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夺舍
    ,精彩小说免费!

    沈熙的眼里罕见的浮现出一丝怒气,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算计他。更何况,杀了魔主的业力根本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算计他的人其心可诛。

    “我欠了你,在你临死前,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沈熙郑重说道。

    不管业力加身的后果是什么,沈熙现在只能尽力弥补。

    容娴垂眸,隐晦的做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动作后,这才抬头看向沈熙,目光依旧冰寒。

    她一直都这副冷艳的模样,似乎连死亡都不能让她变色。这让沈熙隐隐有些惋惜,这样一个人物居然因为识人不清被人算计致死,可惜、可悲。

    容娴没有理会沈熙的想法,她看着地上为自己生为自己死的属下,情绪没有半分波动,拒绝道:“不必了。”

    既然沈熙愿意欠着她,便一直欠着吧,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白不用,她相信这个承诺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在冷凝月到容娴面前时,容娴双手快速地在胸前结印,将千年修为瞬间封印住,凝结成一个珠子藏了起来,在沈熙诧异的目光下,她轰的一声自爆,死无全尸。

    容娴知道自己的身体受创严重,怎么都活不了,还不如用自爆当障眼法,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不管冷凝月是怎么想的,她都不能让这个叛徒得逞。更重要的是,她想试试能不能借死遁脱离镇压狴犴魔狱的职责。

    刚刚走进的冷凝月被庞大的气势撞飞了出去,五脏六腑均受重创。

    她一把抹去糊在脸上的血迹,脸色十分狰狞:“该死,息心居然敢自爆,也不知道神器是不是也跟着自爆了。”

    明明已经要死了,不趁着还活着将魔道和神器交给她,反而选择自爆,她果真从未信任过自己。

    罢了,只要息心死去,她的仇也算报了。

    而在众人心中已死的容娴在神器灵珠的保护下,得以保全神魂。

    虽有灵珠在,她的神魂短时间内安全无虞,但时间长了会对神魂有碍,必须尽快夺舍。

    她检查了下神魂,待看到神魂深处安然矗立的一块金色令牌时,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连自爆都不能将狴犴魔狱驱逐出去,看来她得再想别的法子了。

    容娴飞出圣山,看了看四个方向,脑中忽然冒出曾经听过的一个传说,犹豫了一下,朝着北方飞去。

    三天后,一处隐蔽的世外桃源内,村子被群山包围,四面的山上常年四季都有小瀑布流下,瀑布边上郁郁葱葱,草木旺盛,蝴蝶翩飞。

    瀑布边上,一身武者打扮的青年男人眉宇微蹙,似乎在为什么事情忧心。

    “族长,那孩子到现在还没醒。”在他身后,头发斑白的老太太忧心忡忡的说。

    郁清也是无奈:“我在村子外发现这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昏迷不醒了,我给她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饿昏了过去,谁知这都过了三天还没醒,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会儿让彩衣再瞧瞧。”老太太说道。

    彩衣是族里的药师,族里谁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去找她看。

    郁清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顿了顿,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对,朝着四周看了看,疑惑的问:“婆婆见到修儿去哪儿了吗?”

    怪不得今儿耳根子这么清净呢,原来是那个小家伙不在。

    老太太慈祥的笑了笑,说:“那小猴儿去你捡的那孩子那儿去了。”

    “这孩子啊。”郁清摇头失笑。

    简陋的房间内,容娴甫一恢复意识,周身的疼痛令她恨不得再次昏过去。

    她能感应到这具身体的排斥力,每一处血肉、每一节骨骼都仿佛蚂蚁在啃噬。强大的灵魂仿佛硬被塞进一个小瓶子里,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痛苦。

    即便有灵珠里面的力量帮助,容娴依旧觉得那种疼痛没有半分减轻,好似无数薄薄的刀片在切割着她的魂魄,让她痛不欲生,又像是有人用一种庞大的不容拒绝的力量缓慢的、一点点的将她浑身的骨骼碾碎。

    可即便如此,她却连手指都控制不了。

    “唔。”似乎过了一百年那么久,容娴用了全身的力量才勉强让自己睁开眼睛。

    她额上满是冷汗,脸色惨白惨白的,当她第一根手指能动时,这彻骨的痛楚才如潮水般褪去。

    她动了动身子,骨骼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像是机器重组一样,从生疏到熟稔。

    尽管刚才受了那么大的罪,但容娴依旧很高兴。

    这场疼痛让她的神魂彻底与身体融合,这具身体以后就是她的了。

    哪怕是修炼,也不怕有神魂与身体不合的隐患了。

    看着神魂中散发着庞大生命力的灵珠,多亏了它自己才能度过夺舍这一关,容娴十分庆幸。

    这时她才有功夫查探周围的环境,记得失去意识前,她感应到北山周围有禁制波动,这股力量十分像传说中的剑帝精血。

    她寻过去后发现山脚下草丛中有一对父女,男人浑身是伤昏迷了过去,不到八岁的女孩儿魂魄离体已经死去。

    她直接钻进女孩儿的身体,灵珠内的生命力让这具身体恢复了些许生机。

    为了没有后顾之忧,她用禁术翻看了男人的记忆后,抹去了他的记忆,勉强调动灵力将他送到了千里之外,没想到刚做完这一切就因为身体的排斥昏了过去。

    但这里是哪里?她被人救了吗?

    这时,她听到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

    侧头看去,只见木窗上冒出来一个小脑袋。

    小孩儿看上去只有八岁的年纪,一双眼睛却好看的紧。

    “咦,小妹妹你醒了啊。”小孩儿从木窗下去,快步跑到门口推开门跑了进来。

    他来到床边用手摸了摸容娴的额头,小大人般的说:“不烧了呢,小妹妹,你还有哪里难受吗?你睡了三天呢,你饿不饿,痛不痛,要什么哥哥帮你拿。”

    一连串的话砸下来让容娴都没空隙回答,小孩儿没听到声音,还以为容娴哪里难受,连忙抓住她的胳膊晃着:“小妹妹,你快说话啊,告诉哥哥你哪里难受了,哥哥去给你……”

    “唔。”因为身体晃动再次出现的巨大痛楚直击大脑,在最放松的时候又来这么一下,让容娴来不及反应又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