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子孙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意识回归的时候,依旧单手托腮坐在房间内。

    她朝着椅子后一躺,检查着自己的修为。

    这次去小世界时间太短,因为她的宿体早已经死了三百多年,在三百年后完全就是个黑户,一旦她多做什么,很容易被天道盯上,所以她才在找到了大太子了却了心事后迅速遁了。

    不过她的修为居然也增长了?

    容娴神色有些讶异,周身气息圆润绵长,已然达到了天仙三重初期了。

    而神魂力量也突破达到了天仙八重中阶。

    她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还拖长音调慢吞吞道:“想必某些人一定会很惊喜。”

    ‘某些人’此时确实很‘惊喜’,值日星执笔僵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傅羽凰大杀四方,只觉得心里突突地跳。

    他翻了翻之前的记录,傅羽凰在三年前还只是地仙级别的修士,这不过三年的时间居然已经跨越一个大境界到达天仙了。

    他只要一想其他修士在一个境界上一卡就是上百年,便觉得他人时间都喂了狗。

    不过这傅羽凰的修为是不是提升的太过离谱了?

    他低头若有所思,或者是剑帝留下了什么给她,毕竟她是剑帝唯一的剑道传人,连煦帝都没有继承其修为上的衣钵。

    值日星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容娴的落脚之处,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煦帝陛下当年仅仅二十四岁便惊艳了人榜,却不曾想只是昙花一现。

    此时,昙花一现的煦帝陛下目光看向门外,慢吞吞道:“门外是碧云吧,进来。”

    碧云袅袅走来,一举一动皆是千娇百媚。

    “陛下。”碧云行礼道。

    她微微低头掩去了眼底的情绪,她在门外根本就不漏分毫气息,可陛下居然发现她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但她却不敢多问,唯恐触怒了陛下,毕竟外界所有人都知道陛下是一个凡人。

    容娴对她的所思所想似乎毫无察觉,她好脾气道:“何事?”

    碧云犹豫了下,还是直说道:“五行秘境开启,陛下能否带上属下?”

    容娴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道:“当然要带你,你的实力不弱,想必在众人围攻下拼死也能为朕杀出一条血路来。”

    碧云神情扭曲了片刻,神色纠结不已。

    也不知是纠结陛下如此看重,还是吐槽陛下拿她当炮灰。

    碧云低垂下脑袋,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咬牙切齿道:“属下愿为陛下效死。”

    容娴点点头,说:“那你下去去准备吧。”

    眼看碧云要走,容娴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说:“对了,给朕多带几套衣服,朕怕在秘境中打架弄破了衣服雅观。”

    碧云嘴角抽搐了起来,合着陛下让她去准备是为了自己。

    她脸色发黑的转身离开,刚才差点表错情,这让她心里陷入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中,好在让她安慰的是,别人都不知情。

    容娴笑眯眯的目送碧云离开,也没有出去行医添乱。

    唔,她被太尉给看住了。

    白太尉很认真的表示,外面如今龙蛇混杂,陛下千金贵体,还是别出去浪了。

    容娴遗憾的咂咂嘴,还是乖乖的守在房间看书,看上去更乖了有没有。

    比起其他几位帝王,还是自家的陛下最好。

    白师在心里暗暗夸赞,却下意识忽略了自家陛下那坑爹手段和气死人不偿命的逻辑。

    随着时间的流逝,各大势力的人都齐聚紫郡。

    因五行秘境的存在,紫郡的上空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人见之忘俗。

    闲暇时,容娴站在窗前望着外面,耳边是人声鼎沸,感知里是一道道引而不发的强横气息。

    她微微垂下眼帘,面无表情的模样显得有些冷漠了。

    她暗自琢磨着,来了这么多强者,没道理不利用一下削弱赵国的实力,到时候可以让她攻打的更顺利一些。

    容娴脑中上百种算计闪过,却都一一作罢。

    如今各大势力都在这里,目光也都盯着其他势力的人,她的小动作一旦被发现,那可就丢打脸了。

    容娴想了想,决定忍下去,等从秘境出来再说。

    她嘴角的弧度意味深长,毕竟来日方长啊。

    但生活不会一直平静下去,当天晚上,有人大逆不道的想要溜进容娴的房间,直接被守护的莫瑾年给拎着衣领抓住了。

    他随手将来人扔到了地上,担忧的看向坐在软塌上的陛下,问:“陛下,您可受惊了?”

