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逆旅(10)
    ,精彩小说免费!

    自从秦昊得知容粽子要回自己那个黑漆漆又破旧又阴森的古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变着法儿的带容粽子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告诉她这个世界有多美好,多么鲜活,跟那个死寂的世界完全不同。

    又一次被秦昊拉着来k歌的容粽子终于耷拉下脸来,慢条斯理道:“你别以为一直讨好我,就能让我松口帮你当上主席。”

    秦昊差点没翻白眼,他此时是真心希望容粽子好来着,也不知是不是多叫了那几声妈,他对容粽子总有种特别的在乎,好似这人真是他妈似的。

    秦昊一抹脸,艰难的说:“您想多了,我只是想带您出来玩儿。”

    见容粽子满脸不信,他顿了顿,无奈道:“当然,那只是顺带的,我主要是不想您回那阴森森的古墓里。”

    他只要一想到这鲜活又气人的人落寞的躺会那个死寂的世界,就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好似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儿地方消失不见一样,难受的紧。

    容粽子眯了眯眼,看上去更戒备了:“你是不是想我留下来,然后好继承我的遗产?”

    秦昊:“……”这神逻辑,他连吐槽都不知道怎么吐起。

    秦昊心底升起一股熟悉的无力感,觉得三百年前容粽子被人打死了也好,早早死了也省的在外面祸害别人。

    容粽子见他没有第一时间搭话,顿时拔高了声音:“你居然还默认了?”

    她一脸痛心疾首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我虽是母子,但没道理你都这把年纪了,当妈的还要继续养你。”

    秦昊:!!

    请不要说的这么惹人误会好么,他今年也才二十七,莫要说的他好像已经七十二了一样。

    不等他反驳,容粽子循循善诱道:“你们现在的人不是整天叫嚷着独立吗?你完全可以独立出去,不管是精神独立还是家庭独立,亦或者是经济独立都行,我完全不会反对。”

    她昂起头,带着小骄傲的说:“你们这个时代的人常说#爱他就放他自由#,你瞧瞧我多开明啊,完全放手随你浪,你还不知足。”

    她脸上有些小嫌弃,口中颇为感慨道:“整天眼巴巴的惦记着我那点儿陪葬品是没什么大出息的。儿砸,你要放眼未来啊。”

    秦昊:呵呵。

    秦昊一抹脸,换上了一副诚心诚意的表情,说道:“您考虑的很周全,说的也很有道理。我现在便决定放眼未来,要有大出息。妈,你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容粽子很机智的堵他道:“除了造反,其他的我都支持。”

    秦昊很是懂得钻漏洞道:“下届选举还有一年,我早已经在准备了,到时候各方势力自己选择我,那我就是#顺应民意#,算不得造反。”

    容粽子点点头,理直气壮的自打脸说道:“只要你想要当主席,那就别指望我会支持你。”

    秦昊:说好的都支持我呢,你驴我。

    然而不管秦昊怎么怨愤都没用,最终解释权在容粽子手里呢。

    两人这场牛头不对马嘴的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秦昊觉得容粽子逻辑死,容粽子觉得秦昊#不择手段#。

    直到回到军区大院,容粽子还百思不得其解,这大太子怎么每一世都是黑芝麻馅儿的,明明还是剑帝的时候光明磊落,不服就干的,如今都会耍手段了!

    她深深叹了口气,似模似样的感慨道:“时光容易把人抛,绿了芭蕉,红了樱桃。”

    她微微侧头看向衣柜一侧,微微扬眉道:“不速之客。”

    话音落下,一层拐角处走出来一位持枪的壮汉,壮汉那体格一看便让人很有压力。

    容粽子迟疑了片刻,直接选择出卖儿子,说:“秦昊不在家,他去上岗了,等下午六点会回来。”

    说着还顺道将秦昊回来的路线都给唠叨了一遍,唠叨完后,她的神情一顿,眨眨眼问:“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怎么还不走?”

    壮汉眼角一抽,轻轻拍了两下手,从窗外又爬进来两女一男。

    容粽子惊讶道:“这可是五层楼,三位难道是蜘蛛侠?”

    几人:“……”神他妈蜘蛛侠。

    壮汉拿枪指着容粽子的脑袋,说:“少废话,跟我们走。”

    其他几人也纷纷拿出枪,盯着容粽子的神色没有半点放松,连身体都绷得紧紧的。

    容粽子往后退了半步,一派光风霁月的姿态,严肃端方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你们这就有些讨人嫌了。”

    她扬手一挥,房门和窗户顿时关的紧紧的。

    这诡异的一幕让壮汉四人惊呆了,好在他们很快想起了面前这‘人’的身份,这才咽了咽口水,勉强的压下心中的惊悸,只是握着枪的手有些抖。

    “站稳。”容粽子拍了拍衣袖,好似教导主任一样的威严将人吓得直哆嗦。

    左边的圆脸女子手一抖,消音手枪发出一声闷响。

    不等圆脸女子懊悔自己的不小心,便见容粽子脚步好似不经意的一个挪动,完美的避过了子弹。

    然后,他们便听到容粽子冷淡道:“放下枪。”

    几人下意识的便将枪给扔在了地上。

    四人:“……”这他娘的可真是邪门儿了。

    容粽子目光凌厉的扫过四人,指着一旁的沙发让他们排排坐好,看着他们双手规矩的放在膝上,脊背挺得笔直笔直的,神色这才和缓了一些。

    她手里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木尺,温柔的脸严肃下来好似班主任一样,眉眼间尽是威严,看得四人心中咯噔一跳,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接着,他们便听到任务不慎满意的说道:“今日我便教教你们,何为礼。”

    壮汉想要开口说什么,便见容粽子拿着木尺一板一眼开口了:“首先,你们必须行得正坐得端,礼分为大礼和小礼。大到国与国之间外交,小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孔子曰:不知礼,无以立也。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不知道礼仪,就不能立身处世。”

    她抿了抿唇,目光极力不赞成的看着四人,那不悦的表情简直让人心肝颤抖。

    她说:“你们擅闯他人居所,用武器恶意威胁主人,这种行为是很无礼的。《礼记》上曾经说过,言有物,行有格。也说过谨于言而慎于行。瞧瞧你们的行为,实乃小人行为。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们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起,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