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逆旅(13)
    ,精彩小说免费!

    容粽子不紧不慢的站起身,走到了试验台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副院长,眉眼弯弯,笑容无害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我希望您以后能明白。这次就罢了,若还有下次,躺在这里的,就不会是您了。”

    副院长清楚这人话里的意思,若他还敢胆大包天的打她主意,那她就会对他的家人动手。

    副院长艰难道:“祸不及妻儿,公主不觉得自己过分了?”

    容粽子轻笑一声,戏谑道:“那句话不过是弱者对强者的祈求,却偏偏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义正言辞,真是可笑。”

    若真有能耐护着家人,便不会说出那句话来,即便是说出来,那也只是强者对弱者的怜悯罢了。

    信这话的都是傻瓜。

    当副院长缓过来时,实验室里已经空无一人。

    他忍着浑身剧痛,从试验台上滚了下来。

    他动作缓慢僵硬的爬到了手机钱,按下了好友的电话,只说了一句求救便晕了过去。

    当副院长被好友送到了医院后,他第一时间查看了好友坐在房间的监控,却发现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

    只见副院长做完实验后,突然诡异的焦躁了起来,然后脸上带着惶恐的查询监控。

    可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他直接拿出手机要给他打电话,却在下一刻僵硬着脸自己按掉了。

    紧接着,他好似跟什么人在说话,说完后神情悲愤恐惧的走向试验台……

    好友将监控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当他正准备关掉画面上,电脑上的画面一闪,一道身穿宫装华服的女子占据了整个屏幕,在她背后是朦胧的江南烟雨,整个场景看起来美丽的如同山水画。

    这时,那女子漫不经心的颔首一礼,嘴角噙着一丝柔软的笑意,说道:“我不喜欢有人打我的主意。安上尉,副院长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想,您定会理解一位生命受到威胁的弱女子的恐惧,是吗?”

    安上尉沉默了片刻,很是识时务的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容粽子得到想要的答案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装模作样道:“愿神保佑你,善良的先生。”

    电脑再次一闪,又重新回到了监控的场景。

    后面的事情容粽子没有再关心,她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军区。

    第二天一早,容粽子看着打理好自己准备离开的秦昊,微微垂下眼帘,说:“昊儿,你要跟我一走吗?”

    秦昊动作一滞:“什、什么意思?”

    大粽子终于忍不住要向他动手吗?

    容粽子指尖闪烁着一抹紫气,轻轻在秦昊脑袋上一点。

    好似刹那间斗转星移,一袭白袍神色冷峻的青年站在容粽子对面,神色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您所来为何?”大太子语气凌厉的询问道。

    接收了这缕意识的记忆后,大太子想到那一声声‘妈’,莫名有种羞耻之感。

    容粽子双手抄进袖中,悠悠然道:“昊儿要跟母皇回去吗?朕这次特意前来找你,是想要告诉你——”

    她习惯性的卖了个关子,见大太子的目光冷飕飕的看向她,这才说道:“朕已经为你找好了奶娘。”

    大太子:“……”

    皇帝陛下硬生生从中千界追到小世界,将他的神魂唤醒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他,她给他找了个奶娘?!

    这无疑是再次提醒了他一个惨痛的事实,他还是一个需要吃奶的婴儿。

    大太子的心态又崩了!

    他宁愿在小世界晃悠,也不愿回去。

    多说无用,大太子直接拔出剑就朝着皇帝陛下刺去。

    皇帝陛下:“……不孝子!”

    她拂袖一挥,大太子的主神魂陷入沉睡,光华一转,容粽子重新回到了房间。

    她抬头看向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秦昊,轻叹了口气,好脾气道:“不愿意便罢了。”

    秦昊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容粽子打断了。

    她不紧不慢道:“让那些人将我的陪葬品和青铜棺送回墓室,我要离开了。”

    秦昊大惊失色:“您为何忽然想要离开?”之前不是还好好地吗?

    容粽子深深看了他一眼,说:“因为我苏醒过来想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处理了。”

    秦昊:“……那您回去之后,还会再次苏醒吗?”

    容粽子兴味的看了他一眼,觉得大太子本人都没有这缕意识诚实,这深藏的依赖和信任明显连秦昊本人都没有发现。

    她假惺惺的在心中感慨着:看来大太子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呢。

    她摇摇头说:“若无意外,我不会再醒过来了。”

    秦昊: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活着不好吗?

    但容粽子的意志显然不以他为转移,在秦昊的不舍和安上尉等人的迫不及待下,公主墓以最快的速度重修修缮了一遍,里面的东西也都送了回去。

    于老先生恋恋不舍的看着一件又一件古墓被送进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只觉得心脏抽抽的疼痛。

    他皱着眉唠叨道:“你说公主要那些陪葬品作甚,这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武逆低头看着罗盘,头也不抬道:“公主就是不要,也轮不到给你。”

    于老先生:扎心了啊。

    他环顾四周,看着周围好几队军队,疑惑道:“他们来做什么?”

    实习学徒开口道:“教授,我听说他们是主要是负责周围人的安危,还有封死这座古墓的。”

    就在这时,容粽子在秦昊的陪同下,撑着油纸伞走了过来。

    她穿着刚刚苏醒过来时穿的宫装,精美的头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她朝着于老先生等人弯弯唇,说:“多谢你们将我挖出来,让我见识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于老先生等人:“……”光怪陆离?这怕不是褒义词吧。

    容粽子没有再看他们,微微侧头看着身边的青年,笑容依旧平和,看不出半点不舍,这没心没肺的模样让秦昊有些恼怒。

    “昊儿,我走了,你记得年年给我上香。”她吩咐了一声后,便洒脱的转身离开。

    步伐轻松的走进了公主墓,坟墓的断龙石落下,隔绝了两个世界。

    她随手布下了一道阵法,防止再次有盗墓贼光顾,这才没有半点迟疑的绕过了所有的机关,走到了主墓室内。

    青铜棺已经摆放好,跟以前并无察觉。

    她站在铁影的陶俑人像前,沉默了片刻,叹息道:“三百载时光,真是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她转身走到青铜棺前,推开棺盖躺了进去,又在里面将棺盖缓缓合上。

    这是生者的世界,而她在这个世界已经死了,不能久留坏了规则。

    至于薛凉或者颜重锦,那些人在她的干涉也自有自己的缘法。

    神说:望死者安息,望生者珍重。

    不管是她还是苍生,在这世间都只是个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的过客罢了。

    天地一逆旅,同是过路人。

    也唯有天地,亘古流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