    容娴看着被当场抓住的不速之客,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受惊倒是没有。”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缩头缩脑的某人,说:“只是某些人胆大包天的出乎朕的意料了。”

    某人轻咳一声,站起身行了一礼,讪讪道:“诸葛家诸葛既明参见煦帝陛下。”

    容娴将他一身黑衣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好整以暇的询问道:“先生跋山涉水,经历艰难险阻,如今终于见到了朕,心中是否欢喜?”

    诸葛既明嘴角一抽,硬着头皮道:“能得见煦帝陛下龙颜,在下心中确实欢喜。”

    容娴强压着嘴角要翘起来的弧度,眼里含着几分小得意道:“朕就知道你心悦朕,不然为何非要千方百计见朕。你身上没有恶意也没有杀气,不是杀朕的。你眉宇间更没有难以解决的忧愁,所以也不是来求助的。”

    她停顿了下,以咏叹的腔调道:“唯一能解释你行为的理由,便是你喜欢朕。”

    诸葛既明:“……”不,他没有,他不是,他是冤枉的。

    他仰头看着帝王眉角眼梢尽是浑然天成的愉悦,踟蹰了一下,想着他若是真解释清楚自己对煦帝没有非分之想,会不会直接被打死?

    诸葛既明用了一瞬间就下了决定,罢了,成为煦帝的爱慕者也好,起码在煦帝的眼里是自己人,他不仅不用害怕煦帝会弄死他,还应该高兴借此机会搭上了煦帝这条线,以后再也不用害怕惹恼了魔主被掐死了。

    他可是有护身符的人呢。

    容.护身符.娴一脸兴味的看着诸葛既明陷入美好的幻想不能自拔,将他的情绪尽数收入眼底后,漫不经心的泼冷水道:“朕不与先生说笑了,先生现在可否告知朕,你来此所谓何事?”

    她轻轻摩擦着怀里的医书,笑容温暖和煦:“想好了再说,若你敷衍了事……”

    她侧头朝着一直守护的莫瑾年吩咐道:“送他去轮回吧。”

    莫瑾年一脸严肃的应道:“诺。”

    被吓得一个激灵的诸葛既明不敢置信的看向容娴,这才意识到煦帝刚才是故意逗他的。

    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煦帝陛下给涮了,而且他还没有发现半点不对劲。

    好演技啊。

    随即,他神色又微妙了起来,他没想到煦帝竟然是这种#翻脸如翻书#的人。

    见莫瑾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诸葛既明也不敢有半点侥幸,只能苦着脸回应道:“在下前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魔主夫人是何种模样,一时冲动之下,这才跑了来。”

    他深深一礼,说:“若给陛下造成了困扰,还请陛下宽恕了既明这次吧。”

    容娴垂眸看向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让诸葛既明有些忐忑。

    接着,他便听到煦帝陛下语调平缓道:“朕不能宽恕。”

    诸葛既明:“……”说好的给世家面子呢?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个铁血无情的家伙。

    容娴神色十分认真,目光也恳切道:“朕宽恕了你这次,便会有下次,下下次,更甚者#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朕不想处于随时会被人闯入房间的窘境。”

    诸葛既明:!!

    神他妈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他们诸葛家才不会干出这种离谱又丢人的事儿好吗?

    但形势比人强,尽管诸葛既明有一肚子的反驳想要说出口,在对上那双平静无波、神秘莫测的眸子时,愣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憋了半晌只憋出一句话来:“在下没有成家,并无子子孙孙。”

    容娴了然的点头,一脸意料之中的问道:“你是来求亲的?还是来抢太子的?”

