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扰人
    夜色降临,也不知华琨是怎么朝着温青解释的,这洗尘宴终究是没有办起来。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华琨还是风风火火的跑到白太尉身边,抱怨道:“太尉大人,您到底有没有好好教导陛下?陛下的脾气一如既往的耿直也就算了,连人际交往的规则都一塌糊涂,人家办个宴会粉饰下太平,结果陛下还阴谋论觉得人家要暗算她才这么殷勤。”

    华琨阴阳怪气道:“您领了先帝的旨意教导陛下,倒是尽点儿心啊。”

    “闭嘴。”白师阴沉着脸道。

    他怎么可能没有尽心,但陛下那性格早已经定型了,那是他一个臣子说掰就能掰回来的吗?

    陛下天然尊贵的身份已经限制了他只能从旁引导,而不能用强制手段。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每次给陛下授课都被陛下戳痛脚再被气得心口疼这种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说出去。

    白师三言两语将华琨给气走了后,回到自己房间暗搓搓给叶丞相写信,商议着如何将陛下的性子给掰过来。

    不然以陛下的脾性,真的很容易被人打。

    容娴房中,夜明珠将房间照的恍如白昼。

    苏玄来复命的时候,容娴正一身白袍披散着头发坐在内室炼药。

    她专心致志的看着药炉,苏玄也不敢贸然打扰,只好与倚竹干巴巴的站在门口守着。

    容娴双手掐诀,将最后一个法诀打入丹炉后,这才漫不经心的问:“都查清楚了?”

    苏玄立刻应道:“臣已经查清楚了。”

    他双手捧着一枚玉简,玉简内便是萧婕的所有信息,以及她背后算计之人。

    倚竹将玉简从他手中接过,恭敬的递到容娴眼前。

    容娴也没有伸手去接,她将神识探入玉简内,片刻后摆摆手让倚竹退到一边,这才不紧不慢的站了起身。

    她双手抄进袖中,步伐从容的走到苏玄身前,嘴角翘起一个极浅极淡的弧度:“这个萧婕倒是表里如一,单纯的愚蠢。不过那位睿亲王却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尽情山水,能算计自己女儿,这般狠心倒是个人物呢。”

    苏玄知道玉简的内容,毕竟这都是他手下查来他汇总的。

    睿亲王利用萧婕算计了容钰,让萧婕成了容钰的情劫。

    他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利用女儿将容钰拉到他这一方,然后用容钰牵制陛下,让陛下助他夺得皇位。

    “睿亲王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呢。”容娴由衷地说道。

    苏玄明智的没有出声,这件事上他本来就是戴罪之身,还是不要踩雷的好。

    容娴沉吟道:“萧婕的踪迹探看司应该都查清楚了。”

    苏玄回道:“探看司已经将其掌握。”

    容娴神色若有所思,五行秘境开启在即,她不能让身边的人出现丁点儿差错。

    若萧婕死了,钰儿的情劫将会推迟,但只要避过了五行秘境这种要命的时候,她便将钰儿扔进小世界与大太子作伴。

    顺道在小世界将情劫和境界的问题一举给解决了。

    没道理某人能做到,钰儿做不到。

    至于萧婕是否无辜,呵,活成一颗棋子还觉得整个世界真善美,自己是个单纯无辜的小仙女,不弄死了简直碍眼。

    打定主意后的容娴非常直接道:“杀了她。”

    苏玄神色一肃,应道:“诺。”

    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容娴眼角眉梢带着浑然天成的笑意,说:“你先下去吧。”

    苏玄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当他站在门外后,心底终于松了口气,这件事总算过去了。

    “苏玄,打一场如何?”宁三剑的声音传来过来。

    苏玄抬头看去,只见宁三剑抱着剑站在院子前,眼里的战意毫不掩饰。

    苏玄此时也需要释放下压力,直接跟着宁三剑出去打了起来。

    房间内,容娴从倚竹手上接过玉简,眸中金芒一闪,一道气运金龙从她体内飞出。

    紫郡,应平帝是第一个赶到的帝王,毕竟五行秘境在他的地盘,距离他是最近的。

    他住在郡守建造的行宫之内,正伏案疾书。

    这时,漆黑的苍穹之上一道金光闪过,龙吟声响彻紫郡。

    应平帝将手里的毛笔搁下,意识一动,郡守府上空的金龙顿时化为应平帝的身形。

    他看向头顶上空盘旋的金龙,淡淡道:“夜深人静,煦帝挑这个时候扰人清梦,怕是不太地道啊。”

    头顶的金龙化为一袭龙袍头戴冕冠的女子身影。

    容娴脚下一跨便来到了应平帝的化身前,两国帝王会面不约而同的用了化身。

    容娴上下打量了下应平帝,装模作样道:“没想到赵皇这么早就睡了,身体无碍吧?朕国库中还是有些好药的,可以做主送给赵皇补补身体。”

    应平帝皮笑肉不笑道:“不劳煦帝费心了,那些药材还是留着为你延年益寿吧。”

    容娴叹息道:“朕一番好意赵皇却不接受,罢了,朕也该习惯赵皇的有眼无珠了。”

    应平帝顿时被气了个倒仰,他咬牙切齿道:“煦帝还真是伶牙俐齿,来此一趟专门是为了气气朕吗?”

    容娴微微抬手,一道玉简从手中飞出,直直朝着应平帝飞去。

    应平帝身形微侧,抬手就将玉简抓在了手里。

    他嘲讽道:“煦帝的暗器练得不错,不知私下练了多长时间才到了如今的地步?”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施施然道:“赵皇何必对朕这般不客气呢,朕这次来可是专门为赵皇陛下清理门户的。”

    应平帝心里咯噔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这话是何用意,挑拨我皇室关系吗?”

    容娴煞有介事的否认道:“朕并没有那么无聊。”

    紧接着她直言不讳道:“事实上,你们皇室的关系完全用不着朕挑拨便已经超过了朕所预期的目标,也只有赵皇自欺欺人的觉得你们萧家还和和睦睦呢。”

    顿了顿,她假模假样道:“果然人都喜欢看自己愿意看的,听自己愿意听的,而不愿意的便假装不知道,任由别人糊弄自己。”

    她上下打量了下应平帝,口中啧啧称奇:“原来赵皇也不能免俗啊。”

    应平帝只觉得这才多久不见啊,容煦帝的嘴炮能力就更强了,他快要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他手有些痒痒,好像打死这货,却知道这货压根打不死。

    好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