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 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郁清族长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

    他忧虑的看着从瀑布上空流下来的红色血水,沉声说道:“从现在起,所有人戒备起来,一旦发现有异常之处,立刻来报。”

    “是。”

    他一条条命令下去,整个石桥涧的人都动了起来,以往让人安心的气氛完全消失。

    看着散去的人,郁修忙跑到父亲身边,扬起脑袋问:“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容娴跟在郁修身边,目光担忧的看着四周。

    郁清族长将儿子抱了起来,一脸凝重的说:“是的,村子里要发生大事了,修儿,若是有危险,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和小娴知道吗?”

    郁修咬着嘴唇,害怕的问:“爹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郁清族长摸摸他的脑袋,温声说道:“爹不会有事的,所以修儿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样爹才能找到你。”

    郁修狠狠的点头,努力的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去吧,跟小娴玩儿去。”郁清族长将儿子放下后,伸手摸摸两个小娃娃的脑袋说。

    容娴牵起郁修的手,轻声细语的说:“郁修,我们先回去吧,在这里也是给族长添乱。”

    “嗯。”郁修应了一声,朝前走了两步后,回头看着阳光下的父亲,背光站的父亲完全看不清面容,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郁修心底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拉着容娴的手越来越用力。

    容娴没有吭声,她眼里的寒气越发的浓重。

    她十分不快,毕竟已经看好的囊中之物居然有外人来抢,换谁都不会高兴。

    她在心底冷笑一声,回握住郁修的手,郑重的说:“郁修,从现在开始你不能乱跑了,跟我待在一起,我会保护你的。”

    这孩子对她还算真心,护住一个小孩儿她还是能做到的。

    郁修摸摸胸膛的荷包,摇头说道:“不,我是男子汉,我会保护好小娴的。”

    容娴弯弯凤眸,一副信任的模样:“嗯,我相信你。”

    她快步跑到药房,将自己的东西全都收进芥子空间内,这才拿起一旁切药材的刀子朝外走去。

    一直等在门口的郁修看到那把小刀紧了紧拳头,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保护好小娴。

    两人相携回到了房中后,彩衣也跟着过来守着两个孩子。

    石桥涧一直弥漫在血腥之中,连彩衣养的两只鸡都不安的咕咕叫。

    五天后,石桥涧的所有人忽然间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们似乎感受到与生俱来的什么东西突然碎了。,那种突然而来的空洞和无措迷茫让众人不知如何是好。

    石桥涧外,黑色衣袍的男人随手将手里的尸体扔掉,感受到禁制的消失,他嘴角的弧度缓缓地加大,然后蒙面从涧上跳了下去:“杀。”

    无数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而来,见人就杀,连彩衣的两只鸡都不放过。

    剑冢内,郁清族长惊骇的看着石剑上的禁制瞬间破碎,保护着郁氏一族的力量也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郁清族长惊慌的喊道。

    老太太身形一转,双手结印,一道道剑气从她的体内飞出,试图将即将飞出去的剑帝精血控制住:“族长,现在最紧要的是剑帝精血。”

    郁清族长看向剑冢外,脸色十分难看。

    他深吸一口气,盘膝而坐,一道道禁制符文朝着石剑打去,拦住了躁动的玉瓶。

    外面,凄惨叫声久久不绝。

    彩衣一手抱着郁修,一手牵着容娴快步朝前跑去。

    迎面两个黑衣人杀来,彩衣身形一转,将郁修放在地上,手一挥,一根根银针带着蓝色的毒素朝着黑衣人射去。

    “修儿,跟小娴快跑。”彩衣喊道。

    “彩衣姑姑、彩衣姑姑……”郁修凭借着自己的三脚猫功夫还想凑过去救人,但被人三两下就躲了过去。

    眼看着大刀劈下,郁修直接被吓呆了。

    彩衣捂住伤口狠狠撞开刀,朝着一边的容娴喊道:“小娴,听姑姑的话,快拉着修儿逃,逃得越远越好,唔……”一把大刀直接刺穿了彩衣的腹部。

    “彩衣姑姑……”郁修还想朝前跑,容娴眼疾手快的拉住他躲着黑衣人快速的跑着。

    这时候不走只能等死了,郁修这个傻小子,怎么偏偏往死路上撞。

    容娴快速的掐了一个法诀覆盖在手腕上的石头上,石头渐渐发热,为她指引着方向。

    容娴拉着郁修目标明确的朝剑冢的方向跑去,希望还来得及,不,是一定要来得及。

    她想要的东西,谁都不能抢走。

    正跑着,一道厉风袭来,容娴脑袋一偏,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咦?”惊疑声响起,黑衣人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你这个小娃娃倒是有点儿意思。”

    容娴紧握住郁修的手,低声快速的说道:“郁修,一会儿那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快跑,不许回头。”

    前方无疑便是剑帝精血所在之处,如此重中之重的地方,还是先送郁修先进去探探路,这样她再进去时也不会显得突兀,更不会被郁清族长等人怀疑。

    即便今日郁清族长等人可能逃不过一死,但容娴一向尽善尽美,决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小娴,我不跑,我们一起走,我们一起走……”郁修红着眼眶说的,他不仅仅是感动容娴为了自己挺身而出,更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容娴弯弯眼眸笑的十分温暖:“郁修,你一定要跑,一定要活着,听话。”你可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死在我面前。

    她踮起脚尖摸摸郁修的脑袋,狠狠地将人朝着前方的洞口推去,看着他栽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

    黑衣人看到她的动作,面纱下的嘴角抽了抽,这么用力,那小子这么栽下去真不会被撞傻?!

    他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儿,扫过容娴手腕上的小珠子时,轻咦一声,发觉那颗石珠有些古怪,他竟然看不透。

    罢了,他还做不出抢小孩子东西的事情。

    黑衣人见容娴眼里满是凝重却没有分毫害怕,尾音上挑,不由得说道:“有意思,现在就让我瞧瞧你的本事了。”

    他提起刀飞快的朝着容娴砍来。

    容娴眸色一沉,身体快速的移动,每次都恰恰好的躲过了黑衣人的攻击。

    黑衣人越打越郁闷,越郁闷越不肯罢休,凭着自己的能力竟然打不到一个小孩子,这怎么可能,他招式越发的凌厉,连任务都抛之脑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