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逆旅(4)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是房间内的人还是房间外的人都万分警惕着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容粽子,唯恐她忽然暴起,用不为人知的技能来搞破坏。

    容粽子挑眉,感叹道:“睡得久了,身体都有些僵了,来个人扶我出去。”

    房间一片死寂,没有一人出声,众人还不着痕迹的朝后退了退,被吓的脸色惨白。

    见没人搭理她,容粽子一个人唱独角戏有些不高兴了。

    她施施然的威胁道:“知道上一个这么对我的人怎么死的吗?”

    众人小腿有些哆嗦,他们一点儿都不想知道。

    单从金箔上记载的事迹上来说,这位主弄死了一个三千人的村子,他们这些人可能还不够送菜的。

    几人你挨我挤的,将那位文弱青年挤出来了。

    青年刚想退后两步,就对上容粽子那双漆黑的眸子。

    青年顿时吓得就跟打摆子似的,却还强迫着自己走过去。

    那同手同脚的模样实在太搞笑了,但也有碍观瞻。

    容娴的手轻轻搭在棺材上,漫不经心道:“怎么?我很可怕吗?”

    于老先生紧握着胸膛的十字架,殷勤的摇头说:“不不不,您这么漂亮,一点儿都不可怕。”

    容娴深深的看了眼这能屈能伸的老头,沉默片刻,装模作样道:“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敢调戏我,一把年纪居然还这般孟浪。”

    于老先生:“……”

    其他人:噗!

    莫名腿也不抖了,手也不抽了。

    一句话扭转了过于紧绷的气氛后,容娴慢悠悠的补充道:“上一个敢调戏我的登徒子成了太监。”

    于老先生下意识夹紧了双腿,满是褶子的脸抽了抽。

    社会成这样,肯定是大佬没错了。

    为了不让自己到老了却成为残疾人,他连忙否认道:“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一个老头子对公主只有敬仰之情,绝无孟浪之意。”

    监控背后,一直守着的军方大佬心神微松,从这对话中可以看出这诡异的公主还是神志清明的。

    既然神志清明,就能交流沟通,没什么是沟通解决不了的事情。

    瞧瞧诈尸了的美貌公主,军方大佬指着监控上的特殊兵种,朝着警卫员悄悄道:“他们队长呢?”

    警卫员纠结了下,还是选择出卖了朋友,他严肃着脸道:“报告长官,秦队长去找大蒜去了。”

    军方大佬无语了片刻,立刻下令道:“让他别找了,连桃木剑和黑驴蹄子都没用,大蒜能顶个屁用。让他进去跟那公主谈谈。”

    警卫员震惊道:“长官,美人计都粽子怕是不顶用吧?”

    被看穿了的军方大佬恼羞成怒道:“人死了一回难道连审美都会变吗?简直胡说八道,去去去,立刻让秦队长执行任务。”

    警卫员在心里为兄弟画了一个棺材,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他脸上带着幸灾乐祸,声音洪亮的应道:“是,长官。”

    接到任务的秦队长:“……”天要亡我!

    他近一米九的大高个儿抱着两串大蒜瑟瑟发抖,暗暗琢磨着不知道现在划花了脸还来不来得及。

    军方大佬很负责人的告诉他,来不及了,他唯一能干的就是凭着他的盛世美颜折服了大粽子。

    秦队长:!!

    秦队长站在房门口有些腿软,第一次觉得他妈将他生的太好是在坑他呢。

    房间里的于老先生收到大佬的命令,拔腿就朝着门口跑去,那速度就跟个运动健将似的,半点都看不出是个老年人。

    ‘咔擦’一声,房门打开。

    容粽子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口脖子上挂着两串大蒜的秦队长,以及他身后恨不得拔腿就跑的特殊士兵。

    秦队长狠狠瞪了眼于老先生,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心中暗骂上司的不靠谱。

    “昊儿。”容粽子见到秦队长后,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秦队长一愣,这大粽子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还、还叫的这么亲密。

    监控外的军方大佬脸色微变,下令道:“秦昊,弄清楚这粽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秦队长脸色有些臭,他攥紧了大蒜,忍住心中那莫名想要逃跑的**,声音低沉道:“你除了知道我的名字外,还知道什么?”

    容粽子没有急着回应,她目光转了一转后,悲哀的发现确实没有人过来扶她,便只能自个儿从棺材里慢吞吞的爬了出来。

    见她从棺材里出来,房间里的人都惶恐了起来。

    这大粽子躺了三百年,刚刚苏醒不久就能自由行动,这太惊世骇俗了。

    然后,他们就见容粽子眼神亮晶晶的看向秦队长,一拍手,十分欢喜的模样道:“我还知道你是我儿子啊。”

    真是好生振聋发聩!

    众人:!!!

    秦队长:!!

    容粽子笑靥如花,好似半点都不知道自己扔下的话将众人给震惊的头晕眼花。

    她语气亲昵喜悦道:“昊儿长高了,也结实了。见到昊儿健康喜乐,为娘心中甚是欢喜。”

    这话出口,让于老先生也忍不住朝着秦昊看去。

    莫非这秦队长其实也是个几百年的大粽子?

    看出他在想什么秦队长脸色发黑,他也顾不上那莫名想要逃跑的冲动,反驳道:“公主可能不知,如今距离您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三百年,我不可能是您儿子。”

    他爸妈是谁他还能不知道吗?他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没毛病。

    容粽子叹了口气,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昊儿是在怪我丢下了你三百年吗?”

    秦队长翻了个白眼,带着一丝痞气道:“根据史料上记载,您死的时候才十几岁,连嫁人都没有,哪儿来我这么大一儿子。”

    容娴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举手投足间尽是雍容华贵。

    她眉目恬淡,看着秦昊时一脸温柔宠溺,好声好气的安抚道:“昊儿不用委屈,就算我没有嫁人,你还是我儿子,不用担心我不认你。”

    秦队长无言以对,对牛弹琴也不过如此吧。

    就在他还要反驳时,耳朵里隐藏的耳机传来了上司那不要脸的话:“她很可能认错人了,错有错着,你先安抚好她。”

    顿了顿,军方大佬苦口婆心道:“她若得知自个儿没儿子了,发疯了怎么办?秦队长,这么多人的性命都在你手上了,你委屈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