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章 过渡(青云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圣山昊天仙宗。

    “郁修,你答应我,如果我不在,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郁修,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盘膝而坐的青年猛地睁开眼睛,眉心一抹朱砂给人一种惊艳绝伦的感觉。

    他周身气息仿佛处于极地之处寒冰的冷冽,玉冠束发,一身白色荷纹的锦袍便能看出他在宗门内的崇高地位。

    沈久留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来到窗前,看着外面深沉广阔的海水,他深深吸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茫然。

    从他记事开始便在昊天仙宗,如今已经过去了已经十三年了,他经常会做同一个梦,梦中如何梦醒之后便忘得一干二净,但那个每每出现在梦中的声音却刻进了脑中。

    那人究竟是谁,让他每每想起便心如刀绞。

    从脖间拿出旧的有些发白的荷包,沈久留轻轻摸着上面一串串花朵,轻声问道:“荷师姐,你知道这是哪种花吗?”

    粉荷轻步走了过来,低头打量了下,笑着说道:“是杉树花。”

    “杉树花?”沈久留重复道。

    “嗯。”粉荷想了想,说:“传说杉树花能给人带来幸运,即便不幸发生,也能涅槃重生。”

    沈久留捏着荷包的手紧了紧,代表着幸运与重生吗?

    那将幸运和重生留给自己的人呢,她去了哪里。

    梦中那一片血色刺得他心疼,还有荷包上怎么都洗不掉的血渍以及石娃娃里面的血丝都给他一种不祥之感。

    送给他这些东西的人到底是谁,那个人呢,是否——还在这世间?!

    “这花儿咱们宗门有吗?”沈久留忽然问道。

    粉荷摇头:“没有。”

    看到少宗主落寞的神色,粉荷补充道:“传说在南州海水包围的一座城内种满了杉树,杉树花因打理之人的术法,常开不败。”

    沈久留睁大了眼睛,下意识问:“那座城有名字吗?”

    粉荷想了想,回道:“有,叫归土城。”

    “归土?既然代表着涅槃,为何又要尘归尘土归土?真是奇怪的名字。”沈久留喃喃自语道。

    “少宗主、少宗主。”粉荷出声唤道。

    沈久留回过神来,说:“荷师姐,我想离开圣山。”

    粉荷无奈的看着他,说:“少宗主,您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您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前十年您每月月圆之夜都遭受着噬心之痛,连宗主都都无可奈何,而这三年却频繁到每三天一次,少宗主,宗主是不会放心让您离开的。”

    沈久留下意识摸摸眉心的朱砂,脑中又响起了那道莫名的声音:我郁氏后人承守护之职,若有一日子孙后辈监守自盗,便日日承受噬心之痛,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沈久留捏着荷包的手抖了抖,他承受的噬心之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忘记了什么,该怎么才能想起来。

    “久留。”熟悉的声音传来,沈久留不用回头都知道来人是谁。

    下一刻,铃兰已经站在了他身边。

    十三年过去,铃兰也长大了,白色的弟子服穿在她身上让她更显的几分纯真和无辜。

    “久留,你又在看这个荷包。”铃兰嘟着嘴说:“你每天都在看想起了什么吗?”

    沈久留摇头,语气坚定的说:“总有一天,我会想起来的。”

    铃兰拉起他的衣袖,眼里满是狡黠道:“好了久留,别胡思乱想了,走,陪师姐去练剑。”

    粉荷连忙在一旁阻止:“铃兰,少宗主身体才刚好,你别闹他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铃兰反驳道:“我也知道师弟才刚好,可是师弟一个人在时老是胡思乱想,还不如跟我出去练练剑,说不定心情好了也不会再犯病了呢。”

    被她这么强词夺理一说,粉荷哑口无言。

    沈久留淡淡的拿起一旁的剑,神色冷清道:“不是要练剑吗?走吧。”

    铃兰开心的一笑,眼里的爱慕怎么都藏不住:“好,我就知道久留最疼师姐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粉荷隐隐有些担忧,铃兰一直喜欢少宗主,大长老和宗主都乐见其成。

    但少宗主看铃兰的眼神完全没有男女之情,只把铃兰当成很照顾他的姐姐看待,唉,希望少宗主能早日开窍。

    圣山外。

    深夜,西州碎叶城。

    月光明亮,徐徐洒下,像是为整个碎叶城披上了一层银纱。

    白天繁华热闹的街道此时一片安静,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一前一后的响起。

    一道蓝色身影翻墙而逃,速度飞快。在他身后,一名身着彩裙的年轻女子拿着剑拼命追赶。

    “喂,我说楼三娘,不就是一壶酒吗?用得着追我三天三夜吗?难不成你爱上我了,所以才对我紧追不舍?”略带痞气的声音传来,让身后的女子差点没气炸了。

    她身形快速的一闪,拦在了男人面前,一张妩媚的脸上一片冰冷:“爱上你?你白日做梦呢。我告诉你云游风,把酒给我放回去,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喝不了酒。”

    云游风坐在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三娘,嘿嘿一笑:“可是我已经喝完了,不然我下次再偷酒时不着急喝了,等你追杀我时我再给放回去。”

    楼三娘气得喝骂一声:“混账!”

    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时,却忽的尽皆脸色忽变。

    他们不约而同的站直身子,目光警惕地朝着前方的路口看去。

    脚步声由远及近,随着那不紧不慢的步子,那人温柔的声音伴着淡淡的药香传来:“如此良辰如此夜,你追我赶、打骂随性,三娘游风好雅兴。”

    听到这声音,二人眼睛顿时一亮:“容娴。”

    来人一袭紫色长裙,外罩银色纱衣,紫玉腰带束腰,一头乌发被木簪束缚,懒懒的披在身后。

    她背着药箱,浑身上下唯有腰间系着杉树花纹绣的荷包配饰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与八年前相比,她长高了,更漂亮了,周身的气息也更加平和亲切,凤眸笑意柔和缱绻,好似收纳了漫天的月辉。

    “真的是你啊,容娴。”云游风从墙头跳下来,来到容娴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她,调侃道:“咱们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容神医来了啊,见你一面真是三生有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