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章 受伤
    ,精彩小说免费!

    整个玄华山,思心最不喜欢的便是容娴小师妹,不仅分走了大师兄的关注,还害得师父在外面漂泊。

    明明什么都做不好,剑也练不会,师兄为何这么护着。

    每次见到容娴看她练剑,她便忍不住舞的虎虎生威,她不信容娴不想练剑,可容娴就是练不了,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都让她心生愉悦。

    “容娴,我教你练剑吧。”思心说风就是雨,直接拉起容娴就朝着武阁跑去。

    容娴下意识想避开却强忍住了,她任由思心拉着自己,眉间轻蹙,眼里划过一丝厌烦。

    这个二师姐真是心高气傲,虽然天赋尚可,但心胸着实狭隘。

    两人来到武阁后,思心扔给容娴一把剑,抬了抬下颌:“小师妹,动手吧,师兄不在,今天师姐就教教你咱们玄华山的入门剑法,我们身为玄华山掌门亲传弟子,怎么能连剑法都不会呢。”

    容娴被迫与思心交手,她便是闭着眼睛也能在思心出招前杀了她,在她入魔那刻,她的剑与她的人一样,都抱着必死的决绝出手,剑出势不回,不是她死就是敌人亡。

    思心又不是沈熙那种级别的人物,轻易可以化解她的招式。

    因此当容娴反应过来时,手中的剑已经直直的朝着思心的死穴而去,偏偏思心自己不知道,还得意洋洋的出招。

    容娴脸色微变,连忙将剑尖偏离三寸,从思心的身侧擦过。

    思心不知自己与死亡擦肩而过,她出剑依旧不急不缓。

    忽而,她灵台一阵清明,在这一刻竟然忽然悟了,手中的剑招也比往日体悟更深,使起来也更加顺手。

    剑势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朝着前方刺去,容娴干净的眼里倒影着那剑势运行的轨迹,她不可思议的发现那剑招竟然脱离了原有轨迹,诡异地朝着她的心脏刺来,恰恰好的让她无法躲过去。

    这是——道的痕迹。

    容娴微微瞌目,灵珠内庞大的力量瞬息涌出,推动着她的身体挪动了半寸,也就是这半寸让她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剑尖刺进了容娴的胸口,思心一惊,忙将剑拔了出来。

    容娴有些站不稳的倒在地上,思心手足无措的将剑扔在地上,眼眶都急红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把小师妹给刺伤了,小师妹会不会死啊,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不知道那么简单的招式小师妹怎么就躲不过去。

    “容娴、容娴。”思心蹲下身想要碰碰容娴,看到她身上不停的渗着血时又缩了回去。

    容娴凤眸微瞌,脸色苍白,像是已经失去了意识。

    她心底漫上一层冷意,弥漫四肢百骸。

    原来这就是业力的威力,天道无时无刻不想着抹杀她。若不是最后关头她躲了那么一下,肯定就没命了。

    业力啊……

    “容、容娴?”思心虽然不喜这个小师妹,但眼睁睁看着容娴死在自己面前是做不出来的,她连忙给师兄发去剑符传信。

    正在处理门派事务的阳明收到消息,立刻飞了过来。

    来到武阁,他第一时间为容娴止血,检查了容娴的伤势后,神色微凝。

    他一把将容娴抱起来送到了她的住处,然后取出保命丹为她服下,感应到她的气息平稳了下来,这才冷着脸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的思心。

    “究竟是怎么回事?”阳明冷声问道。

    他的语气十分不善,不是谁看到那紧紧偏离心脏半寸的剑伤都能平静的,小师妹差点救不过来了。

    思心哆嗦了一下,害怕的说:“我、我想教师妹练剑,没、没想到师妹竟然连基础剑法也躲不过去,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师妹她躲不过去。”

    “你不知道?那你知道什么?”阳明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充满了压迫感:“小师妹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一直漂泊在外也是为了能找到灵药早日让小师妹恢复健康。五年来,小师妹一直练的都是修养身心的功法,如何能躲过你的剑法。”

    那差点刺进心脏的剑伤太显巧合了些。

    “对不起师兄,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思心瘪瘪嘴想哭。

    阳明深深看了眼思心,不容置疑道:“去外面跪三个时辰。”

    “师兄?!”思心惊讶的出声,师兄一直疼他,这还是第一次惩罚她。

    看着思心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模样,阳明板着脸肃然道:“不必多言,去吧。”

    思心愤愤的看了眼床上的容娴,跺跺脚跑出房间跪在了外面。

    师兄竟然为了容娴惩罚她,她以前只是看容娴不顺眼,现在真是恨上了容娴。

    本来这事儿就怪容娴,是她自己弱,躲不过去才受伤了,偏偏师兄还怪她。

    容娴躺在床上,灵力在体内转了两圈后才睁开眼睛。

    “小师妹醒了?”阳明感应到身后气息的波动,连忙走到床边替容娴把脉,发现脉象平稳后,这松了口气:“这次是你二师姐不对,师兄已经罚过她了。”

    思心一向喜欢争强好胜,平日里还算有分寸,这次却出格了。

    容娴眨了眨眼,摇头笑道:“师兄别怪二师姐,是我见她练剑很是羡慕,这才缠着师姐教我练剑,没想到我资质平庸怎么都学不会,一到紧要关头就吓住了,才意外受伤,跟二师姐没有关系。”

    虽然容娴这般说着,但她很清楚阳明怕是不是听她的,毕竟她伤口的地方太过微妙了。

    阳明叹了口气,小师妹心性纯善,不会练剑也好,这样的心性也不适合,他没有直接答应容娴,只是含糊道:“师兄知道了,你安心养伤,需要什么告诉师兄。”

    容娴假装没有听出他的敷衍,弯弯凤眸稍显害羞道:“我想要几本医书。”

    在无心崖时她便对医术青睐有加,在石桥涧彩衣也教了她许多。

    她学习医术也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派上用场,而不是放下身段去求别人,还要防着别人做手脚,她只相信自己。

    阳明摸摸她的脑袋,笑着说:“不就是医书吗?有什么害羞的,师兄这就给你去拿。”让小师妹在养伤中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不怪他疼爱小师妹,实在是小师妹太乖了,乖的让他忍不住心疼,唯恐她在看不见的地方受了委屈却一声不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