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 医者
    ,精彩小说免费!

    丹方上记载了一些禁药,描述最多的便是一种名为‘遮阳’的剧毒。

    据说中此毒者终生活在黑暗中,一旦接触阳光便会化为飞灰烟消云散。

    此药之恶毒,最是折磨人心。这位前辈研究了百年才研究出了一种克制遮阳的丹药,取名灼华。

    但灼华并不能彻底解毒,且用灼华的代价更让人承受不起的。

    看到这里,容娴隐有些惊奇,没想到世界之大,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她继续翻看下去,发现仅次于遮阳的是一种名为‘笙歌’的毒,正所谓夜夜笙歌,这可不是什么正经毒-药啊。

    容娴略带兴味的翻了下去,正看得尽兴时,天际一道流光划过。

    容娴眼睛一亮,清华回来了!

    她打理好自己,快步朝着琢清阁而去。

    还没走到地方,便看到匆忙而来的师兄。

    “师兄。”容娴叫道。

    阳明皱了皱眉,脚步停在了她面前:“小师妹,你伤势还未痊愈,怎么下床走动了?”

    容娴眉眼弯弯,神色儒慕道:“我看到师父回来了,我想见师父。”要下山还需要掌门的批准,她得向师父请辞才是。

    阳明忍不住一笑,整个玄华山中,小师妹最在意的就是师父了,每次师父回来她比谁都着急:“就知道你会这样,走吧,师父也让我找你过去。”

    容娴连连点头,跟着他来到了琢清阁。

    清华真人的住处如他那人一样,清净威严,剑气睥睨。

    两人来到门口,尽皆恭敬的行礼:“师父。”

    清华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带着一丝凛然剑气:“进来吧。”

    容娴走进去后,发现清华正盘膝坐在蒲团上,他前方是一个巨大的炼丹炉,炉内火焰肆意的燃烧着。

    清华真人不止剑法高超,他的炼丹术也很强。

    容娴和阳明两人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直到这炉丹药飞出。

    清华真人一道剑气卷去,将两颗丹药收进药瓶。

    他转过身刚想将药瓶递给容娴,目光触及她的脸颊,目光微凝,看向一旁的阳明,询问之意十分明显。

    他不在的日子,各位长老处理门派事务,两位弟子交由大徒弟看顾,没想到回来后却发现小徒弟似乎受伤了,清华真人有些不淡定了:“娴儿看上去血气亏空,是出了何事?”

    阳明立刻回道:“回师父,二师妹一时心血来潮教小师妹学剑,不料意外伤到了小师妹,弟子已经罚她在后山思过了。”

    清华蹙眉:“思心真是胡闹。”

    他看向容娴,目光关切道:“娴儿可有大碍?”

    容娴乖巧的回道:“已经无恙了,劳师父和师兄担心了。”

    清华将药瓶递给容娴,看到她收下了,这才说道:“这是云海冰山的七品莲,为师将它与其他药材一同炼成两粒丹药,可修复你体内破碎的经脉。”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清华真人对她这么好。

    七品莲可是个好东西,它不止可以疗伤,更能无视等级差距,为修士毫无副作用的提升一个境界的实力,没想到这么宝贵的东西清华真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送给了自己。

    “多谢师父。”容娴十分感激的接过去后,师父对她没有任何私心,她对师父便以诚相待。

    清华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示意阳明离开,这才道:“你想说什么?”

    容娴单膝跪地,神色无比诚恳道:“师父,弟子想要下山。”

    清华眼里闪过锐利的剑气,沉声道:“是因为你二师姐?以为师这些年对你的了解,你并非斤斤计较、心胸狭隘之人。”

    容娴扬眉一笑:“还是师父了解弟子,师姐与弟子不过是玩闹罢了,哪能因此就负气出走呢。”

    似乎因为有了目标,她那双温和的凤眸也带着平日没有的坚毅:“养伤这些日子,弟子一直在看医书,发现医道博大精深,更能救人于痛苦,所以弟子想要下山行医。”

    “你想好了?行医救人可不是儿戏,一旦有错,丧失的就是一条人命。”清华说道。

    容娴点头,语气无比坚定:“是,弟子已经想好了。”

    顿了顿,她柔声说道:“医者无欲无求,有大慈悲之心,安神定志,救众灵之苦,心忧天下。师父,弟子想去做这样的人。”

    清华眼里闪过一丝欣慰,他这个小弟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路:“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去做吧,不必畏惧什么,你身后有整个玄华山。”

    容娴脸色一喜:“多谢师父。”

    处理好宗门事宜后,清华并未多待便匆匆离开,听说在冷沉峰峭壁上有一种花,一千年长一节,五百年长一片叶子,等它长够九节,再长出九片叶子才会开一朵花,这朵花能让人断肢重生、脱胎换骨、重塑仙根。

    他这一次的目的便是这朵花,等他找回这朵花后,小徒弟便能开始修炼了,他也不用担心几十年之后,自己黑发如旧,徒弟已垂垂老矣。

    清华不打招呼走了,容娴也不愿浪费时间待在这里。

    她拿出七品莲丹药吃了一颗,发现它对筋脉确实有奇效,便慎重收下了。

    她的伤势她了解,万万没有清华看上去的那么严重,木灵珠内庞大的生命力转瞬便能让她恢复过来,她一直没痊愈不过是业力的拖累罢了。

    看了看床边的弟子服,容娴犹豫了片刻,从空间中拿出一件白裙穿在身上。

    白裙上用金色丝线勾勒出一串串铃铛一样的花朵,优雅清贵,让人心生好感。

    打理好自己,她收起所有的医典竹简,留了张纸条后便离开了玄华山。

    站在山脚下,容娴回头看着云雾缭绕的地方,这个她呆了五年的地方,有疼她的师父、师兄,还有嫉妒她的师姐。

    人啊,面对弱小的毫无威胁的东西总是有无尽的宽容。

    容娴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明明温柔纯净,却偏生令人心生一阵寒意。但这阵寒意转瞬即逝,下一瞬,她便仿佛笼罩在阳光中,温暖柔和,如春风化雨。

    伸手,彩衣之前送给她的药箱便背在了身上。

    “小姑娘,你怎么孤身一人在这里?是想要寻找仙师吗?”一位樵夫担着柴远远看到容娴,好奇的走过来问道。

    这里是玄华山脚下,樵夫经常会遇到前来求仙问道的年轻人,所以才有此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