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章 爱慕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走了一阵后,忽地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上一双笑意盎然的双眸。

    她愣了一下,嘴角微扬,这人还真是半点不掩饰啊:“你为何一直跟着我?”

    安阳晃了晃扇子,风流倜傥:“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如此姿色,让我心折啊。”

    扇子展开,遮住了他嘴角下戏谑的星星笑意。

    容娴抿唇,似笑非笑:“玉霄门首席大弟子安阳,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安阳嘴角的笑意一僵,没想到一时兴起调戏个人,竟然会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很可能这人是他某个熟人的朋友,安阳脸颊抽搐的问:“你是谁?”

    容娴缓缓绽开一个柔和纯净的笑意:“我是容娴,玄华山掌门三弟子。”

    安阳:“!!”

    安阳:“玄华山?!”

    竟然是剑修,他下意识退后两步,唯恐听到‘不服来战’四个字。

    但等回过神来后,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位玄华山掌门小弟子不会一言不合就开打,她看上去跟所有剑修都不一样。

    她身上没有剑,也没有剑气,她的手很干净,很柔嫩,只有拿笔的茧子,而没有练剑的茧子。

    她的气息也太过于平和,太过于温暖,跟剑修那冷硬的气息完全不同。

    安阳为自己一时范怂抽了抽嘴角,看着容娴精致的面容忽然就笑了,眼里满是开怀之色:“没想到清波掌门的小弟子竟然是个大夫,啧啧,剑修中居然罕见的出现了一个异类,这个笑话够我笑几年了。”

    他没有半点怀疑容娴,不管是谁,只要看到容娴这个人,你能感受到的绝对是她那发自内心的温暖和真挚,而她说的任何话,你第一反应永远都是相信。

    容娴她就是有这个本事,让所有人都信任她。

    “行医救人,毕生所愿。”容娴认真的回道。

    这么一本正经的姿态让安阳噎了一下,他叹息道:“容娴,你真让人佩服。”

    修士高傲,是高傲在骨子里,高傲在灵魂里,这不是故作姿态。

    因为力量已经将他们与凡人区分开了,凡人匆匆数年,而修士不同,修士与天争命,若修得仙身,千年恍如一瞬,一瞬千年。

    时间在他们的身上停止,病痛远离他们,他们看着众生疾苦,高高在上地端坐云端。

    就像人不会去在意蚂蚁一样,你见过哪个人为了一只蚂蚁而忙碌吗?

    所以安阳佩服容娴,因为容娴是真心为这些普通人考虑,她救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那种温暖连他都忍不住想要亲近。

    “容娴,我喜欢你。”安阳听见自己认真的说道:“我会去玄华山提亲,我们在一起吧。”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没道理,来得猝不及防,让人没有任何准备。就那一眼,好似着魔了一样,不由自主的便沉沦了。

    容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免了吧。”

    “为什么?是我不够好,还是你对我不信任?或者说门派之别?”安阳一时间分外咄咄逼人。

    容娴失笑,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听着各种声音混杂成一曲红尘滚滚,温柔的笑了:“仅仅是没有动心罢了。”

    “但我们一定是最合适的,我不在意高低卑贱,我能放下自尊自傲,能陪你救赎众灵之苦。”安阳努力为自己争取。

    容娴忍俊不禁:“合适不一定要在一起,安师兄有这般心意,百姓之福也。”

    她心底波澜不惊,因为她清楚,这人喜欢上的不过是一个虚假的面孔罢了。

    安阳眸色一沉,所有的失态尽数收了回去,因为他看懂了,容娴是在很认真的拒绝他。拒绝的话没有一丝委婉,斩钉截铁的毫不留情。

    短短几句话的交谈,安阳将容娴的本性看得无比透彻。

    她有医者的大慈悲,怀着怜悯救众生疾苦,也因为如此,她的爱是大爱,所以她在个人的小爱面前,坦然拒绝,目光包容而仁慈,就像长者看着无理取闹的孩子。

    她不在乎别人的善意恶意,不在乎别人的牵肠挂肚,将所有的感情弃如敝履,自己仍翩然如仙,超脱凡俗。

    “如此便罢了,容娴,我走了,你保重。”安阳心里蓦然一疼,转身离去。

    不是放弃了,而是留在心底。

    那样一个人,不适合当妻子,只适合放在云端。

    看着安阳转身而去,容娴没有动怒,没有反驳,仅仅是揉了揉额头,似乎十分苦恼,笑容万分无奈。

    安阳的告白仅仅是一个小插曲,容娴在镇子里呆了半个月,半个月后便离开了此处,继续游历下一个地方。

    她刚刚走出城镇不远,便看到路中间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男人看上去格外沧桑,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尽管昏迷不醒,他依旧死死地抱着包袱,好像抱着自己的命一样。

    男人只剩下一口气,若是不救必死无疑。

    容娴看得无比清楚,她嘴角笑意不变,神色从容而温柔地跨步走到男人身边,然后——跨了过去。

    她脚步没有半分停顿,背影也没有任何犹豫,依旧洒然干脆,似乎地上的人命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

    这副姿态的她越发的温柔,温柔的残忍。

    在她离开不救后,男人便死了,一队黑衣人从男人身上拿过包袱,用刀割断男人的脖子离去了。

    整片空间又恢复了安静,片刻后,容娴忽然从一旁走出来,她的目光停在地上没有头的尸体上,眸色深了深:“啧,果然是个麻烦。”

    幸好没有救人,她现在可不想掺和进任何事端之中。

    “大人,需要属下做什么吗?”曲浪悄悄冒出来道。

    容娴淡淡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将尾巴处理干净,别让任何人牵连到我身上,除此之外,别做多余的动作。”

    “是,大人。”曲浪忙应道。

    容娴点点头,双手笼于袖中不紧不慢的离开,这次是真正的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一年又一年,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哪里的人最需要大夫容娴便往哪儿去,救人性命从不含糊。

    离开玄华山已经八年了,在这八年的行医中,容娴仿佛抛弃了前世身为魔主的冷厉和狠绝,岁月让她变得更加温和雍容,然那双眼睛浩如深渊大海,无形的疏离感笼罩周身,令她仿佛自成世界。

    近在眼前,却好似远在云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