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 抢夺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黑衣人不着调的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但容娴却没有忘记自己为何将人拦在这里。

    但以她刚刚修炼了一个月的功力根本不是这人的对手,唯有借助曾经的功力勉强可以,只是她的身体承受不来可能会受到重创。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再在这里耽误下去,剑帝精血很可能就与她擦肩而过了。

    容娴抿了抿唇,立刻调动起灵珠内的力量,庞大的力量冲击着她的经脉,一股股钻心的痛楚让她身形不稳的晃了晃。

    同时,容娴周身气势大盛,速度更比刚才提高了不止两倍。

    之前黑衣人一直打不到容娴的身影,现在更是连看都看不到她在哪里。

    忽然黑衣人身子一僵,一根银针已经刺进了他的穴道,直接让他失去了意识。

    黑衣人倒下后,容娴身体踉跄了一下,一口血吐了出来。

    她随手将血迹抹去,以如今的身体只承受了千分之一的力量却还是太勉强了。

    容娴看都不看地上的黑衣人,跨过他快速的走进剑冢,而手中的石头已经完全从白色变成了红色。

    还没走到底,容娴便听到里面的打斗声。

    老太太护着郁修艰难的抵抗着两个黑衣人,郁清族长那里也被人围攻着。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石剑中心的玉瓶。

    容娴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到最低,躲在阴影处看着他们的打斗。

    老太太身上的刀伤越来越多,一刀又一刀,即便没有伤到致命处,她也会血流而死。

    眼见老太太已经不足为虑,一个黑衣人腾出手朝着郁修杀去。

    容娴低咒一声,直接跑了出来,一把拉起郁修就朝外跑去。

    她为了郁修放弃剑帝精血吗?当然不可能。

    在跑的同时,容娴庞大的精神力瞬间刺穿了郁清族长设置下的禁制。

    玉瓶刚刚脱困,便嘭的一声炸开,鲜红的血滴朝着前方飞去。

    还在打斗的众人瞬间罢手,全都朝着那滴血出手。

    跟老太太交手的黑衣人也没有心情玩闹了,他用了十分功力,一刀砍掉了老太太的头。

    “婆婆。”郁修大叫一声朝着老太太那边跑去。

    “修儿。”眼看儿子就要撞在黑衣人手里,郁清族长惊慌的喊道。

    郁清族长刚一分神,就被面前的黑衣人一掌打在胸口。

    ‘噗’他一口血喷出,砸在了石剑上,被石剑上凸起的石尖刺穿了胸膛。

    郁修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他一边喊着爹,一边腿软脚软的朝着父亲爬去:“爹,爹……”

    黑衣人一脚将他踢了出去,随手一掌朝着他拍去。

    这一掌要是真打在郁修的身上,郁修绝对活不了。

    容娴下意识拨动着手腕上的石头,眸色冷漠到极致。

    剑帝精血近在咫尺,只要伸手便能拿到,郁修已经没有用处了,他是死是活便看天意。

    容娴绝不可能为了救郁修便将自己置于死地,或者让自己被重创失去抢夺精血的资本。

    但在抬眸的瞬间,她瞳孔猛地一缩,因为那滴被几名黑衣人追逐的剑帝精血竟然直直的朝着郁修飞去。

    一切都只发生在瞬间,容娴想都不想,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挡在了郁修身前。

    那本该落在郁修身上的一掌直接打在了容娴的背上,剑帝精血也同时而至,渗入到了容娴的体内。

    庞大的力量让容娴一口血喷出,她连忙用自己庞大的神魂力量将剑帝精血封印住,灵珠也同时而动。

    尽快速度很快,却还是有一部分精血穿过她的胸膛渗入到郁修的体内。

    “小、小娴……”郁修不知道容娴的算计,他只是看到容娴以性命护住自己,眼睛立刻被泪水模糊。

    他紧紧抓住容娴的衣角,痛苦的叫道:“小娴,你千万不能有事,我只剩下你了,只剩下你了。”

    一夕之间,所有的亲人在他面前死去,他却没有能力阻止。如今连小娴也要离开吗?不,不要,他不准。

    容娴咳嗽了两声,脸色惨白如纸,她艰难的伸手按在郁修的胸膛,声音微弱的说:“郁修,我不会死的,我一直在。郁修,你答应我,如果我不在,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这两个石娃娃你也一定要保护好。郁修,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在我没能力取回剑帝精血时,努力活下去,替我保管好它。

    容娴没忍住又吐了口血,鲜血浸湿了郁修的衣服,染红了荷包,丝丝血迹流进荷包内的娃娃里,被一道道禁制锁了起来。

    “小娴、小娴你不会有事的,你——”正说着,郁修嘴角一道血液渗出,瞳孔猛地涣散,体内的剑帝精血沸腾了起来,巨大的痛楚让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就失去了意识。

    他的血液流进荷包内,被里面的药石娃娃吸收,又被之前一样被禁制锁了起来。

    在剑帝精血消失在这个世间的瞬间,高大的石剑‘嘭’的一声爆炸,整个剑冢数万万长剑齐齐翁鸣,满剑冢乱窜,目标明确的驱逐不速之客。

    几位黑衣人还没来得及抓人就被万道利剑围攻,拼死才保住一条命逃脱了。

    直到剑冢内没有了外人,容娴便没有再掩饰,她忍着身体的剧痛盘膝而坐,放出灵珠,由灵珠内庞大的力量为自己疗伤。

    一个时辰以后,容娴稳住了伤势,确定不会对自己的根基造成难以挽回的损伤,才站起了身。

    她轻步走到郁修身边,掌心置于郁修胸膛,一点一点的将那部分精血拔出。

    在她的灵力即将透支完时,精血终于凝结而出。

    但就在这时,她感应到外面有强者到来,还是一个熟人。

    容娴一个分神,好不容易出来的精血直接脱离她的掌控钻入郁修的眉心。

    那滴血并没有融入进去,反而留在了眉心,仿佛他与生俱来的朱砂痣一般。

    功亏一篑!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懊恼,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封印落在郁修眉心。

    她身形一闪躲了起来,并用灵珠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抹除干净。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现在这里。

    一袭白袍纤尘不染,朵朵清雅的荷花被丝线勾勒在衣袍上,出尘脱俗。

    来人出现的瞬间,所有蠢蠢欲动的飞剑都安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