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呐喊
    ,精彩小说免费!

    眼看着有人在帝王齐聚一堂时下杀手,神宁帝第一时间站在了应平帝身边,与暗器对峙了起来。

    东晋女帝身形一转站在容娴身侧,虽然没有开口也没有出手,但态度很明显,她是向着容娴的。

    暗器被神宁帝一掌击飞后,直接悬浮在半空中展开。

    这时众人才发现那是一柄折扇,这折扇还是一件灵宝。

    折扇缓缓打开,折扇上面的山水画化为一道道无形的杀机朝着应平帝而去。

    萧长柳趁此机会还想要袭杀容娴,直接被苏玄给镇压了。

    另一边,见到这森森杀意,应平帝脸色微变,周身张开防御,直接调动了国运龙气护身。

    如此一来,谁也奈何不得他了。

    毕竟这里是赵国,是应平帝的主场。

    折扇微微一晃,猛地合上,落在了暗处那人的手里。

    一身华丽袍服的青年手执折扇走出来,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缱绻多情,看着你时好像看着他最深爱的人。

    “陛下。”莫瑾年躬身一礼道。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笑吟吟道:“辛苦莫先生了,免礼。”

    莫瑾年直起身子,朝着应平帝眨眨眼道:“赵皇反应真快,是在下献丑了。”

    应平帝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到了此时他若再看不出面前这人是煦帝指挥的他就是猪。

    “煦帝,你什么意思?”应平帝直接兴师问罪。

    容娴好整以暇道:“朕只是想试试刺杀你一下罢了。”

    应平帝脸皮抽搐,咬牙切齿道:“若非朕及时调动龙气,朕不死也重伤了。”

    身为帝王,他的修为实在不怎么样,毕竟国家大事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心里,如何能安心修炼呢。

    不仅仅是他,众位帝王大多如此,只有极个别的人与众不同。

    帝王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他们都有人道龙气护身,直接便站在了修士的顶端。

    当然了,有利便有弊。

    若皇帝不好好治理国家,国运衰退,那么帝王的力量也会衰退。

    神宁帝神色也十分不友好的看向容娴,说:“煦帝想做什么?”

    容娴眨眨眼,神情自若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朕不是说了吗?只是想试试能不能刺杀一国帝王。”

    应平帝猛地拔高了声音,道:“试试?万一朕死了呢?”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说:“但你没死,可惜了。”

    应平帝被他这遗憾的语调气了个倒仰,不等他张嘴骂人,便见容娴眯了下眼睛,一股莫名的危机萦绕在心头。

    只听容娴淡漠道:“怎么?赵皇是打算找朕算账,还是打算让朕处置了莫先生?”

    她深深看了应平帝一眼,用应平帝的话回应道:“可他并没有成功。”

    这话就跟应平帝之前让容娴放过萧长柳时说的话一模一样。

    应平帝脸色难看道:“为了反驳朕,你居然直接让皇室供奉动手刺杀朕。煦帝,你可真是好样的。”

    容娴轻笑一声:“不管谁动手你都还活着,这就够了。”

    说罢,她不再搭理应平帝,朝着压制萧长柳的苏玄吩咐道:“去吧,处理了他。”

    应平帝嘴角动了动,这次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煦帝摆明了不给他面子,他刚才一句话没说好,煦帝这疯子就敢让人动手杀他,若他再敢为侄儿求情,恐怕这疯子这会儿就敢拼着同归于尽问他要交代了。

    萧长柳期待的目光在应平帝沉默中渐渐消失,他不敢置信的看向应平帝,吼道:“皇伯,您真的不管我了吗?您要放任煦帝杀了你的侄儿吗?”

    应平帝别过脸不去看,侄儿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

    何况这侄儿还是他那想要造反的胞弟的血脉。

    苏玄拎着他朝外走去,萧长柳绝望的吼道:“皇伯,您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的仇还没报,他的抱负还没有实现,他爹的遗命还没有完成,他还年轻……

    他声音嘶哑的喊道:“我为皇伯流过血,我为仙朝立过功,我要见太后,我要见太后,皇伯,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

    他的声音在门外截然而止,没有丁点儿血腥气传来,但他的生命气息却彻底的消失了。

    应平帝脸色难看的甩袖离去,再也没心情找容娴的麻烦,他现在害得想办法应付他的老母亲。

    应平帝离开后,容娴目无表情的看向神宁帝,十分嫌弃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笑呵呵好像个弥勒佛一样的神宁帝笑容一僵:“朕与煦帝好像并无仇恨吧?”

    煦帝对着他居然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这就有些奇怪了。

    容娴神色微妙道:“朕只是见不得你的脸。”

    每每见到这张脸,她就想起在江国皇宫时,若非她机智的灌醉了神宁帝,这货还想着睡了她的化身呢。

    至于神宁帝没有成功,且#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结果就不说了,容娴就是小心眼儿的见不得有人得罪了他还活得快活的。

    神宁帝被这直白的话气了脸皮一抽,继应平帝之后,也甩袖而去。

    活该煦帝活不长,就这嘴欠又不会做事儿的德行,早死早超生的好。

    神宁帝离开后,容娴的表情瞬间跟变脸了一样,柔和温暖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

    她欢喜的朝着东晋女帝道:“女帝,来一起聊天。”

    司马姮君:“……”煦帝这战斗力这么强,她这会儿走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毕竟她一点儿都不想被怼。

    容娴还真没怼女帝,她眉角眼梢尽是浑然天成的喜悦,道:“朕对女帝一直神交已久,趁此机会能见上一面,心中着实欢喜。”

    司马姮君神色一顿,走到容娴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这才说道:“煦帝似乎对我并无敌意。”

    容娴朝着白师和华琨等人抬了抬下颌,几人会意退了出去。

    屋内顿时只剩下容娴和司马姮君。

    二人沉默了片刻后,容娴格外坦诚道:“因为我不讨厌你,但赵皇和神宁帝不同,我不喜欢他们。”

    司马姮君眼里的警惕散去,有些忍俊不禁了。

    她没想到剑帝找来的继承人竟然任性的像个孩子一样。

    然后她就听这个‘孩子’对着她说:“事实上,我登基时保住了剑帝的一丝真灵,将他放入轮回中修复神魂。若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将剑帝的消息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