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章 郁族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床上刚刚还清醒的小妹妹此时又脸色惨白的闭上了眼睛,郁修手一哆嗦,心里一股后怕涌了上来,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他连忙上前,手里凝聚起一团白色的能量,能量光团很小,也没有彩衣姑姑的明亮。

    光团慢慢的融入到小妹妹的身体里,一下又一下,直到他脱力了小妹妹也没醒。

    郁修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爹说的对,他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练剑练不好,功课做不好,连照顾人都照顾不好。

    郁修红着眼睛哭了一会儿,才想起床上昏迷不醒的人,他擦干眼泪哽咽的说:“小妹妹,我去找彩衣姑姑,她一定能救你的,你等我啊。”

    在他离开不久后,容娴就清醒了过来。

    猝不及防下被那股疼痛攻击她才会失去意识,但她强大的神魂力量也不允许她昏迷太久,且还在不熟悉的地方。

    屋里没有人,容娴立刻闭上眼睛将神识散了出去。

    孩童练剑、大人耕作、家禽鸡飞狗跳、还有那个小孩儿去请药师的声音,直到神魂碰到一处屏障反弹回来,容娴才睁开了眼睛。

    她嘴角勾起浅淡的笑意,看上去十分高兴。

    怎么可能不高兴,她终于找到了剑帝精血的所在位置。

    剑帝乃是一万年前天下公认的第一人,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谁都说不清楚,但只要看到无边大海上空悬浮的圣山便能窥得其冰山一角。

    剑帝带着郁族最杰出的天骄消失前,曾无意间留下了一滴精血,作为剑帝最信任的属下郁家便负责守护精血并等待剑帝回归。

    剑帝多年未有消息,而精血内蕴含的力量和生机十分庞大,知道精血存在的人更是频频骚扰。

    郁氏一族不堪其扰带着精血隐藏了起来,且在自己血脉内下了诅咒,自己后世子孙只能守护而不能私自占有精血,违者将承受噬心之痛。

    他们害怕剑帝遭遇不测,而这滴精血很可能会成为剑帝复生的关键,所以无论多久他们都会等下去。

    多年来,有无数的人在寻找郁氏一族所在地,只为了那滴剑帝精血,可惜最后都铩羽而归。

    剑帝精血就在眼前,容娴自然也不会放过。

    成为魔道至尊后,容娴将权利分给属下,她一直研究郁氏一族所在地,却不得其法,没想到死了一次反而找到了,真是祸兮福所倚啊。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小孩儿着急的催促声:“彩衣姑姑,你快点,快点儿啊。”

    彩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子,跟村里人一样穿着武装劲服,看上去精干而利落。

    她手里提着药箱子,温声说道:“修儿,我刚才都说拎着你走快些,是你自己不同意的,这会儿怎么一个劲儿的催我呢。”

    郁修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说:“我已经长大了嘛,被姑姑拎来拎去的多丢面子。好啦彩衣姑姑,快看看小妹妹。”

    彩衣宠溺的点点他的鼻尖,推开门走了进去,直接对上了躺在床上的女孩儿那双明亮的眼睛,她目光柔和了些,说:“小姑娘,你醒了啊。”

    郁修也惊讶的跑上前,想要伸手碰碰容娴,却害怕和刚才一样让人昏过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姑姑给小妹妹诊脉,口中安慰着:“小妹妹,你别害怕哦,这是彩衣姑姑,有她在,你很快就不难受了。”

    容娴弯了弯嘴角,笑得十分可爱。

    郁氏一族与世隔绝,身上的这股纯善的气息让她十分舒心。

    她只要剑帝精血,只要郁族不给她添麻烦,她也不会给郁族带来麻烦。

    彩衣松开手后,看到郁修着急的模样忍不住一笑,说:“没事儿了,只是营养不良,养两天就好了。”

    郁修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他看了看小妹妹苍白的脸色,犹豫的问:“彩衣姑姑,小妹妹要吃药吗?”

    彩衣想了想,说:“我会开一些固本培元的药,吃两天就行。”

    她看向床上笑容乖巧的女孩儿,忍不住放柔了声音:“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昏倒在我们村子外面?”

    “对哦,我还不知道小妹妹叫什么呢。”郁修有些懊恼的拍拍脑袋,朝着容娴介绍道:“小妹妹,我叫郁修,今年八岁了,你呢?”

    容娴眨了眨眼,秀眉凤眸,却不见半分凌厉气息,反而因为眼里的迷茫太重而显得无辜脆弱:“我好像叫……容娴。”

    “好像?”彩衣目光一凝:“你记不清了?”

    容娴点点头,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格外的让人怜惜:“我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都记不清楚了。”

    彩衣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发现小孩儿后脑有一处肿胀的淤血,似乎是因为撞击所致,这才找到小孩儿失忆的原因。

    她想了想,说:“那你先在这里养病,村里会派人出山找找你的家人,找到后再送你回去。”

    容娴眼里飞快的闪过一道光芒,凤眸却弯成了月牙,神色满是感激的说:“嗯,谢谢……彩衣姑姑。”

    找到家人后送她离开?

    容娴掩去了眼底的讽意,原主记忆中唯一的亲人已经被她解决了,郁氏的人怕是会失望吧。已经来了这里,她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呢,说不得郁修会成为自己留在这里的契机。

    容娴垂眸一笑,安静温顺,让人心底软成了一滩水。

    彩衣忍不住摸摸小孩儿的脑袋,这孩子太乖了,真是让人心疼。

    “修儿,你在这里陪小娴,我去熬药。”彩衣朝着郁修说道。

    郁修连忙点头,挺挺胸膛道:“彩衣姑姑放心,我一定能照顾好小娴的。”

    容娴对‘小娴’这个称呼不置可否,她躺在床上没有动弹,目光落在郁修的身上。

    自从成为魔道尊主后,她的本名已经没人记得了。

    悟心容易息心难,息得心缘到处闲,闲来空寂抚凝月,月在寒溪懒自歇。

    世人皆知息心尊主属下有凝月、寒溪二位尊者,但与冷凝月的高调不同,寒溪尊者从未出现先人前,就连冷凝月都认为这第三尊者是不存在的。

    想到这里,她心底终究能放松了些。

    在自爆前,她做了一个只有她自己与寒溪尊者才能懂得手势,让寒溪带着自己的心腹撤离战场隐匿起来,想来寒溪应该做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