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章 酒肆(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从八年前容娴游历天下到如今,她的名声已经如日中天。不论是谁只要提起容娴这个名字,第一印象都是仁心仁术、至纯至善。

    “既然游风感到荣幸,便将三娘的酒送予我如何?”容娴笑吟吟道,眼里满是戏谑。

    云游风晃着手里的空坛子干巴巴的说:“那酒已经被我喝了。”

    容娴没有再逗他,将目光落在了楼三娘身上。

    与云游风相比,楼三娘的激动带着些微克制:“许久不见,容娴近来可好?”

    容娴唇角翘起,凤眸弯弯:“承蒙挂念,一切安好。”

    深夜三人结伴前往楼三娘的酒肆,看着金闪闪的‘无心酒肆’四个字,容娴唇边的笑意加深了许多:“没想到三娘居然会在这个地方躲起来酿酒。”

    云游风赞叹道:“容娴,你是不知道啊,三娘酿的酒可是美味,我行走江湖多年,却从未见过有人酿的酒有三娘酿的酒香醇。尽管这地方看起来偏僻,但酒香不怕巷子深。”

    容娴走进门将身上的药箱放下,弹了弹不染纤尘的广袖,唇角上扬:“我看你是嘴馋了吧。”

    云游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楼三娘给了他一个白眼儿,从酒窖拿出一坛酒。

    木塞揭开,清清淡淡的香气不着痕迹的钻入鼻尖,漫不经心的引诱着你上钩。

    容娴眸色一深,这是三娘用自己栽种的忘忧花酿制而成的酒,酒名忘忧。

    香醇的气息扑鼻而来,云游风瞪大了眼睛:“楼三娘,咱俩都认识六年了,我居然不知道你还有这么香醇的酒。”说着便伸手去抢。

    ‘啪’一声响,楼三娘一巴掌拍开云游风,娇声呵道:“这是专门为容娴酿的,是她最喜欢的酒了。”

    这酒若是让云游风喝去,等醒过来定然是一个脑袋空白的智障,她还是看好这个蠢货,别让他干这种丢人事儿了。

    云游风下意识去看容娴,对上她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讪讪一笑:“原来容大夫也喜欢喝酒啊,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真是见鬼了,这么多年没见,他面对容娴时的心虚感怎么还没褪去。

    容娴凑上前轻轻一嗅,垂眸轻笑:“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是觉得解渴而已。”

    云游风顿时没话说了。

    一不小心将天聊死了,容娴完全没有任何尴尬愧疚,她抬手为自己倒了杯酒,若无其事的抿了口,熟悉的气息在蓓蕾绽放,让她心情好了许多。

    忘忧对于世间的人来说,就仿佛痴男怨女心中的忘情水一样,只一口就能让人忘记所有烦恼,再不记得前尘往事,所有烦恼忧愁尽皆消散。

    可这样的酒水对于容娴来说,仅仅只能让她平心静气片刻。

    “对了,前段时间传讯不是说你在东州吗?怎么忽然就来了碎叶城?”云游风奇怪的问,但他的目光依旧直勾勾盯着忘忧酒,有些馋的咂咂嘴。

    一听他问这个,容娴眼里的笑意散去,揉了揉额头,有些苦恼的说:“这两年一直有人在抓我,我也是无奈之下才离开了东州来到了这里,起码有你们在,我能轻松一些。”

    随着她的名声越大,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找她。

    要是单纯治病她倒是不会拒绝,关键是总有一波人的画风不对,治不好就死什么的,容娴也就没心情奉陪了。

    八年来,她走过了许多地方,救了无数的人,凭借着善缘已经将前世千年功力中的一半都容纳自身。但因业力加身,即便有了实力,她也不能随意制造杀孽,做事束手束脚。

    后来善缘足以抵挡业力的反噬,杀个把人不用顾忌了,却因为剑帝精血所有的力量被封印住,有时想想也挺无奈的。

    十三年前,剑帝精血分了三部分,一部分在她体内,一部分来不及封印被木灵珠吞噬,还有少部分在郁修体内。

    随着善缘增加,业力慢慢减弱,容娴将体内的剑帝精血和木灵珠全数容纳进心脏炼化。

    但剑帝精血太过霸道,似乎对于自己看不上眼的血脉全部要压制同化,因而她的力量也被剑帝精血封印,只有等剑帝精血将她体内普通的血脉全部同化后,她的实力才会解封,到时修为更上一层楼,能有多强她也说不准,但绝对比夺舍前强大。

    预测恢复的时间不短,她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得到安全的保障。

    无奈之下只能躲着那些人,一路上行医来到此处,与好友会合。

    “容娴,你知道是哪方势力在抓你吗?”楼三娘捏着酒杯问道。

    不知为何,明明是普通的问话,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阴森感。

    云游风也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想知道那个不知死活的人是谁,竟然敢动他保护的人。

    容娴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云游风一眼,淡淡的说:“是紫薇城的人。”

    “紫薇城?!”云游风怪叫一声,差点直接蹦了起来。

    楼三娘翻了个白眼,斥道:“好好坐着怪叫什么,难道你知道紫薇城?”

    云游风阴沉着一张脸没有吭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紫薇城呢。

    紫薇城主清波便是当年带人屠杀石桥涧的罪魁祸首,这个人用毒药控制了他一年,逼着他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若非有容娴在,这世上早就没有他了。

    但清波忽然要抓容娴是因为什么,难道他知道了容娴是石桥涧幸存者的事情?!

    想到这里,云游风有些坐不住了。

    “游风,你看上去很焦躁。”容娴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眼里却闪过一丝流光。

    这些年她明里暗里一直没有打探出云游风曾经帮谁在做事,这人的嘴太严了。如今看他的态度来,紫薇城的可能性很大,无论如何,她必须确定下来。

    云游风咬了咬牙,问:“容娴,你知道紫薇城的人为何抓你吗?”

    容娴垂眸看着酒杯上的花纹,漫不经心道:“当然知道,清波想要我治病。”

    清波城主与她师父清华真人乃是同门师兄弟,玄华山前任掌门羽化后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清华真人,清波负气而去,创建了紫薇城,短短时间声望极高。

    若真是清波屠杀了整个石桥涧,这件事清华真人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