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逆旅(7)
    ,精彩小说免费!

    薛凉被颜重锦故意诱导爱上了她,然后被她狠心给甩了。

    用颜重锦的话来说,那就是没什么比全心全意爱上她却被她甩了更能让薛凉痛苦的,她要让薛凉尝尝她求而不得的苦。

    薛凉痛失所爱,悲伤欲绝的参加了一次任务,精神恍惚之下死在了外面。

    左芸更惨,被颜重锦算计的名声都坏了,得了抑郁症出了国,没多久就自杀了。

    这是容粽子第一次接收到世界剧情的,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世界好似除了那三个恋爱脑的家伙就没别人了。

    第二反应就是,果然还是这群小年轻作业太少吗?

    容粽子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她温声细语道:“左芸那孩子可麻烦了。”

    秦队长瞳孔猛地一缩,若是旁人说这话,他一定以为那人是胡说八道,但现在说这话的人是一位睡了几百年的粽子,还是被人用各种阵法和黄符镇压的粽子。

    他连忙问道:“芸芸怎么了?”

    容粽子没有回答,她微微垂眸,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昊。

    秦昊:“……”

    秦昊扭捏了一下,小声道:“妈,芸芸怎么了?”

    已经掉过一次节操,再掉就容易多了。

    秦昊这一声‘妈’听得容粽子眉开眼笑。

    她心花怒放道:“既然你这么乖,我便告诉你吧。”

    她似模似样的掐指一算,说:“左芸的一个好朋友是从十五年后回来的。若相安无事便罢了,但从左芸的面相上看来,那重生回来的女孩儿是想要找左芸的晦气呢。”

    朝着着目瞪口呆的秦昊若无其事道:“现在这些小孩子还真是不得了了。”

    就拿颜重锦来说吧,她家完全比不上薛家的权势,薛凉要是不喜欢她,绝对不需要委屈自己娶了她。

    对于左芸,薛凉是真当亲妹妹看的,但颜重锦偏生疑心疑鬼受不了。

    这也跟颜重锦成绩不好内心自卑有关,总觉得薛凉不会喜欢她,或者说薛凉喜欢上谁都不会喜欢她。

    也不知这奇葩的想法从何而来。

    自个儿生活一团糟,重生回来一次弄得更糟。

    秦昊傻眼了半晌后,才回过神来,喃喃道:“不得了的其实是您才对。”

    容粽子半点不谦虚的接受了秦昊的恭维,欢喜的说:“昊儿终于意识到为娘的厉害了吧,想不想学?”

    秦昊眼睛一亮,瞬间将刚才的问题抛之脑后,迫切道:“可以学?”

    容粽子点点头,理所当然道:“你是我儿子,当然可以学啊。”

    秦昊不大懂这句话是表面意思还是指的血脉遗传。

    他迟疑了下,问:“我需要多久才能学会?”

    容粽子又是掐指一算,说:“不多,五十年即可。”

    秦昊:呵呵。

    他也没心情买书了,回去的路上都紧皱着眉头,好似在纠结着什么。

    容粽子与他回到军区的家里后,似笑非笑的问:“你在想那个重新回来的孩子是谁?你在担心左凯一家会受到伤害?”

    秦昊也没有隐瞒,他坐在容粽子对面的沙发上,无比认真道:“是,您能告诉我吗?”

    容粽子弯弯唇,十分好说话道:“当然可以,那孩子叫颜重锦,有没有觉得这姓很熟悉?”

    秦昊虎躯一震,颜重锦?

    这何止是熟悉!

    那是他副官的女儿。

    秦昊顿时就烦躁了起来,觉得这事儿不太好处理。

    先不说颜重锦的背景了,就是她此时才十一岁的年纪就容不得他干出什么。

    见他烦恼的模样,容粽子实在有些看不上了。

    她放松的靠在沙发上,语调慵懒道:“这事儿不是很好办吗?那孩子是从十五年后来的,换个方向思考一下。”

    她意味深长的说:“拥有了她,我们国家就比别国先进了十五年。唔,前提是她对未来十五年的东西都清清楚楚。”

    不过指望颜重锦那恋爱脑,恐怕有些悬啊。

    但也无妨,知道多少是多久,大家生长在红旗下,总要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的。

    秦昊猛地站起身,大笑道:“妈,你说的对。只要颜重锦配合国家建设,一切都不是问题。”

    容粽子此时却没心情却调侃秦昊那顺口的称呼,她微微垂头,单手撑着侧脸,掩饰了自己略抽搐的嘴角。

    容粽子觉得大太子有毒,不然她怎么也开始想着为国家建设而努力呢。

    这明明不是她的国,也没有她的家。

    她的目光看向大太子,踌躇了下,在心里感慨道:好吧,大太子在这儿,这里勉勉强强算是她的家吧。

    目送秦昊欢天喜地的离开,容粽子微微扬眉,大太子好像忘记他的任务是什么了。

    将任务目标扔在家里,也不怕出事。

    容娴站起身走到明亮的玻璃窗前,轻轻笑了起来。

    自今日起,颜重锦是没办法搞事了。

    重生就算不为国家添砖加瓦,也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啊,利用感情和阴谋搞小伙伴儿这就有些幼稚了。

    她‘啧’了一声,假惺惺的叹息道:“这个年轻的世界啊。”

    可惜了容粽子此时还不知晓,秦昊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知国家,反而是悄悄派人解除颜重锦,不着痕迹的诱导着她将未来的事情说出来。

    秦昊也默默的掐指一算,觉得自己要是得知未来十五年的走势,下一届选举顶替那位未来主席就手到擒来了。

    他对那个位置可谓是心水已久,能走捷径登上那个位置再好不过。

    可怜了秦昊此时还不清楚,当他从‘先知’颜重锦口中得未来十五年内都没有一位秦大大的主席时,那仿若雷劈的表情多么逗乐。

    此时秦昊又在琢磨着,自大粽子出现后,又来了一位重生的。

    这世界不科学,他总觉得安全没什么保证。

    秦昊若有所思,也许他确实该好好讨好那位公主妈了。

    好在容粽子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怕是打死他都是轻的。

    而军区房间内,并不知道自己助攻了一次的容粽子还在志得意满的夸奖着自己也是个三好公民。

    她以一种夸张华丽的咏叹腔调道:“我原来三观这么正,随手撒出去的也是正能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