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命敌
    ,精彩小说免费!

    容昊只觉得今日从小世界跑出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然怎么能得知这么悲催的真相,即便以他坚强的帝王心态都绷不住了。

    他看着神色有些浅浅悲伤的女子,色厉内荏道:“即便你是为了我好,也不能将不知情的我扔到轮回中一次次的轮回。”

    随即,容昊好似想到了什么,扬声说道:“你这么**独裁,我父后同意了?你有没有将他也扔进轮回里?”

    容娴额角有些抽搐的疼,大太子的这个问题就好像问他儿子重要还是丈夫重要一样。

    这简直是个送命题。

    容娴沉默了片刻,果断说道:“事实上,你并没有父后。”

    因为你是造化池生出来的,造化池才是那个又是当爹又是当娘的。

    容昊发现面前这人情绪不对,还以为自己踩了雷,他轻咳一声揭过这个敏感的话题,极力挽尊道:“别以为你告诉我这些我们就能和平共处了,除非我当上主神。”

    说罢,他不等容娴的反应,就快速飞进了石碑中。

    容娴目送着容昊跳进小世界,那落荒而逃的姿态让容娴直接大笑了出来。

    她假模假样道:“孩子大了,不禁逗了呢。”

    可想到大太子最后说的话,容娴: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态。

    合着那小崽子还是想造她的反。

    果然还是造化池没有孕育好吗?

    造化池:猝不及防一口大锅从天而降。

    容娴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她眉心紫芒一闪,小剑空间震动了下,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容娴重新控制了下小世界的时间,将它稍微调整的慢一些。

    只要她没在小世界内,小世界里的时间便不会静止,时长时短由她心意。

    这些时日大太子没事儿就跑出来搞事,索性在里面多待一些时日,最好下次出来时他的本体已经会走会爬了。

    只要大太子能自主行动了,她就将大太子扔给东晋女帝带。

    #今年带一个孩子,来年结出一个国家#

    做完这些后,容娴眸中光芒一闪,这才想到探查大太子另外两次轮回。

    毕竟这次大太子的任务是感化反派,努力为善的。

    第一次轮回,即使有她参与其中,耐心呵护,大太子还是造反了,还拉着她那个世界的爹,简直不能个更能耐了。反派直接被大太子送去当和尚了。

    第二次轮回,大太子出生在现代社会,那个世界娱乐圈很火。

    大太子的爸妈都是明星,他从小也是童星出道,到了十八岁就得到了影帝之名。

    影帝也是个帝不是吗?然而大太子他并不知足。

    他开始做慈善,开始动用权势成为人民代表,然后在四十岁那年选举成了首长。

    容娴:“……”难道大太子不觉得自己一个娱乐圈的影帝当了首长画风不对吗?!

    至于反派,那是娱乐圈一个玩票兴致的大少爷,直接被大太子关到了精神病院。

    第三次轮回,大太子又到了古代,他成了一个乞儿,被大内总管收养,在皇宫内成了一个小太监。

    一年年跟着干爹侍奉皇帝,当干爹死去后,他凭着皇帝的宠爱坐上了总管之位。

    暗中开始发展势力,直到一次春猎中,皇帝意外死去,他直接将皇室的人全都送下去陪帝王,自个儿登基了。

    容娴:“……”

    再看看反派,反派是一位大太监,未来是能够成长为唯我独尊的九千岁的。

    结果呢,大太子弄死了反派,自个儿兼职了,等当了皇帝以后他意思意思做些好事,假装被国家人民和满朝忠臣感化了。

    容娴:脸上的笑容再次变态。

    她缓了缓,又翻开小蛇的轮回。

    第一个轮回时,容娴一直以为小蛇因她的存在,害怕的一直打酱油。

    结果呢,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居然跟着大太子去吓唬容将军去了。

    那条蛇竟然在大太子的指挥下做出灵动的行为,假装自己是一条龙,而大太子就是它选中的龙子,是要承天之命的,二者就这么狼狈为奸的忽悠了容将军跟着造反。

    容娴嘴角的笑意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万万没有想到,那条蛇居然都会阳奉阴违了。

    第二个轮回,那条蛇就简单了,直接就是一条观赏宠物。然而观赏宠物也发挥了它的老本行,悄悄偷了大太子政敌的证据,将敌人一个个扳倒,让大太子从政之路更加顺遂。

    第三个轮回更直接了,皇帝春猎发生意外,是被一条毒蛇要死的,那条蛇就是阿金。

    容娴:“……”

    这两个是被什么邪恶力量控制了大脑吗?有事没事儿就造反这是怎么了?!

    正儿八经的任务敷衍的不行,造反起来却殷勤的厉害。

    容娴深吸一口气,将到了嘴边的怒骂咽了回去。

    这会儿当事人和当事蛇都不在跟前,她骂了也无人听见,留着以后算账!

    容娴心中感慨着,大太子这么戏剧化的分不清主次轻重一定要好好教教了。

    这话说的,好像她放着好好地皇帝不当,非要去当大夫就能分清主次轻重一样。

    #论一脉相承的母子俩#

    容娴沉默了许久后,神魂才重新回归体内。

    当她睁开眼睛时,便知道时间才过去了一刻钟。

    “陛下,您醒了?”华琨语气带着担忧的询问。

    容娴眨眨眼睛,看向周围的房间。

    华琨立刻会意,回道:“陛下,您之前昏迷过去后,倚竹带着您来到了驿馆。”

    容娴点点头表示了解,不等她开口,一旁的白太尉忍不住询问道:“陛下,您怎么会突然昏迷,是应平帝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暗算您了?”

    白太尉眼里闪过一丝嗜血,敢跟陛下动手的人至今还没有能活着的。

    容娴嘴角动了动,‘没事’两个拐了个弯咽了下去。

    她靠在床上,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太尉可能不记得了,朕曾经说过,那个傅羽凰是朕的命敌。有朕没她,有她没朕。我二人相见,会命格相冲。”

    容娴眸底幽光微动,大太子没出现都牵连的她收拾烂摊子,若是出现了还得了。

    果然还是应该放养到他国吗?

    容娴却没有发现,她现在这嫌弃的姿态十分眼熟,那种#不管陛下想要祸害谁,只要是别国就成#的心思一毛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上行下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