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 回礼
    ,精彩小说免费!

    石桥涧外,圣山昊天仙宗。

    沈熙从占星阁出来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宗主似乎放下了心头重担。”大长老笑眯眯的说。

    宗主进入占星阁时脸色沉重无比,这次出来虽然看上去像是损耗了些许寿元,但却放松了许多。

    三长老仔细打量了下沈熙,乐呵呵的说:“看来确实如此。”

    沈熙也没有瞒着两人,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半个月前我被人算计失手杀了息心尊主,此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因此我用了半个月的功夫以五百年寿元为代价推演,终于得到确切消息,息心尊主并没有陨落。”

    两位长老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宗主,您是说息心尊主还活着?”

    沈熙点点头,既然息心尊主活着,他便不用担心业力加身了,这无疑是让人愉快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去追究当初算计他的人。

    “要派人去抓吗?”大长老问道。

    息心尊主与昊天仙宗所属两个阵营,还差点死在了宗主的手里,若是让息心尊主活着,指不定将来能生出什么事端来呢。

    “不用了。”沈熙直接拒绝了,他看着北方淡漠的说:“由她去吧,她——”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了。

    不再是威胁的息心尊主,最终只能成为天道的傀儡,一生都镇压着狴犴魔狱。

    无心崖,正坐在尊主之位的冷凝月手中灵符闪了闪,她神色倨傲地拿起灵符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差点从那张华丽的椅子上摔了下来。

    息心尊主居然还活着,她怎么能活着!

    自爆她都死不了,看来神器一定存在,且就在她身上了。

    冷凝月整理了下衣着,漂亮的脸蛋有些狰狞:“息心,我能让你死一次,就能让你死两次,我不会让你再回到无心崖的,无心崖只能是我的。”

    她拿出一道灵符,双手结印打出道道法诀后,拂袖一挥,灵符飞入虚空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阿柒,容钰呢?”冷凝月语气阴冷的问。

    一道黑雾落在冷凝月身前,开口说道:“那小子还在后崖守着息心的衣冠冢。”

    “盯紧了他。”冷凝月下令道。

    阿柒点点头,看了看上方的座椅,似乎少了什么,张口便问道:“阿金怎么不见了?”

    冷凝月沉着脸道:“不用管那条畜生,你去盯着容钰。”

    阿柒接到命令消失在大殿中。

    冷凝月紧紧握住拳头,眼里的狠戾一闪而逝。

    息心自爆,即便没死也再不能跟以前相比,魔道现在能依靠的只有容钰,只要容钰在,无心崖便永远不会真正属于她。

    容钰……

    石桥涧内,容娴自能下床后便和彩衣学习辨认草药,算算时间,她在石桥涧已经呆了一个月了。

    门外传来响亮的脚步声,容娴不用回头便知道是郁修来了。

    她习惯性的从彩衣送给她的药箱里拿出药酒,调侃道:“郁修,今天是不是又被族长揍了?”

    郁修一屁股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说:“是啊。我爹也真是的,揍起人来一点儿都不留手,疼死我了。”

    容娴忍不住笑了出来,挽起郁修的衣袖,拿着药酒擦着他身上的淤青,软声说道:“族长肯定留手了,要不然你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啊。”

    郁修嘿嘿一笑,献宝似的从怀里拿出一块儿纯白清透的小石头:“小娴你看,这是我在瀑布下找到的,我找了很多很多石头,就这块儿最好看,送给你。”

    容娴接过石头一瞧,发现这块儿石头上隐隐带着几分剑气,仔细感应了下,顿时眼睛一亮:“这块儿石头真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郁修。”

    这块儿石头竟然是罕见的剑石,由无数剑意形成的胚胎。有了它,自己很快就能确定精血的具体位置,郁修还真是送一个了不得的礼物呢。

    郁修憨憨地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你喜欢就好。”

    擦完药酒后,容娴把玩着手里的石头,说:“郁修,你送给我礼物,我也送你一件礼物,你吃完晚饭来我房间。”

    郁修像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嗯嗯。”

    送走了郁修后,容娴伸手,掌心突兀的出现一块儿蓝色的布料。

    这是她芥子空间的东西,而芥子空间跟她的灵魂绑定,谁都拿不走,即使轮回也会陪着她。

    灵气凝结成针,穿过红色的丝线飞快在布料上绣着什么,不过几个呼吸间,一个小小的荷包便绣好了。

    精致小巧的荷包上是一串红色的好像铃铛一样的花儿,看上去好看极了。

    她想了想,将彩衣的药石拿了出来,把药石切成两半,拿起一旁切药材的刀子飞快的在上面刻着什么。

    时间缓缓地过去,眼看就过了吃饭时间,容娴才将刀子放下。

    而之前的药石此时已经变成了两个栩栩如生的娃娃,一个是容娴,一个是郁修。

    看着这两个大拇指小的娃娃,容娴伸手在上面打下一个繁杂的禁制,嘴角微翘,转身回房。

    他却不知道,此时有一队黑衣蒙面人迅速的朝着石桥涧跑来,每一人周身都冒着凛然的冷气,像是没有理智的杀人工具。

    “首领,这片地方我们已经找了快半个月了,您确定消息准确?”一人闷声问道。

    首领看都不看他,说:“少说话多做事。”

    然后他快步走到不远处站在树下的男人面前,男人一袭黑袍广绣,看上去颇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他忽然睁开眼睛,眼里多了丝喜色。

    是这里,没想到这里就是传说中郁氏一族的所在地,本来凝月尊者传来的消息,让他带人前来追查息心尊主手里的神器顺便将人杀了,没想到他却意外找到了剑帝精血所在之处,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找不到息心尊主和神器,但剑帝精血也不差,说不定在里面还能碰到息心尊主呢。

    这里的禁制虽然强横,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将齐家、风家、卜家的人全部抓来,我要在这里用他们的血开启禁制。我就不信剑帝精血感应到剑帝兄弟一族的气息不会撤去禁制。”传说剑帝消失前最重视的就是他的兄弟了,这几家可都是那些人的直系血脉。

    石桥涧内,郁修敲门的时候容娴已经回来了。

    “小娴,我进来了哦。”郁修说道。

    得到回应后,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小娴,我来了。”

    容娴弯弯嘴角,从衣袖中掏出荷包递给郁修,眉眼皆是愉悦:“这是回礼,送给你。”

    郁修顺着她的手往下,清楚的看见容娴本来空荡荡的手腕上被一根白色的丝线串起来绑住的小珠子,那是他送的小石头。

    想到这里,他傻乎乎的乐开了,连容娴的回礼都没顾得上,直到容娴再三唤他,才回过神来接过了荷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