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 相遇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静静地站在村口石碑边,望着小石头母子离开的方向。

    良久后,她突然嘴角一挑,勾出一抹不带任何感情的微笑,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细致地擦着手。

    “查到了吗?”她边擦手边问。

    话音落下,她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影,中年男人跪在她身后恭敬道:“回大人,已经查到了,百里外的镇上正在闹疫病,已经死了过半人了。”

    听到黑衣人带来的消息,容娴神色没有半分变化,所谓的仁慈善良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罢了。

    她掌心一团火焰闪烁过后,帕子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容娴垂眸淡淡道:“继续查,每隔五天便将消息送过来,分好轻重缓急。”

    “是,大人。”男人恭敬的应道。

    容娴背着药箱刚走了一步,脚步微顿,用那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说:“别让我知道谁为了图方便专门去搞些害人的把戏,若出现一个,你所负责的所有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非是她心地善良,而是现在业障缠身,积功德还来不及呢,真敢再造孽那可真就没救了。丑话还是说在前头的好,若真有人自作聪明,那也怨不得她不留情面了。

    为了她的命着想,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的好事。

    男人顿时冷汗直流:“大人请放心,属下定会约定好下属的。”

    容娴意味不明的冷哼一声,一步步离开了这里,看方向,郝然便是正在闹疫病的那个小镇。

    容娴的身影消失许久后,男人才抹了把冷汗站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这人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会点法术的凡人罢了,怎地这般可怕,给他的压力比那几个老魔还强,难怪寒溪尊者让他听这人的吩咐。

    他脸上满是后怕和庆幸,幸好他没有让属下去实行脑中的想法,不然真就完了。

    中年男人离开不久,一道剑影划过虚空落在了村子里。

    村民们连忙弯腰行礼,大牛大着胆子上前一步,问:“见过仙师,不知仙师忽然驾临,有何吩咐?”

    阳明肃着一张脸,两指并拢,一团光芒从指间飞出化为一道虚影站在半空。

    “你们有见过此人吗?”阳明问道。

    大牛一看,心里咯噔一跳,这不是容大夫吗?

    他犹豫着没有开口,身边的众人也不知所措,仙师要找容大夫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要是坏事……

    看出这些人的隐瞒,阳明声音一冷:“这是我师妹,你们究竟见没见过,说实话。”

    他现在急的不行,小师妹留下一行字说要下山行医就不见了,她身体又弱,在路上碰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偏偏师父也不声不响的离开了,真是半点不省心。

    他本以为小师妹会在琢清阁疗伤,所以晚了两天才抱着新找的医学典籍给小师妹送去,结果这人已经不见了。

    他立马追了过来,好不容易有了线索,这些人还欲言又止不肯说。

    听是师兄妹,大牛这才松了口气,说:“不瞒仙师,容大夫半个时辰前已经离开了。”

    “容大夫?”阳明不解的重复了一遍他的称呼。

    大牛点点头:“是啊,容大夫医书可高明了,不仅救了我儿子,村子里其他人看不好的病她都能治好。”

    听着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夸奖起小师妹,阳明脸上的冷意散去,眼里隐隐带着几分笑意,莫名升起几分与有荣焉。

    “小师妹去了哪个方向?”阳明问道。

    一个村民指着东边说:“那边。”

    话音刚落,阳明已经化为一道剑影追了过去。

    “容大夫不会有事吧?”那人担心的问。

    大牛肯定的说:“不会有事,仙师已经说了容大夫是他的师妹,而且仙师的神色看上去并不是找事的。”

    剑影划过天际,明明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但阳明死活找不到小师妹,他不得不承认,小师妹是故意躲着自己的。

    小师妹一向乖巧,不会私自下山,阳明想到两日前师父留下小师妹叙话,心里猜想着,此事可能是师父应允的。

    他一拍脑袋,真是关心则乱。

    剑影一转,朝着玄华山而去。

    在他离开后,容娴从树后走出,望着天际的流光,微蹙的眉宇才舒缓了:“再见,大师兄。”

    容娴靠属下提供的消息走过一个个村庄,一个个城镇,救了无数的人。

    有天灾下的厄难,也有病疫的肆虐,不管多么艰险,她从未退缩。

    随着行脚商人的离开,不到一年时间,她的名号已然渐渐传了出去。

    离开坐落在西州的玄华山,容娴走到了东洲外的一座荒山上,容娴拿着小铲子正在采药,忽然,她动作一顿。

    有血腥味。

    容娴抬头看向前方草丛中的一抹蓝色,起身轻步走了过去。

    男人浑身是伤的昏迷在地上,一张英俊的脸上即使是昏迷了也给人一种痞痞的感觉。

    容娴蹲下身,搭脉查探过后发现这人不止身上有伤,体内还有剧毒,这种毒似乎用于控制人的。

    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隐藏在暗处的人,她眸色一闪,这人好似有些不一般啊。

    容娴拿出解毒丹塞进这人嘴里,从药箱中取出包裹着长针的布裹,拿出一根长长的银针,飞快的在男人胸膛扎了几下。

    见男人脸色微微好转,她捏起这人的手指,银针扎进食指中,一滴滴黑色的血液从里面涌出。

    感受到身旁的气息波动,容娴头也不抬,直到男人手指上的黑血变回了黑色,这才抹了把头上的汗道:“还好救回来了。”

    云游风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了,他本以为自己此次难逃一死,即便不是死在那些人的手里,也死于毒发,却没想到被人救了。

    细细感受一下,体内的剧毒居然也被轻易化解了。

    他忍不住惊喜,他活下来后再也不用受控制了,他自由了。

    侧头看向正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少女,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裙上,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精致的木簪束着,长发柔顺的垂在腰后,阳光下,这人就像是光的化身,让他心生暖意。

    “你醒了?”带着淡淡喜色的声音传来,云游风这才发现在他发呆的时候,少女已经处理完自己身上的伤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