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真情
    ,精彩小说免费!

    见容娴十分肯定东晋女帝不会对大太子做什么,莫瑾年才放松了些。

    从大太子刚出生到赐名,供奉堂众人隐隐都意识到陛下是将大太子当成了继承人了。

    陛下的意志就是他们的意志,众多供奉心中也认可了大太子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位置,万万不想换来换去,实在是太麻烦。

    莫瑾年相信陛下,虽然陛下偶尔不太靠谱,但在正经事上却没有太出格过。

    “冲鹤与宁三剑呢?”容娴朝着椅子后一靠,随口问道。

    莫瑾年回道:“那二人来了紫郡以后便离开了,目前好像是在与人榜上的人斗武。”

    他沉默了片刻,询问道:“陛下,要宣他们伴驾吗?”

    容娴的神色顿时微妙了起来:“不用了,他们离开了也好,本来朕就打算将他们踢出队伍的。”

    至于伴驾什么的,礼郡那群年轻有朝气又英俊非凡的将军才是首选啊。

    容娴漫不经心的摩擦了下手中的杯子,想了想,嘴角的笑容渐渐加深道:“你与苏卿二人这些日子辛苦一些,盯紧了傅羽凰,看看都有何人朝着傅羽凰伸手,想要,利用傅羽凰暗害朕。”

    她眸中闪过一丝冷意,慢吞吞的吩咐道:“不管是谁,就地诛杀,不必深究背后之人是谁。”

    除了容国,容娴将其他势力全都打入敌对势力。反正最后都是要清算的,那些势力也就不用分清彼此了。

    莫瑾年显然也听明白了陛下的言下之意,虽然他觉得陛下的心有些大,但人不都得有梦想吗?

    有了梦想才有动力去实现它,万一陛下不小心统一了世界呢。

    “诺。”莫瑾年暗含兴奋的应道。

    见陛下没有吩咐了后,莫瑾年刚准备离开,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陛下,皇夫殿下那里是否也派人过去?”

    皇夫明显也来了紫郡,但在陛下昏迷的时候却一直没有出现。

    即便他清楚那人不是心甘情愿坐上皇夫的位置,依旧对他产生了不满。

    陛下这般优秀、咳,虽然嘴欠任性又太熊,但好歹要貌有貌,要权势有权势,后宫还空无一人,这么好的条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皇夫却一副恨不得离陛下远远的,完全看不到陛下的好,这也太瞎了吧。

    莫瑾年在心里替陛下不平,容娴微微一顿,目光直直刺向莫瑾年。

    莫瑾年一僵:怎、怎么了?

    容娴目光一眯,警惕中带着冷意道:“同舟是朕的,你派人去他那里想作甚?”

    那话语里明显的宣誓主权和隐隐的威胁毫不掩饰。

    “……”莫瑾年嘴角一抽:“我并没有恋慕皇夫。”

    这‘恋慕’二字直接戳中了容娴纤细敏感的神经,她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神色阴沉的看着莫瑾年,好似看情敌一样:“同舟只会是朕的,他不会接受你的恋慕,你死心吧。”

    “……”

    莫瑾年脸皮抽搐了起来,陛下这坑爹的逻辑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太尉和叶相到底教了陛下些什么!

    白太尉和叶相:这锅我不背谢谢!

    莫瑾年木着脸强调道:“陛下,皇夫殿下也许是很好,但我真不喜欢,我喜欢女子。”

    容娴气定神闲的威胁道:“同舟那么好,你居然敢不喜欢他。”

    莫瑾年、莫瑾年只觉得有这么个蛇精病的陛下糟心的很。

    他捏了捏手里的折扇,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会忍不住想要犯上了。

    为了防止惨剧发生,莫瑾年强行转移话题道:“陛下,山海道场的人来了后,我们要与他们联手吗?”

    本来山海道场的人与朝廷也算是盟友,遇到五行秘境这种各大势力都想要的东西联手最好。

    可朝廷与山海道场的塑料友情崩了。

    几年前陛下来了中千界后,先是杀了山海道场的人,接着山海道场的长老又对陛下下杀手,然后先帝又朝着山海道场出剑,这也间接造成了先帝本就岌岌可危的寿生直接消耗殆尽。

    如今朝廷与山海道场也不来往了。

    北赵与朝廷打仗之时,山海道场也冷眼旁观。

    容娴显然对内情很清楚,她嗤笑一声,绵里藏针道:“紫云道场倒是与北赵朝廷好的很,结果呢,战场上还不是没见到紫云道场的人帮忙。”

    她沉吟片刻,假惺惺的感慨道:“许是那两个势力关系太好,赵皇舍不得见紫云道场的人在战场上丧命吧。”

    她扯了扯袖子虚掩着半边脸,假装自己感动的不能自已,以一种浮夸的戏剧化的咏叹腔调道:“原来人间自有真情在,朕又相信人与人之间有信任的存在了。”

    莫瑾年表情空白的看着陛下她神情欢快的唱念做打,面上平静无波,心底简直是曰了狗了。

    他简直想拎起陛下的衣领狠狠晃晃她,皮一下很开心吗?!

    不等他多想,便见到陛下放下衣袖,直直的朝着他看过来。

    莫瑾年神情一滞,潋滟的桃花眼里满是不解:“陛下有何吩咐?”这么看着他作甚?

    容娴垂下眼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觉得莫瑾年白长了一张聪明人的脸,其实是个榆木疙瘩,都不知道配合配合她。

    “莫先生,你为何还在这里?”容娴语气嫌弃道。

    半点不会揣测上意还留在这里作甚!

    真可谓是将#翻脸如翻书#贯彻到底了。

    莫瑾年一懵,好端端的陛下怎么生气了,这脾气是跟着天气长的吗?

    “那臣走了?”莫瑾年试探的问道。

    容娴半点不知客气是何物,语气寡淡如白水道:“朕没想着留你,也没想着送你,你直接走就是,不用特意跟朕打招呼。”

    莫瑾年、莫瑾年脸一黑,转身就走,连告辞的话都憋在肚子里不说了,他怕再多说一句会忍不住犯上!

    目送莫瑾年甩袖而去,容娴在心底又一次感慨道:朕真是个宽容大度的皇帝啊。

    房间内只剩下容娴一人,她想到五行秘境开启在即,许多大能纷纷出山,她这点儿修为显然不够,看来只能抓紧时间修炼了。

    容娴打定了主意后,周身气息愉快极了。

    嘛,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想养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