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 埋葬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四周的废墟和尸体,来人朝着唯一还有活人气息的地方走去,等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个小孩儿。

    本来心血来潮想要见一见并未死去的息心尊主,没想到却发现了一个小孩子,看来是天定的师徒缘了。

    沈熙叹了口气,伸手将小孩儿抱起,目光在倒塌的石剑上停了一瞬,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天际。

    直到沈熙的气息彻底消失,容娴才从阴影处走出。

    她刚刚走到出口,铺天盖地的大火便燃烧了起来。

    透过火光,容娴隐隐看到外面一群黑衣人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剑冢。

    很明显,现在并不是出去的好时机。

    她就站在火中,大火却诡异的没有烧到她分毫。

    容娴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天际,心底划过一道惋惜,就差了那么一点就能得到全部的精血了,可惜了。

    刚才那道封印能够保护剑帝精血的能量十年不会溢散,所以郁修,既然你只剩下我了,就一定要替我保护好剑帝精血,十年后我定会去取,若是有失……

    浑身是血的女孩儿眼底闪过一丝刺骨的寒芒,如同三九寒天,凛冽冰寒。

    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整个石桥涧付之一炬。

    黑衣人全部撤离以后,容娴才从剑冢走了出来。

    她定定地看着遍地焦尸,也不知在想什么,等她回过神时,已经蹲下身挖了许多坑,将被烧成焦炭的尸骨全部掩埋立碑。

    填上最后一捧土,容娴刻上了郁清的名字。

    “族长,郁修活下来了,您开心吗?”容娴对着石碑轻声说道:“您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还那么疼爱他,我虽不是真心,但到底护着他活下去了,等他重新踏入这里后……”

    剩下的话容娴没有说,她嘴角动了动,掩去了心底的情绪。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墓碑上,回想着这段时光这些人赋予的善意,容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声抱歉。

    她从剑冢内捡起一块块小石头,随手拿出在药房取的那把匕首,毫不讲究的席地而坐,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将石桥涧所有人刻了下来。

    她指尖动了动,最后将郁修和自己也刻了进去,郁氏一族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一个没丢,一个都不会少。

    容娴眉目温柔,用石头雕刻了一个小小的村庄,将这些人按照曾经活着的姿态放了进去。

    她摩擦着石雕小村,嘴角微翘,这样看上去好像大家都没有死,反而换了一种形式一直活着。

    看着这小石村,容娴铁石寒冰一般的心忽然刺痛了一下。

    “原来,我还是有心的……”容娴捂着心口,大大的凤眸满是茫然,沉浸了自己的思绪里。

    她刚刚重生还太弱小了,在保全自己和保全村子里的人中,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

    一直享受着郁氏一族带给她的善意,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她的心情无疑是沉重的。

    可理智告诉她,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弱小本就是原罪,早在他们选择看守剑帝精血时,早在她夺舍重修最为弱小时,所有的结局都已被命运注定了。

    他们沿着既定的命运去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动的手。

    即使她没有出现在这里,一直不放弃寻找郁氏一族的人迟早也会找到这里。他们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可走,最后一个人都活不下来——没有一点儿改变,她也不需要愧疚,不是吗?

    不,并不是。

    活了上千年,她一直在杀戮与孤寂中成长为一个强者,她知道这世间并不仅仅只有冷漠,还有善意,有爱,有情,从未有人给予她善意,她也不需要。

    但在石桥涧这一个月,她亲身经历过了,她感受到了,那种温暖的仿佛能灼烧人灵魂的暖意与轻松,那么真,那么让人眷恋。

    容娴摸着石头的手一顿,看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石人眼底浮现出一丝错愕。

    不过是一个月的相处罢了,她为何会将每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刻的这么清晰呢,不过是一群弱者,为何会记得这般清楚。

    容娴沉默了许久,拖着小石头村庄放进了剑冢里,有万剑守护,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了。

    走出剑冢,她来到了墓地前,靠着彩衣的墓碑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几天她一直都没有休息,不止精神处于紧绷状态,连身上的伤势都没空理,还不眠不休的将石桥涧的人入土为安,将每一个人刻下来。

    如今黑衣人不会再来了,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就让她休息一会儿,只一会儿。

    容娴睡过去后不久,一个身穿紫袍的青年男子缓步走进了这里。

    看到这里冒着浓烟,他怔了怔,快步走了进来。

    二十年前他来此处时,虽然有禁制阻挡,但隔着禁制他能清晰的看见这里自给自足、安居乐业的满足。

    这里的人很淳朴,活得也很幸福,每次看到他们,男人便觉得心生暖意,似乎所有的阴暗都能过去,未来一定会更好。

    今天心血来潮的想来看看,却没想到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曾经淳朴热闹的地方只余一片死寂,再也没有孩童嬉闹,也没有一家人带着孩子玩闹的温馨景象。

    这里遭遇了一场毁天灭地的变故!

    男子眼里划过一丝痛惜,轻步朝着前方走去。

    猛地,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眼里满满的都是震撼。

    面前近百的坟头和墓碑全都竖立在曾经小孩子们练武的地方,在墓碑最前方,一个小孩儿靠在那里似乎睡熟了。

    男子下意识去看她的手,果不其然,那双手上满是混杂了血迹的泥土,他都不确定小孩儿的手是否完好,很明显这里的坟头墓碑全都是这孩子一人所为。

    小孩儿睡的并不安慰,似乎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容娴清澈的凤眸里倒映着面前的男子的身影,一方干净如谪仙,一方脏兮兮的仿佛乞儿。

    这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身上并没有半点恶意,气息也很纯净,判断这人不会对她造成威胁后,容娴放下心来。

    两人对视良久后,容娴重新靠在墓碑上睡了过去了,仿佛刚才的对视真的只是在判断面前的人有没有危险。

    当容娴闭上眼睛以后,身前这位怕将小孩儿吓到以至于如临大敌的男人懵了片刻,上前将小孩儿小心翼翼地抱在了怀里,朝着这片坟地颔首行礼,化光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