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 安阳
    ,精彩小说免费!

    这时,前面忽然传来喧哗声。

    原来是一位心高气傲的孩童因为自己没有灵根,再隐隐听到亲人的抱怨,直接将自己给憋晕过去了。

    妇人抱着孩子在一旁着急的不知所措,而玉霄门等人却没有理会。这孩子没有灵根心性不佳,不值得他们出手相救。

    容娴心下一动,脸上有些微担忧,从人群中走上前,来到小孩儿身边。

    “二位可否让我瞧瞧?”容娴朝着孩童的父母问道。

    男人没有说话,似乎还在因为小孩儿灵根的事情生气,倒是妇人看到她背的药箱,满面期盼:“您是大夫?”

    容娴浅笑点头,妇人连忙让开路,好让身边为孩子把脉。

    “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他怎么会忽然昏倒?”妇人看着容娴把完脉后,着急的询问道。

    容娴柔声安抚道:“大姐别担心,孩子没事儿。”

    说话间,她指尖灵力闪烁,飞快的在孩童身上点了几下。

    下一刻,孩童便清醒了过来。

    “天佑,你醒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妇人高兴的抱着孩子连连朝着容娴道谢,就连孩子父亲的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毕竟是自己儿子,心中再怎么失望也不愿意看到儿子出事。

    容娴弯弯凤眸,笑容柔和亲切:“不用客气,我只是尽了一个医者本分而已。”

    她目光关切的看了眼一直缩在妇人怀中一声不吭的孩童,温声说道:“修得仙道,断绝尘缘,二位这孩子没有灵根,想来是上天厚爱您二人,让孩子能留在了父母身边。”

    妇人听到这话,将孩童搂得更紧,而男人眼底的最后一丝介怀也散去了。

    即便孩子没有灵根不能成为高高在上的仙师光宗耀祖,但好歹孩子留在了他们身边,这样就够了。

    身边其他孩子父母听到这话,也面露怔然。

    是啊,若孩子能成为高高在上的仙师,他们固然很高兴,但从此后,也代表着他们与孩子的亲缘断绝,这无疑是挖他们的心头肉啊。

    这样一想,孩子没有灵根留在他们身边也是一件好事。

    “在下明白了,之前是在下想左了,多谢大夫。”男人出声道谢。

    看到两人的神色,容娴这才又再次开了口,柔声朝着睁开眼睛的孩童说道:“修士与天争命,前路坎坷渺茫,若踏入仙途,你可能再也见不到爹娘,闭关匆匆百年,外面已沧海桑田。”

    她摸摸小天佑的脑袋,眼底隐隐带着几分温柔和无奈的叹息之色:“人总是在不断追求不曾拥有的东西,又一直在失去已经拥有的东西,你啊,好好珍惜现在能把握住的。”

    安阳站在高台上,不经意间听到容娴安抚那一家人的话,眼里隐隐有几分复杂。

    本以为这女子只是个普通大夫,却没料到在治病时才发现这人身上有灵力。再听听她说的话,安阳不得不承认,这人虽然修为低下,但性情和善,且活得很明白。

    台下,孩童似懂非懂的点头:“我记住了。”

    容娴眼里划过一丝笑意,朝着妇人说道:“孩子已经没事儿了,回家多开导开导就行,我先告辞了。”

    “大夫。”男人忽然开口叫道:“您救了我儿子,在下心中不胜感激,不知大夫尊姓大名?落脚何处,在下好将诊金送去。”

    容娴展颜一笑,声音越发的温柔:“你叫我容大夫便可,诊金就不必了。不知几世之德,修来着父子缘分,好好珍惜便是了。”

    她背着药箱缓步离去,初升的阳光在她面前铺洒了一条金光大道,她就那么一步步离开,好似走进了圣洁的天宫。

    安阳握着折扇,看着容娴的背影不由得欣赏赞叹:为什么有的人一举一动都能提笔入画呢?不是容貌,不是姿势,而是那独一无二的气质。

    想了想,他将手头上的事情扔给了师弟,颠颠儿地朝着容娴的方向追了过去。

    以他的速度,很快便追上了容娴。

    容娴也没有走远,她在路上碰到了犯了心疾老婆婆,连忙施诊救人,等老人家醒来后,她连忙从药箱中拿出药丸塞进老人家嘴里,面上一片温柔:“阿婆,您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赶过来的安阳收起折扇,站在暗处静静的看着。

    老婆婆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容娴:“是你救了我?”

    容娴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暗处的人影,动作小心地将人扶起来,神色极其柔和:“嗯,路过此处,看到阿婆倒在地上便来看看。”

    “你是大夫?”老婆婆问道。

    容娴将药箱重新背在身上,语气温软的说:“我是大夫。”

    老婆婆面上隐隐浮现出两分感激:“不知该如何称呼?”

    容娴微微一笑:“叫我容娴便可。阿婆,您家在哪儿,我送您回去。”

    老婆婆这才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焦急的说:“多谢容大夫了,我暂时不回去,老婆子出来就是要去找我那不孝的儿子。他竟然偷偷带着我孙子去检查什么灵根,若我孙儿真有灵根岂不是要被带走!”

    容娴愣了下,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她扶着老婆婆边走边说:“阿婆别急,我刚从那边过来,仙师只收了十个徒弟,说不定没您的孙儿呢。”

    老婆婆放心不下:“我就怕孙儿在那十人中。”

    她话音刚落,从前方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娘,您怎么在这儿?咦,容大夫也在啊。”

    容娴抬头看去,正是之前在赵家她开导的那一家三口。

    老人家气势十足,张口就喊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我孙儿呢,你是不是准备把我孙儿给扔了?”

    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孙子,当成眼珠子的护养长大,谁料自个儿儿子竟然想要孩子离开,这不是要她的老命吗?

    小孩儿听到奶奶的声音,连忙从男人身后探出头来,走上前亲昵的扯了扯老人家的衣服,说:“奶奶,我没有去哦,老天爷知道我舍不得奶奶,所以没有赐给我灵根,我可以留在家里陪着奶奶。”

    这孩儿小嘴儿甜的,将老人家哄得乐呵呵的。

    容娴站在一旁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没有上前打扰,看着这一家人重新和好便转身离开。

    安阳见状,轻步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