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章 勾结(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从来都不惜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若清华真的知道,这些年的奔波劳碌难道都是补偿吗?未免太可笑了。

    所有的念头在容娴脑中过了一遍,实际上只有短短一瞬。

    云游风被容娴理所当然的回答噎了一下,这对吗?这当然不对。

    容娴的回答完全没问题,身为一个大夫,别人要抓她时,第一反应当然是为了治病。

    但容娴可是石桥涧的人,而清波是屠杀石桥涧的凶手,这让他怎么可能不多想呢。

    楼三娘目光闪了闪,探究的问:“云游风,你忽然问容娴这个,是知道了什么吗?”

    云游风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说出紫薇城主便是当年屠杀石桥涧的人,毕竟容娴从未在他面前提过自己的家乡,他这么一说出来容娴会怎么看自己?!

    “我只是听说紫薇城主有一个常年昏迷不醒的妻子,他一直在想办法让他的妻子苏醒。”云游风沉默许久后说道。

    容娴故作了然的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清波抓我是为了他的妻子啊。”

    看云游风这态度,紫薇城有八成的可能。

    她扫了眼楼三娘,楼三娘会意,拿出一坛烈酒,娇声笑道:“云小子,看你这么苦大仇深的神色,难道是因为我给容娴专门酿了酒而没有给你吗?”

    她掌心一击,那坛酒从手中飞到了云游风面前。

    云游风下意识扒开塞子,浓烈的酒香涌入鼻中,顿时将肚子里的馋虫给勾了出来。

    他端起酒坛就灌了几大口,爽快的笑道:“好酒啊,三娘,你不厚道啊,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喝过这等好酒。容娴一来你才拿出好酒招待,不公平啊。”

    容娴小口的抿着忘忧酒没有吭声,楼三娘嗤笑一声:“不公平?你要是知道我这儿还有好酒,我的无心酒肆还能安生吗?”

    云游风讪讪一笑,捧起酒坛又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因为心中有事,他急需借酒浇愁。

    ‘啪’一声脆响,酒坛砸在了地上,云游风咚的一声倒在地上醉了过去。

    “云游风、云游风?”楼三娘踹了踹他,发现这人真醉过去后,手中一道红色的光团打入云游风的脑中,让他睡得更死。

    搞定一切后,楼三娘走到容娴身边,单膝跪地,一副臣服的姿态恭敬道:“属下参见尊主。”

    容娴端着酒杯扬眉一笑:“寒溪如何这般作态,起来吧。”

    楼三娘笑容娇媚的站起身,说:“尊主,属下已将无心崖的人安排好了,不过都十三年了,他们一直很想见尊主一面。”

    容娴抿了口酒没有接话,反而语气怀念的说:“无我酿酒的手艺你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楼三娘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神色同样怀念:“他酿的酒一向很好。”

    “很久未见他了啊。”容娴感慨了一句,便放下了这个话题。

    她转动着酒杯,狭长的凤眸眯起,凌厉的寒意淡淡散出,接上了寒溪之前的问话:“见我?在无心崖上几百年不见都没见吭声,现在却天天想着见我?是看我是不是真的死了吧。让他们给我安心呆着,有异心的直接处理了。”

    她看着楼三娘,意味深长的说:“寒溪,你知道的,是那些人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他们。”

    楼三娘、或者说寒溪尊者楼寒溪恭敬道:“尊主的吩咐我定然会办妥的。”

    容娴起身来到窗前,负手而立,目光悠远地看向远处的朦胧月色,唇角勾起一个凉薄的浅笑。

    “当年石桥涧的事情我一直以为跟我没关系,那伙人寻找剑帝精血来到石桥涧,我只是恰恰好在那里罢了。但这世上哪儿来的那么多恰好,何时不好,偏偏是我刚刚夺舍之时。”容娴周身阴冷森寒的气息爆发,让楼三娘呼吸一滞。

    “尊主息怒。”楼三娘上前一步,低声劝道。

    容娴平复了心神,连连冷笑:“郁氏一族少族长身怀剑帝精血,被圣山昊天仙宗宗主救走的消息想办法传给紫薇城主,盯紧了他,看他得到这个消息后跟谁联系。”

    “尊主是在怀疑清波与圣山的人有来往?”楼三娘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意思。

    容娴收敛心神,目光沉沉地看向圣山的方向:“不是怀疑,是肯定。我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紫薇城主能在我刚夺舍的半个月内知道我的下落。”

    查到背后的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需要有人引郁修离开圣山。当年下的封印只有十年期限,这些年她自身实力又被压制住,无法前往圣山。

    如今生生多了三年,剑帝精血能量有失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她必须尽快见到郁修,收回那部分精血。

    “以尊主的实力,能探查到您踪迹的,也只有精通卜算的沈熙了,尊主为何不怀疑他?”楼三娘不解的问。

    容娴抬眼:“沈熙确实卜算出我的下落了,他也离开圣山出现在了石桥涧,顺便带走了郁修。但他本人既然会出现,便不会再多此一举让外界那些蝼蚁出手。”

    沈熙有多高傲她这个老对手比谁都清楚,那人连昊天仙宗内的人都懒得看,更何况是外界的人呢。

    不是沈熙,那定然是沈熙身边的人与外界有勾结了,中间冷凝月也插了一脚,但当年仙魔大战诡异异常,其中的龌龊光凭冷凝月一人是撑不起来的。

    容娴轻而易举便能得出昊天仙宗内有人与冷凝月有勾结的结论。

    尽管不理无心崖的事务,但能坐上尊主之位,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无人能及的智计。

    “让无心崖的人盯住沈熙身边的人。”容娴沉声吩咐道。

    楼三娘点点头:“属下明白了。”

    见尊主没有其它吩咐,楼三娘化雾而去执行命令了。

    精致的酒肆内,容娴伸手似乎想要抚摸月光,月辉洒在她的手上,一层银沙仿佛白霜。

    为何非要查清石桥涧的事情,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满门皆灭的也常有发生,她只需要收回遗失的那部分剑帝精血,其它无需理会不是吗?

    可郁族被屠灭的景象在脑中经久不散,像极了一千六百年前容氏一族被灭时的场景。

    容娴轻叹,她果真还是放不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