯澈的凤眸里带着坦然:“朕不知啊,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没事儿宴请朕作甚,想来都是不怀好意的。”

    华琨喘了两口气,硬是将到了嘴边的怒吼咽了下去。

    他在心里不停的暗示自己,这是陛下,这是皇帝陛下,哪怕陛下她脑子再有问题,他也不能犯上。

    好在心里暗示似乎起了作用,华琨险而又险的没有吼出声。

    “华卿脸色怎这般难看?”容娴话锋一转,一脸关切的看着华琨。

    不等华琨回答,她便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一脸恍悟道:“朕明白了。华卿在朕的提醒下,终于意识到北赵的阴谋,这会儿是在愤怒北赵之人的诡诈吧。”

    说到这里,她还朝着华琨露出一个软萌的笑容,体贴道:“华卿不必如此,气大伤身。我等知道了北赵的阴谋后,小心防备便是,只要我们不上钩,他们也毫无办法……”

    “陛下。”华琨的脸色黑如锅底,终于没忍住打断了陛下的唠叨,说:“使者还在外等候,臣去回复他一声。”

    尽管陛下对他卖萌了,但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见到陛下那张脸,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

    容娴慢吞吞道:“也对,不能让人家久等了,那你去吧。”

    华琨转头就走,连跟皇帝陛下打声招呼告退都没有。

    容娴在心中似模似样的感慨着:也只有她这样宽宏大量的皇帝才能容忍臣子的小脾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