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媳妇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第二日赶来的时候,傅羽凰与容钰还未打完。

    而应平帝已经迫不及待的嘲讽容娴了:“煦帝,若朕没有看错,下方应该是你皇夫的妹妹和你的学生啊,这都打了一天了还没打完,容家的这见面就掐的传统还真是让人佩服啊。”

    容娴一身紫袍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她澄澈的眸中似有万千星辰璀璨,万里江山变迁。

    她施施然道:“赵皇是在嘲讽我容家内部不合吗?”

    顿了顿,她一针见血的说道:“你是以什么身份笑话朕的?过来人的身份吗?萧前辈。”

    应平帝顿时就被噎了回去,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一旁的东晋女帝有些忍俊不禁,之前在医馆见到煦帝时觉得这人温暖和煦,如春水潺潺。这会儿却变得有攻击性了,像只小猫咪一样懂得伸爪子保护自己了。

    一时间,她看向容娴的眼神满是兴味。

    容娴感应到司马姮君的目光,也懒得搭理应平帝,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司马姮君身上。

    她眼神亮晶晶的,像是见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东晋女帝!”

    她十分坦诚而直白道:“你真漂亮。”

    司马姮君接受了她的恭维后,沉吟了片刻,问:“听说煦帝乃剑修?”

    容娴弯弯眸子,笑的好看极了:“是,朕一直是剑修。”

    司马姮君神色复杂的说:“据朕所知,剑修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剑,不管男女都是枯骨,不管权势财富都是浮云。”

    就像剑帝,全然不理会自己的感情,不论她付出多少,都不被放在眼里。

    她还记得当她鼓起勇气朝着那人表达心中爱慕之情时,那人冷漠的没有半点情绪的说:“容国一个执念便足以让我付出一切,若再加你这个弱点,我会亲自动手抹除。”

    司马姮君每每想起那句话,只觉得森森冷意从骨头缝里往外冒。

    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去喜欢那个人,她这辈子唯一放在心上的人。

    可那人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能让她全心全意去爱的那个人了。

    如今想起来,司马姮君忍不住在想,当初是不是拼着一切留在那人身边,就算死在那人手里,也比如今好些。

    司马姮君努力将那人的身影压下去,朝着容娴说道:“煦帝既然也是剑修,怎么跟普通剑修不同,还懂得美丑了呢?”

    容娴理直气壮道:“因为朕不是普通剑修啊。”

    她望向远方,目光幽远深邃,语气唏嘘不已:“朕只是个想当大夫的剑修,可偏偏成了皇帝。”

    应平帝脸皮一抽,这语气也太欠揍了。

    女帝:“……”不是很懂这逻辑,但总觉得有些手痒痒。

    这时,远处高山下忽然窜过来两道人影。

    “陛下。”戚兴和步今朝齐齐一礼,道。

    容娴斜睨了他们一眼,有些嫌弃道:“你们不是跟着钰儿吗?跑过来作甚?”

    戚兴被这嫌弃的语气气的炸毛,他黑着脸道:“陛下就不担心小容将军吗?他正被皇夫殿下的妹妹压着打呢。”

    若不是皇夫殿下松开了压制,他们也无法跑过来告状。

    步今朝也有些担忧:“陛下,傅姑娘与小容将军有仇吗?”

    容娴嘴角微扬,语气亲昵道:“他们只是切磋罢了,你们可别多想。羽凰与朕可是一家人呢。”

    话音刚落,远处傅羽凰手腕上的墨镯微微一动,化为一道流光飞向天空,化为一道五丈高的玄冥水蛇,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容娴的方向而来。

    阿水:那个方向有另一个雄性的味道。

    看着冲过来的阿水,容娴:“……”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样。

    她不用看都猜得到应平帝那令人牙痒痒的笑脸。

    容娴心神一动,从木灵珠内将沉眠的小蛇扔了出来,顺手又将小世界内浪的飞起来的神魂揪出来塞回小蛇的体内。

    阿金迷迷糊糊还未清醒时,便嗅到了另一个雄性的气息,身上的鳞片都炸了起来。

    它猛地也变成了五丈粗壮的……屎黄屎黄的大蛇,丑得容娴立马侧头看向东晋女帝洗洗眼睛。

    阿金:嘶嘶!

    大魔头,见鬼了你哪儿找来的小妖精跟蛇争宠?!

    容娴轻咳一声,挺了挺胸膛,带着小骄傲的说:“小金,这是朕给你找的媳妇,你还满意吗?”

    这话说的跟#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一样#意气风发,简直让蛇心塞塞。

    阿金整条蛇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大魔头这是眼瞎了吗?对面那条蛇明明就是雄性,有两个jj的,是会跟蛇抢雌性的雄性啊,雄性是不能交尾的。

    阿金:垃圾饲主,雄雌不分,毁蛇清誉!

    对面扑过来的玄冥水蛇也听到了容娴的话,顿时就气炸了。

    基情的发展从脑补开始:它……爱我!

    阿水直起身子,张口就朝着扑过来的阿金喷毒液了。

    垃圾蛇,居然该敢觊觎它,丑拒。

    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条蛇,容娴嘴角含着一丝欣慰的笑意。

    打着打着就会滚在一起,看来阿金很满意这媳妇啊。

    一旁围观的应平帝等人嘴角抽搐了下,看着煦帝那八方不动的姿态,感慨一声好心智。

    能将明明是来找茬的蛇说成是自己给宠物找的伴侣也没谁了。

    但您好歹看好性别啊。

    应平帝扯了扯嘴角,哈哈一笑说:“没想到煦帝给自家雄性宠物也找了一条雄蛇,啧啧,这世上的雌蛇难道都死光了吗?”

    容娴、容娴神情一滞,整个人都僵住了。

    雄、雄蛇?

    两条都是雄蛇!!

    她再去看两条打成一团的大蛇,眼皮跳了跳。

    阿金的媳妇,没了。

    不知道阿金接不接受一个丈夫。

    好在阿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然肯定会在气疯前先弑主。

    应平帝:等等,煦帝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

    司马姮君:“……煦帝该不会是不知道这蛇的性别吧?”

    容娴:“……”

    容娴清了清嗓子,将自己的窘迫悄悄掩盖,她假模假样道:“#双蛇傍地爬,安能辨蛇是雌雄啊。#”

    阿金:垃圾大魔头,明明能听懂蛇说话,问一句是雄是雌能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