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 灵根
    ,精彩小说免费!

    收拾好东西后,容娴背起药箱走出药堂。

    她关上门,刚转过身一道冷风吹来,鼻尖有点点凉意。

    她抬头看向天空,惊讶道:“下雪了?”

    容娴已经有上千年没有见过雪了,不管是圣山还是玄华山,都是一年四季如春,时隔千年,又见到了一场洋洋洒洒的雪花,容娴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了眼气息更加柔和的少女,云游风忍不住开口道:“你很喜欢雪吗?”

    容娴弯弯眼眸:“喜欢。”

    她当然会喜欢了,这世间有什么比雪更表里不一吗?

    明面上纯白清澈,干净的让人心生喜爱,可当你将它与泥土混在一起,便肮脏的难以入眼。

    云游风神色有些复杂:“喜欢就好。”唯有心性纯善的人才喜欢这种纯洁的色彩。

    他莫名有些感伤,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冬季,当年那个孩子也长成大姑娘了。

    容娴扬眉一笑:“怪不得有些冷呢。”

    云游风看了眼身上单薄的衣裳,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术法并不精通,所以才会感觉到冷。

    害怕容娴被冻的伤寒,他将人快速带回到住处,这才放心了下来。

    云游风离开后,容娴披着披风站在窗前听着外面飒飒的落雪声,眸底的温暖散去,抿起的嘴角让整个人看上去比冰雪还冷。

    在这个冷寒的雪夜中,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曲浪,南州归土城可有异样?”容娴忽然出声,她的神色有几分复杂,似是怀念,似是忧愁。

    中年男人或者说是曲浪的身影从阴影处走出,恭恭敬敬的应道:“回大人,归途城并无异样,寒溪尊者一直有派人守着。”

    他从五年前跟着这位主后便一直闹不懂这位主,说她狠辣吧,这么多年亲力亲为的救了无数人。说她良善吧,碰到不顺眼的人说见死不救便见死不救,下令处死叛徒也毫不留情,太捉摸不定了。

    不过无妨,他只要办好主子交代的事情便好。

    曲浪眼观鼻鼻观心,一心只等容娴的吩咐办事。

    容娴沉默了许久,直到天色渐明,落雪将停,这才道:“去查玉霄门,三天内将所有资料交给我。”

    如今她已经到了东州,也会停留些时日看诊。东州乃是玉霄门的地盘,她多了解些定不会出错。

    “是,大人。”曲浪化为黑雾消失在房内。

    容娴在这个小镇呆了五天,直到确定云游风的伤势全好,这才支走他独自一人继续游历。

    她一直行医,结下了不少善缘,因而最近业力的纠缠松了些,她被压制的修为放松了些许,正处于突破的关口,这个紧要关头,她不会让任何人跟着。

    药堂屋顶,云游风站在那里看着容娴的身影远去。

    对你来说,我不过是你救得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对我来说,你却是我的苦主啊。

    唉,罢了,既然你不愿意我跟着,我便不跟了。

    但我相信,我们迟早是要见面的。

    云游风脚尖一点,飞身离去。

    在他消失的瞬间,已经远远离开的容娴突然回头,嘴角勾起一个最是温柔不过的笑,却让人莫名心底发寒。

    离开小镇后,容娴继续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那是一个她从未踏足过的地方,隶属于玉霄门管辖范围。

    天微微亮,容娴刚刚接近这座城镇,正好碰上了城内百姓一窝蜂的朝着城中最富有的一家跑去,还个个拖家带口的。

    她好奇之下,向身边的中年男人问道:“这位大哥,不知你们行色匆匆,所为何事?”

    男人看了眼容娴,发现她气质不俗,谈吐温柔,忙道:“姑娘一看就是外乡人吧,我们镇里在百年前出了一位仙师,就是首富赵家的人。”

    见容娴听得认真,男人骄傲的说:“赵家可以说是我们小镇的守护神,自此以后,每隔十年赵家的仙师都会派人来在小镇里挑选有天分的弟子去修仙,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

    “今日是十年之期吧。”容娴看着热闹的场面声音温软的说。

    男人点点头:“没错,姑娘来得时机刚好,可以见见这难得一见的场面。”

    容娴确实非常感兴趣,尽管搜集来的资料已经看过了,但能亲眼看看这么张扬的招收弟子方式,还是挺让人期待的,她状似好奇的问:“那位仙师是哪个门派的?”

    男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说:“我刚才没说吗?好像是没说啊,咱们这位仙师是玉霄门的。”

    “原来是玉霄门啊,这位大哥,我能跟着去看看吗?”容娴试探的问道。

    男人爽朗一笑说:“当然可以,走,咱们一起去。”

    说着便和容娴随大流跟着一众人前往赵家。

    赵家的庭院非常大,镇上上百孩童站在里面丝毫不显得拥挤。

    容娴跟其他百姓站在一起,目不转睛的看着庭院内的一切。

    等所有孩童全都站好后,几道霞光从天而降,落在高台上。

    “安静。”一人手执折扇,轻声说道。

    他说话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但却好似直接在每个人脑海中响起一样。

    玉霄门的人全都穿着水碧色的锦袍,一个个风度翩翩、神情高傲无比。

    他们当然有理由高傲,因为他们有钱,有实力,还有的是人捧着。

    跟剑修的粗糙不同,法修们更注重生活品质的精致。

    如果剑修是‘不服来战’,那法修就是‘等等,我画个符先’。

    安阳用扇子敲了敲掌心,朝着一旁黑衣锦袍的二师弟微微颔首:“开始吧。”

    陆远拱手道:“是,师兄。”

    他挥手示意,身边的三位师弟一人拿了一个测量灵根的晶石,分别站在三队孩童前面,让每位孩童将手按在晶石上。

    晶石没有反应时,就会得到一句‘无灵根’,代表这位孩童与仙道无缘。

    当晶石出现其他色彩,则代表这孩童有灵根可以修炼。

    比如绿色,则表示有木灵根,可以修习木系术法;比如红色,则表示有火灵根,可以修习火系术法。

    上百位孩童中测试完后只十人有灵根,这十位孩童中,却没一位是上等灵根。

    容娴隐隐听到周围人群对拥有灵根孩子的家庭的羡慕,和自家孩子没有灵根的沮丧。

    修仙便是如此,机缘、悟性、资质缺一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