    诸葛既明:??

    容娴一脸高深莫测道:“不必掩饰了,你刚用那么委屈又期冀的语气告诉朕,你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不是想要求亲就是想要抢朕的太子。”

    她停顿了下,义正言辞的下着定论道:“嫉妒使你丑陋。”

    诸葛既明的表情顿时就狰狞了起来,他只觉得一口气被噎在喉咙,不上不下无力极了。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火气,道:“在下确实只是好奇陛下的脾性,没有别的想法。既然陛下已经抓住我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容娴不满的皱起眉头,说:“你已经被我抓了,要杀要剐当然是看我高兴。你这么义正言辞的又强调一遍,是想要突出你的悲壮吗?”

    刚觉得自己威风了一下的诸葛既明:“……”陛下超凶。

    他当场就怂了!

    容娴也不再搭理他,朝着莫瑾年吩咐道:“封了修为,打三十鞭。”

    那可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用一种凶兽的筋做成的长鞭,主要是用来刑讯的。

    她对着诸葛既明道:“受了那三十鞭,此事便就此揭过。或者你直接离开,朕会派人去诸葛家找人替你受刑。”

    “不。”诸葛既明脸色苍白道:“我愿意受刑。”

    这事儿无论如何也不能闹到诸葛家,他不能连累诸葛家。

    诸葛既明此时极为后悔,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非要来瞧瞧敢威胁魔主的英雄好汉,这才犯了错,早知道他又何必跑来这一趟呢。

    等五行秘境开启,煦帝自然而然就会出现,他当时脑子犯了混,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偏偏在重兵把守下非要闯进去,真是不自量力啊。

    诸葛既明苦笑一声,朝着容娴弯弯身子,神色认真道:“是我的错,这鞭刑在下愧领了。”

    目送诸葛既明和莫瑾年离开,容娴眯了眯眼,看向房间的一角,没好气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见暗处的人没有动,容娴无奈道:“叶相没来。”

    这句话比任何劝说都有用,只见叶清风脚步一跨,一身儒袍风度翩翩的走了出来。

    “陛下。”叶清风开口唤道,声音温润如玉。

    容娴点点头,认真道:“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叶清风笑道:“还好,能帮到您,清风心中甚是荣幸。”

    他迟疑了下,询问道:“陛下,您对傅羽凰是如何看法?”

    容娴沉吟片刻,缓缓道:“朕的小姑子。”

    叶清风被噎了一下,假装没有听到这个令人无力的回答,说:“傅羽凰兄妹二人看起来都不是普通人,臣以《易经》卜算都全然无功。”

    他想了想,认真的建议道:“臣以为,可以在秘境中将威胁铲除。”

    容娴:“……”

    她目光隐晦的瞧着这腹黑的家伙,明明他和傅羽凰相处的很好,心中却咕噜噜的冒坏水。

    这可真是很表里不一了。

    不过现在该纠结的是#头号小弟总想干掉我#。

    “不用了。”容娴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应付了叶清风后,二人也商量了一些秘境内可以实施的计划。

    就在这时,容娴和叶清风明显能察觉到空气中的一道道气息波动。

    这是——“秘境外围的禁止正在解除。”

    同时,紫郡上空猛地一震,本来轻柔温吞的光芒猛地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等那异样散去后,秘境周围笼罩的光芒彻底消失,秘境彻彻底底为众人打开。

    站在原地的容娴目光一凛,喃喃道:“秘境开启。”

    她侧头看向另外几个方向的帝王,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

    “且看这腥风血雨能将谁永远留在这里。”她的语气暗藏着一种说不出锋芒和跃跃欲试,仿佛这个秘境将她心底的凶兽释放了出来一样。

    容娴望着五行秘境,眸中四彩的光芒一闪而过。

    她能感应到被叶清风辛辛苦苦追寻的土灵珠就在其中。

    一旦找到土灵珠,禁令解除,那么五行秘境便是最好的狩猎场。

    容娴目光深邃的望着秘境,嘴角的弧度缓缓的加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