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交易(为赫麗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剑帝的消息,司马姮君猛地站起身,眼眶不可抑制的通红了起来。

    她周身气势再也控制不住的泄露了出来,屋内的东西眼看着要被这强横的气势震碎,然而容娴并不想看到自己的临时处所乱糟糟的。

    她抬了抬眸,丝丝缕缕元力将整个房间包裹了起来,直到司马姮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敛了气势后,容娴也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她看着整整齐齐好似没有一丝变化的房间,不满的说:“女帝,为帝如何能这般喜怒形于色,还失态到这种地步。”

    女帝意味深长的看了容娴一眼,不提这传说中没几年好活的凡人竟然有天仙级别的修为,单单是煦帝自己那任性的表现如何好意思说别人喜怒形于色。

    容娴她还真好意思了:“想来你的太傅没好好教导你什么叫做喜怒不形于色。”

    东晋女帝一把将手里的杯子捏粉末,淡淡道:“你说什么?”

    容娴看着那消失的杯子,很是能屈能伸道:“我是说,我们做个交易。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告诉你剑帝的下落。”

    她微微垂眸,唇角颤抖道:“剑帝、当真还活着?”

    容娴眨眨眼,半真半假道:“他现在在轮回,当年他靠得国运庇佑才幸免于难,但也只残存了一丝真灵。在轮回中稍微不慎就会丧生,活不活的就看天了。”

    “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将他的位置告诉我。”女帝焦急的说道。

    她眼里的情谊毫不掩饰,即便她尊贵强大,心中却总有一处柔软的地方,而剑帝便是那处柔软。

    容娴轻笑道:“如此便说说我的要求吧,女帝应该还记得前些时日,朕有两位太子降生。”

    女帝点点头,不明白煦帝说这些作甚。

    容娴继续道:“朕的二太子已经找人抚养了,唯有大太子还不知归处。”

    女帝闻弦歌而知雅意,然而她并不想明白,她自己都还没嫁出去呢,现在就要给别人养孩子。

    她目光紧紧盯着容娴,见容娴没有半点改变主意的意思,只能妥协道:“我答应你。”

    她很是不解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的孩子养废?或者在那孩子身上做手脚?”

    容娴挑眉一笑,眼底的凉薄一览无余:“那孩子是我的血脉,若真那么容易被他人算计,死了也活该。”

    女帝:“……”

    “有造化池的存在,朕想要几个儿子没有?”容娴意味深长道:“朕若想要一个继承人,总能挑出来的。”

    司马姮君顿时就没了脾气,煦帝这种蛇精病她并不想招惹。

    能将自己儿子交给别人去养,半点都不在乎其安危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连亲情都牵制不知煦帝,这人实在有些危险。

    “你何时将你家大太子送来?”司马姮君有些着急。

    见到了那个孩子,她才能得到心上人的消息,她不能不急,唯恐耽误一星半点便会失去心上人。

    容娴弯弯唇角,将她的情绪尽数收入眼底,慢吞吞道:“大太子两岁时。”

    司马姮君眉头微动,不知道剑帝还活着的消息便罢了,知道了后,没有见到剑帝的每一天都是煎熬。

    她沉默了片刻,问:“我能提前知道剑帝去了哪儿吗?”

    容娴失笑道:“做人可不能贪心,女帝。”

    司马姮君收起示弱的气息,目光深邃道:“煦帝这模样可看不出半点喜欢朕的意思。”

    容娴假模假样道:“朕只是公私分明一些罢了。”

    司马姮君不置可否,她留下一枚私人印章,站起身道:“这枚印章可以与朕直接通信,也能将人给传送过来。朕期待它启动的那一天。”

    容娴随手将印章收起,笑道:“女帝放心,那一天并不远。”

    司马姮君扫了眼角落某处,心事重重的离开后,房间内只剩下容娴一人。

    她单手托腮,忍不住笑了出来、

    果然,感情会蒙蔽人的理智啊。

    她侧头看向角落处,询问道:“看出什么来了?”

    容钰与莫瑾年从那里走出来,二人看起来还相处的不错。

    容钰走到容娴身边,想了想说:“我觉得东晋女帝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喜欢剑帝。”

    她看上去对剑帝是有感情,但她却能在感情爆发的一瞬间控制住她的感情。

    然后她没有放任自己沉浸在那种失控的边缘中,反而有心思注意外在。

    就像东晋女帝离开之时,虽然心事重重,却还能分出心神来发现他们。

    莫瑾年的关注点却在‘剑帝’身上,他忍不住问道:“陛下,先帝、剑帝真的还活着?”

    容娴弯弯唇角,说:“算活着,也不算活着。”

    看着莫瑾年疑惑的神情,容娴淡淡道:“他还活着,但已经不是剑帝了。”

    千万年来,剑帝唯有一人。

    记不起前世的容昊只是容昊。

    可若记起来了,也不知剑帝是否还是纯粹的剑帝。

    是被轮回改变了,还是变得更加强势惊艳。

    容娴现在无比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即使她的皇位在摇摇欲坠。

    容娴朝着容钰意味深长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有时候某些事情做的多了,便是欲盖弥彰了。”

    她沉吟片刻,朝着容钰吩咐道:“这些日子你在紫郡到处走走,我有任务交给你。”

    容钰严肃道:“您吩咐。”

    容娴指腹轻扣,敲着桌子,道:“咱们在阴山遇到的那个叫周琛的还记的吗?”

    容钰想了想,回道:“记得。”

    容娴点点头,扬声道:“指挥使。”

    苏玄立刻推门走了进来,恭敬道:“臣在。”

    容娴指尖拨动着桌上的空杯子,问:“周琛可到了?”

    苏玄想也不想的回道:“已经到了。”

    容娴嘴角微微翘起:“他的速度倒是挺快。钰儿,这些日子你便与周琛在一起,这次五行秘境,他有用。”

    最后的三个字尾音微微上扬,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容钰点点头:“我知道了。”

    容娴摆摆手,容钰当即便与苏玄退了出去办事儿了。

    莫瑾年犹豫了片刻,问:“您真的要将大太子送去给女帝抚养吗?”

    容娴按在滚动的杯子上,语气认真道:“为了剑帝,她会好好养大朕的皇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