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 清波(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东州紫薇城,清波一身城主服坐在密室,在他面前,两名黑衣人恭敬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消息属实吗?”清波看上去比清华真人沧桑多了,但身材颀长,眉目含着一丝文气,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个儒雅的文客。

    左边的黑衣人肯定的说:“确定,是魔道的钉子亲自传出来的消息,而沈熙也确实在十三年前出过圣山,回去以后身边就多了一个小孩子。”

    清波转动着手上的玉戒指没有说话,他的目光看向右边的黑衣人。

    黑衣人会意道:“容大夫最后出现的地方是碎叶城。”

    “也就是说,她现在还没有出碎叶城了。”清波道。

    黑衣人恭敬的说:“回主上,确实如此,属下已经派人监视着碎叶城,若容大夫出现定然会有消息传来。”

    清波沉吟片刻,说:“容娴医术高明,用毒也令人防不胜防。就这么找过去无非是跟这两年一样,无功而返。青一,你去散播消息,就说东州外的晴天镇出现瘟疫,这消息必须传到容娴的耳朵里,在碎叶城与晴天镇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务必将容娴带到本座面前。”

    “是,主上。”青一面具下的脸肃然一片。

    清波摆摆手,他立刻飞身离开。

    “青二,你带一队人先去圣山外,随时等我命令。”清波吩咐道。

    青二立刻应声,然后转身离去。

    密室里只有清波一人后,他犹豫了片刻,从腰间解开一枚传讯符,指尖红光一抹,剑符中传出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本尊说过不要再联系了。”

    清波沉声问道:“凝月尊者,我想知道十三年前仙宗宗主是否带回去一个小孩儿?”

    那边安静许久,似乎是在找人询问,之后冷凝月的声音传了过来:“确实如此,你这么关心此事,莫非那孩子很重要?”

    清波咬咬牙,直接说道:“他是郁氏一族的余孽,我怀疑他身上有剑帝精血。”

    现在那余孽已经在昊天仙宗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借助仙宗的势力才查到当年的真相来找他报仇。在得到剑帝精血前,他必须先保住性命,凝月尊者倒是一个不错的靠山。

    冷凝月的呼吸一滞,眼里满是渴望,息心已经死了,如果有了剑帝精血,她便能掌控整个无心崖,若再将沈熙踩在脚底下,整个圣山便都在她的掌控中了。

    不过——“郁氏一族只剩下一人?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她再怎么想要剑帝精血,也不愿意有人拿自己当枪使。

    到了现在,清波也实话实话了:“十三年前,我听从您的吩咐前去寻找息心尊主,您指引的方向恰恰是郁族隐居地。我将郁族屠杀殆尽,本来想要抢剑帝精血,不想那滴精血竟融入到一个孩子的体内,而我被剑帝残威重伤驱逐了出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后来有人放火烧了那地方,我本以为那孩子已经死了,不曾想竟然被仙宗宗主救了回去。”

    无心崖,华丽的宝座上,冷凝月脸色狰狞了一瞬,周身凛冽的魔气汹涌磅礴,将大殿的装饰摧毁的半分不剩。

    盘卧在宝座上的黑金大蛇吐了吐芯子,十分不满自己被打扰醒,它甩了甩尾巴,将冷凝月撞了个踉跄。

    冷凝月脸色一裂,却不敢拿大蛇如何。

    这祖宗不仅难养,脾气还大,她无数次在心里阴谋息心当年将大蛇交给她养,顺便还取了一个‘阿金’这土不拉几的名字是存心恶心她呢。

    她心里想将大蛇千刀万剐,可惜打不过。

    冷凝月只能将怒火朝着另一边发泄:“清波,你可真是有胆子,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瞒了本尊这么久。”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难掩急切的问:“当年你说已经杀了息心,此事究竟是真是假,你想好再回答,若撒了谎,本尊就让你这辈子都开不了口。”

    大蛇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名字,晃了晃脑袋看向冷凝月,刚刚好像有人叫了大魔头哦,不是说大魔头死了吗?

    它用脑袋抵了抵冷凝月的背,冷凝月猝不及防下被撞倒,而且还是脸着地的。

    她爬起来后头发都乱了,像个疯婆子似的朝大蛇吼道:“阿金,你没看到我在忙着吗?你再捣乱我就剁了你,去找容钰玩儿!”

    阿金吐了吐舌头,慢吞吞的从座椅上爬下来,朝着后山窜去,临走前还将大殿内唯一完整的座椅给撞得支离破碎。

    “……”冷凝月差点没气疯,她再次肯定,息心当年随手将阿金扔给她养就是为了恶心她的。

    “尊者?尊者?”清波在另一头疑惑的唤道。

    “少废话。”冷凝月像个炮仗一样吼道:“说,息心到底死没死,话出口的时候过过脑子,别给本座杀你的理由。”

    清波脸色难看了一瞬,到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息心确实已死,我是真没见到神器,这么大的事,我是绝不敢骗您的。”

    清波不敢说他根本没见到息心尊主,也没见到什么神器,不过若息心尊主当时真在郁氏族地,那肯定是死了,郁氏只幸存了一个小崽子而已。

    冷凝月的神色这才平缓了许多,只要息心确实已死,她便不用担惊受怕那人某天重新杀回来了。

    想到剑帝精血,冷凝月忍不住露出两分喜色。清波想要什么她一清二楚,这人愿意说出剑帝精血,是想用剑帝精血换自己保他一命了。

    不过是蝼蚁,保他一命换得一个通天的机缘,很划算。

    “自从仙魔之战后,无心崖被狴犴魔狱盯紧了,此事本尊帮不上忙。不过我无心崖会为你大开方便之门,你想去做的事情也会替你掩饰。”冷凝月承诺道。

    说到这里,她声线阴森了下来:“你记住,昊天仙宗我无心崖帮你顶住了,但剑帝精血你若敢动,我让你烟消云散。”

    清波语气认真的说:“尊者放心,在下定会将精血完好无损的交给您。”

    话音落下,传讯符化为飞灰。

    清波坐回原位,目光闪烁。

    若能活着得到剑帝精血,他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将其交给冷凝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