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 顽童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笑着说道:“郁修,这颗石头这么漂亮,我一定会保护好的。”

    郁修脸一红,下意识捏了捏荷包,意外的发现荷包里居然有东西。

    他在里面掏啊掏的,最后掏出来两个小人儿。

    郁修的眼睛猛地瞪大:“……小、小娴,这是、这是我们吗?”

    这么精致的娃娃,让他爱不释手。

    容娴点点头:“嗯,是我们。”

    她指着郁修模样的小石人说:“这是给你的礼物。”

    又指了指自己模样的小石人,尴尬的摸摸鼻子,说:“我把自己送给你了,你要保护好我知道吗?”

    药石分割开刚好能刻两个娃娃,她下意识给自己也刻了一个,唔,就当哄小孩儿了。

    反正两个娃娃身上都有禁制,不管郁修在哪儿她都能感应到,这禁制也能保护好药石娃娃。

    她做事儿都喜欢留一手,万一她没有得到剑帝精血,身为郁氏一族的少族长,郁修的用处更大。

    郁修不知道容娴的小心思,反而郑重其事的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谁都不能伤害到你。”

    他将两个小人儿小心翼翼的放进荷包,贴身挂好,脸上扬起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小娴,这是你做的吗?”郁修好奇的问。

    容娴腼腆一笑,眼睛眨都不眨的胡扯道:“是我做的,我从醒过来那天就开始做,已经一个月了,本想着过两天你生辰时送给你,没想到今天当成回礼送给你了。”

    郁修嘴角咧的更大:“没事儿没事儿,到了我生辰时,你再送给我礼物,我收双份。”

    说到这里,他又问道:“小娴,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容娴一怔,神色恍然了片刻,摇头说道:“我也不记得了。”

    从她成为魔主以后便在也没有过过生辰,千年过去,她早已经忘记她的生辰是哪一天了。

    郁修想了想,兴奋的说:“那我们以后一起过吧。”

    容娴捏着手腕上的石头,嘴角微翘:“好。”

    接到了小娴的礼物,郁修一直很兴奋,一连几天有事儿没事就给村里的人显摆自己的小石人,而且还只准看不准摸的,那得意的小模样让容娴忍不住失笑。

    “他很开心。”彩衣欣慰的说。

    容娴拨动着手腕上的小石头,微微一笑,乖巧的说:“我也很开心。”

    她已成功留了下来,也得到了郁氏族人的信任,很快她就能得到剑帝精血了。

    笑容温暖眉目沉静的女孩儿看着远处嘚瑟的小男孩儿,心中划过长长的叹息。

    这孩子对她是真心真意的好,她看的比谁都清楚明白,她也在全心全意学着去回报。

    不可否认,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沉浸在这种乐趣中不能自拔。

    只是——

    女孩儿眼底划过一抹森然冷意,不知这好意能维持多久。人心是最最复杂的东西,人性也是最最善变的,得到之后若再失去……

    “小娴,刚才爹爹夸你了呢,他也说你雕的娃娃好看。”小孩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瞥了彩衣一眼,带着小炫耀的说道,好似被夸奖的人是他一样。

    彩衣:她不是很懂,郁修这个小家伙对着她在炫耀什么。

    容娴眼底的冷意散去,她凤眸弯成了月牙,语气惊讶又开心:“真的吗?族长大人夸我了?”

    郁修肯定的点头:“是真的,我悄悄告诉你哦,爹爹也偷偷学你去刻呢,但是他刻的不好看,丑死了。”

    容娴被他嫌弃的小表情逗的一笑:“族长大人要是知道你这么说,肯定又揍你屁股了。”

    容娴想了想,走到彩衣的药房,从里面找出一个闲置了很久的竹笛。

    “小娴,你找笛子干嘛?你会吹吗?村子里只有彩衣姑姑一个人会吹呢。”郁修好奇的说道。

    彩衣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容娴擦干净竹笛后,试了试音,这才说道:“郁修,我给你吹首曲子。”

    郁修连连点头,一屁股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全神贯注的准备听起来了。

    容娴眉眼一弯,竹笛声轻扬,像一首欢快的歌谣。

    潺潺流水、鸟儿轻鸣,蜻蜓点水,雨打芭蕉。

    隐隐的,好似有垂髻小儿在撒娇,又似有孩童哇哇大哭,诉说着练武的辛苦。

    笛音一转,欢快明亮,有带着点神秘,好像几个孩子在玩儿捉迷藏,藏好了吗?一二三四五……

    笛音停止,郁修像只小狗狗一样跑到容娴面前:“小娴,你好厉害啊,这首曲子好好听,叫什么名字?”

    容娴扬眉一笑:“叫顽童,你喜欢吗?”

    郁修脑袋耷拉了下来:“曲子很好听,但名字不好听,我又不是顽童。”

    容娴轻笑出声,摸摸小孩儿的狗头,笑吟吟道:“只能叫顽童。”

    郁修眼珠子一转,眼巴巴的说:“叫顽童可以,但你必须再给我吹一遍。”

    容娴被他的小聪明逗的哭笑不得,只能拿起笛子再次吹了起来。

    剑冢内,巨大的石剑竖起,支撑起整个山洞。

    石剑中心,一道道符文禁锢住了一个透明的玉瓶,瓶子内漂浮着一滴红色的血。

    而此时的剑冢一直在晃动,一次比一次严重。

    郁清族长双手结印,快速打在石剑上,许久之后,晃动才终于停止了。

    在他身后,老太太两指并拢,射出一道剑气在石剑上,彻底稳住了石剑。

    “族长,最近是怎么回事,剑帝精血好似一次比一次焦躁。”老太太沉声问道。

    郁清族长眉宇沉郁,眼底深处满是阴霾:“此事我也不太清楚,但必须尽快找到根源解决,否则精血离开石桥涧,就是我郁氏一族守护失职。”

    但不等他找到根源,意外便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整个石桥涧都沸腾了。

    容娴和郁修赶过去时才发现,四面的瀑布居然都流动着红色的水,浓重的血腥味格外刺鼻。

    ‘血祭’两个字突兀的在脑中闪现,容娴目光一沉,有人开始对付石桥涧了。

    “小娴,这是怎么回事,瀑布的水怎么变成红的了?”郁修懵懂的问,眉宇间满是不安和忐忑,他虽然年纪还小,也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在村子里发生了。

    容娴抿了抿唇,脑中各种念头急转,面上不动声色道:“我也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