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少主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目光死死盯着同舟,脸色有些发黑。

    他目光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语气冰冷中难掩邪气:“老师派你保护我?不可能,我并未收到老师的知会。”

    同舟面无表情又理所当然道:“她觉得没必要知会你。”

    容钰险些被气炸,师尊怎么可能不知会他反而更信任一个外人,绝不可能。

    “你到底是谁?”容钰周身的魔气蠢蠢欲动。

    同舟眉宇间的雷霆印记一闪,隐隐的威压克制着容钰,让容钰仿佛碰到了天敌一般动弹不得,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恐惧和无力之感。

    容钰脸色微变,这感觉似曾相识。

    当初在小千界时,他因为身份和实力有些飘飘然时,师尊用的便是这种力量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狴犴魔狱。

    容钰嘴角微动,无声的念出了这四个字。

    他脸色貌似平静的看着同舟,眸底深处好似惊涛骇浪。

    师尊摆脱狴犴魔狱后,魔狱便消失了。如今竟然会出现在这个神秘人身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容钰被魔狱的力量压制动弹不得,同舟也没有出声,一旁的戚兴与步今朝神色警惕,似乎准备出手救人。

    这时,同舟身侧的诸葛既明探出头来,弱弱道:“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你们容朝的皇夫殿下?”

    皇夫殿下?

    好生振聋发聩的称呼!

    步今朝和戚兴目瞪口呆,而容钰差点没疯了。

    正巧同舟收回了压制,容钰直接扑到同舟面前,阴测测道:“皇夫殿下?你就是我老师选的皇夫?”

    这么冷冰冰一看就像那修炼无情道的家伙怎么能得到师尊的青睐!

    同舟双目闭合间,金芒散开,犀利中似有无上威严。

    他淡淡回应道:“是。”

    容钰被他那冷淡的姿态给气到了,他周身黑气激荡,正准备冲上去教教这位皇夫殿下做人时,一道脆生生的又兴冲冲的声音传入耳中。

    “哥。”

    容钰下意识扭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穿蓝袍,眉宇间一片洒然随性的女子提着一坛酒飞了过来,那姿态一看就让人心情舒畅,好似见到了丛林的轻风,山间的清泉。

    而她身后,正慢悠悠跟着一位——嗯?叶清风?

    叶清风!!

    容钰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当初在圣山无心崖时,师尊自爆后这货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了,还跟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搅和在一起?

    “叶清风,你怎么在这里?”容钰此时已经顾不得同舟和那个女人了,他目光深沉的望着一身儒袍、气度温文尔雅的青年。

    叶清风见到容钰,神色诧异了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他笑容儒雅,若无其事的打招呼道:“许久不见,少主别来无恙?”

    容钰眉头微皱,上位者的威严不经意间溢散出来:“这些年你做什么去了?”

    在小千界师尊自爆后,很多属下都离开了。

    而叶清风的神秘失踪他也没有多问,只当这人背叛了师尊。

    不曾想今日相遇竟然是在中千界。

    容钰语气中的质问十分明显,但叶清风半点都不觉得生气,隐隐还有种欣慰。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少主终于长大了,也不像以前那般冲动了。

    他温声道:“主上吩咐属下寻找一些东西,因而这些年来一直奔波在外。”

    听到他的解释后,容钰眉头一舒,眼里的敌意和冷漠也消散了下去。

    他相信叶清风不会欺骗他,毕竟师尊很快就会来紫郡,到时候是真是假一对质便一清二楚。

    更重要的是叶清风坦然的姿态也不像是背叛了他们。

    他微微颔首,便将此事揭过,目光落在了拎着酒的女子身上。

    “她与你一起来的,是何身份?”容钰沉声问道。

    他可没忘记这人刚才那一声‘哥’!

    叶清风没有半点隐瞒道:“她是傅羽凰。”

    傅羽凰将酒坛放在同舟面前,目光看向容钰,伸手猛地一握,青光剑顿时便出现在手中。

    她嘴角的笑意不羁风流,语气也带着丝丝慵懒:“容钰,煦帝的学生吗?今日我便称称你的斤两。”

    短短时间不见,容钰这家伙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仙一重中阶。

    明知道自己境界不稳还急着晋升,心境出了破绽也是活该。

    而化身与本体修为相同,不提独立出去的同舟,傅羽凰如今的修为已与本体一样达到了天仙二重初期。

    若非她最近没有找人挑战,恐怕早就在人榜上引起轰动了。

    她身形一闪,将修为压制与容钰同等级别,直接便与容钰打了起来。

    戚兴一惊:“容将军!”

    他与步今朝刚想冲上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威压压制在原地不能动弹。

    叶清风也想上前去分开那二人,却对上了同舟那双被金芒笼罩的眸子。

    在对视的一瞬间,叶清风可以感受到一种压力直逼着他而来,那种惊天的伟力让他第一次心生惶恐。

    同舟披着黑色锦袍,过长的衣摆拖曳在地,衣服上用暗金色的丝线勾勒出狴犴神兽的纹路,华丽而神秘,矜贵又威严。

    他乌黑的长发顺从的飘在脊背,语气淡漠无情道:“他们不会有事,没本座的命令,谁都不许动。”

    高山远方,东晋女帝目光寒凉的看着这边的打斗,侧头问道:“这群人气度不凡,修为高深,赵皇可知他们的身份?”

    在她身侧,一身龙袍的应平帝眸光闪烁着霸气,摇头失笑道:“女帝明知他们的身份,却还考验朕,这可不厚道啊。”

    司马姮君垂下眼睑,遮住了眸中的情绪,慢慢道:“看来赵皇是清楚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同舟身上,那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中更无一丝情绪,仿佛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动容。

    这人的气度竟与剑帝相似几分,都是那种无情却又心志坚定的强者。

    “容国、皇夫吗?”司马姮君低声道。

    应平帝看到那几人,不可避免的想起煦帝那个将他气得不轻的混账,幸灾乐祸的一笑,没有半点皇者的体统,说:“容国的内讧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煦帝还好意思笑话他萧家,她怎么不瞧瞧自个儿容家是什么德行!

    #五十步笑百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