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气量
    应平帝紧捏着玉简,一字一顿好似从牙缝里挤出的话一样:“煦帝,你到底想做甚?”

    容娴一脸纯良道:“朕不是说了吗?朕是专门为赵皇清理门户而来的。”

    说罢,她稍稍露出一个赧然的笑,格外的耿直道:“你放心,朕没有想要顺便要看你热闹的意思。”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又开始脸色发黑的应平帝,慢吞吞地又道:“朕是专门来看你热闹的。”

    应平帝:“……”

    别说了,势不两立吧。

    二位帝王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当然,这个‘一言不合’指的是应平帝本人。

    容娴她还有些茫然,这刚才不还聊的好好的吗?怎么应平帝说翻脸就翻脸了。

    她半点没觉得自己从出现到打起来之前都自说自话到能将人气炸,反而觉得应平帝莫名其妙。

    容娴一掌打向应平帝,应平帝也出掌接下,二人被掌力冲击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容娴脸色一沉,语气也冷淡了下来:“赵皇,你这气量也未免太狭小了些。”

    应平帝脸色漆黑,他也顺势收了掌。

    刚才打起来一是他实在被气的肝疼,二来也是想试试容煦帝的斤两。

    结果他们打了个势均力敌。

    应平帝嗤笑一声:“煦帝倒是将气运运用的很彻底啊。”

    旋即他话锋一转,冷声道:“不过你污蔑朕气量狭小这事,朕可是不认的。换成任何人被你这般毫不留情的当面嘲讽,不打死你都算好的了。”

    容娴微微蹙眉,觉得自己很无辜:“可朕并未嘲讽你,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她的目光看向依旧被应平帝好好拿在手里的玉简,半真半假的说:“你一直捏着朕给你的玉简却不去看,看来是怕自己接受不了里面的东西吧。”

    应平帝淡淡回了一句:“朕有何好怕的。”

    然后他直接就看了。

    等看完之后,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他万万没想到自个儿十分信任纵容的胞弟居然想要暗中夺权。

    可绝对是塑料兄弟情没跑了。

    应平帝气恼道:“煦帝,你带着这么重要的事情过来就不能先说清楚吗?非要不明不白的嘲讽朕,再跟朕打一场才让朕看这东西,提前吱一声会死吗?”

    容娴听罢,直接给了他一个笑脸,还有一个“吱”。

    应平帝:“……”

    应平帝顿时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他只觉得煦帝这个人有毒。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到了嘴边的粗话咽了回去,故作平静道:“煦帝送来的情报朕已经知道了,至于皇弟算计你的事情,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他随手将玉简捏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所以,你可以、走了吗?”

    应平帝将那个‘滚’在嘴边绕了一圈后,不太甘愿的换成了‘走’,神色还有些抑郁,觉得这个‘走’字半点都体现不出他对煦帝的不待见。

    容娴的目光在应平帝铁青的脸上转了一圈,再细细感受了下他起伏颇大的情绪,满意的点点头,说:“看到你不高兴,朕就高兴了。”

    于是,在应平帝又忍不住扑过来想要打架的时候,容娴眉角眼梢带着轻松愉悦的笑意化为金龙窜上虚空消失了。

    应平帝:“……”

    紫郡郡守府内,应平帝收回了金龙体内的意识,化身顿时消散。

    他一掌将桌案上的奏本给扫到了地上,气急反笑道:“好好好,朕可真是养出个白眼狼了。”

    他也不搞虚的,直接下令让太傅与宰相全权负责,将睿亲王给圈进在太庙中,世子和郡主削了名头贬为庶人,身后的势力连根拔起。

    他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容娴会用这种事情骗他,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若用下三滥的手段那才是笑话。

    等做完这一切后,他才气顺了些。

    结果还没等他彻底平复下来,就收到消息说郡主死了。

    应平帝:“……”

    这事儿要不是煦帝干的,他都对不起被那厮气个半死的心情。

    报复来的那么快,还好意思说别人气量狭小,她自个儿才是小心眼儿。

    礼郡郡守府,龙气携带着容娴的意识窜回她的体内。

    她睁开了眼睛,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能将赵皇给气一顿实在太让人愉悦了,可惜的是赵皇没被气的走火入魔,也没有气死,这就有些不好了。

    罢了,瑕不掩瑜。

    容娴眼珠子一转,琢磨着以后想方设法多气气应平帝,说不定哪一次就气死了呢。

    抱着美好的期盼,容娴晚上都多吃了碗饭。

    知道她干了什么的华琨等人:“……”

    他们无语了片刻后,却没有多说什么。

    陛下跑去气一气赵皇也好,总比整天将自家人气的肝疼的好啊。

    对于陛下的恶趣味,众人是举双手赞成的,他们统一行径,让陛下出去祸害别人,不管祸害谁都好,只要别是自家人。

    暂时解决了容钰的事情后,容娴在礼郡住了下来。

    她也不急着去五行秘境,那秘境还没到开启的时间,去了也没用处,她一点儿都不想跑过去跟应平帝相看两厌。

    当然华琨等人半点儿都不相信陛下这等说词,陛下巴不得见到应平帝将人给气出好歹来呢。

    如今不搭理应平帝,只是因为有别的事情比应平帝更吸引她。

    众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陛下背着药箱颠颠儿的出去行医,只觉得脑仁儿疼的厉害。

    五行秘境开启在即,北赵早已成了风波的中心,什么样的人都有,陛下如今还随意跑出去,这简直是作死。

    但无论他们怎么规劝,陛下都不改初心,坚持要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大夫。

    众人:“……”

    好吧,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家皇帝那一脉相承的奇葩爱好。

    先帝喜欢磨剑戳人,当今喜欢悬壶济世,他们已经认命了。

    好在还有太子在,他们以后一定要将太子培养成一个正常的帝王。

    以皇图霸业、开疆扩土为正经职业!

    不知不觉立了g众臣人还自我感觉良好,却不知他们心怀期待的太子殿下只想造反。

    容娴在礼郡行医了三天时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她的名号了。

    所有人:!!

    他们一定是见到了假的皇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