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看诊(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清波起身换了一身黑色锦袍,蒙上脸颊,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密室中。

    在他消失后,密室中一团不显眼的黑雾缓缓的消散。

    碎叶城,云游风宿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大惊之下看向窗边的人影,不可置信道:“容娴,你怎么这么狠心,我醉了都不将我抬到床上。”

    容娴转过头来,眼里带着狡黠的说:“你也不看自己多大的块头,你以为我能搬动你吗?”

    云游风头疼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奇怪的问:“三娘呢,怎么不见她了?”

    “难为你还记得我,醒了就过来喝醒酒汤。”楼三娘端着一碗热汤袅袅走来。

    云游风脸色一喜,快步上前端起碗一饮而下,哈哈大笑道:“还是三娘对我好啊。”

    他也不想想,楼三娘真对他好也不可能扔着他在地上睡一晚上啊。

    对这么一个缺心眼,容娴也懒得理会。

    楼三娘也有些哭笑不得,她指着一旁的水盆说:“我已经打好水了,你去洗把脸。”

    云游风嘿嘿一笑,走过去擦了把脸问道:“对了,容娴今日准备做什么?”

    容娴今天换了一身绿裙外配银纱,腰间依旧系着那装着不知丹药还是药草的荷包,比昨日少了几分清贵大气,多了几分温柔婉约。

    她提起一旁早就整理好的药箱,边走边说:“我去镇上最大的唯安药堂坐诊。”

    “你昨夜才奔波至此,不歇息一日再看诊吗?”云游风放下帕子说道。

    容娴抬头看向他,目光柔和,仿佛站在云端俯视凡人的神袛,用她那温和的目光带着悲悯的垂怜看着世人:“我可以休息,但病人耽误一天也许会有生命安危呢。”

    云游风心中感慨容娴心性纯善,但面上却有些无奈:“病人是看不完的,你没来时那些人不还是那样吗?一天而已,他们还能病死不成。”

    容娴眸色清亮温柔,声音坚定的反驳:“那不一样,既然我已经来了,病人就在我眼前,我当然要尽全力去医治他们,让他们脱离病痛的折磨。医者先修德,需怀有大慈悲,怎能心存侥幸。”

    云游风被她说的哑口无言,虽然觉得这种至纯至善之人迂腐可笑,但心底却忍不住的佩服,这世上能有几人坚守自己的原则,愿意为了别人而奔波操劳。

    看着容娴离开,他才快速的将自己打理好,拿起刀慢悠悠的跟了上去,现在紫薇城的人一直在抓容娴,他暗中护着还能放心些。

    这人明明小时候遭遇那么可悲,如今还能成长的这么优秀,心性还这般纯善,让他不得不佩服。

    容娴来到唯安药堂后,药堂的东家早已等候在这里了。

    看到容娴背着药箱而来,他连忙迎了上去,一脸荣幸的说:“真是您啊容大夫,早上有人来通知我说您会来,我还以为是别人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呢。”

    容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说:“六年未见,东家富态了。”

    东家哈哈一笑后,感慨道:“六年前碎叶城出现一场时疫,您在这里停留了三个月,不眠不休六天六夜终于控制住了疫症,自己却病倒了,当时城中百姓吓坏了,好在您没事。如今再见,看您精神依旧,我也就放心了。”

    容大夫看病时总是不顾及自己,让他也跟着担心,唯恐这人在不知道的地方将自己给累坏了。

    容娴跟着他走进药堂,来到她六年前的座位上,略带感激的说:“承蒙东家挂念,这么多年了还保留着我的位置。”

    东家连忙摆摆手说:“您千万别跟我客气,这也是大家的意思。”

    “是容大夫吧?”一位弓腰咳嗽的老妇人看了容娴许久后,终于面露笑容的问道。

    其他人听到容大夫这三个字,刷的一下转头朝着容娴看去,面前的容大夫看上去十分年轻,长得也十分漂亮,那一身气质也温柔婉约,让人心神亲切。

    “娘,这就是容大夫吗?像个仙女一样。”一个红着脸躺在自家母亲怀里的小姑娘惊叹的说。

    女人亲亲小孩儿的额头,眼睛一酸,激动的说:“对,这就是容大夫,有她在,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容娴对着老妇人颔首,笑容亲切道:“原来是王夫人,六年未见,您丁点儿没变,好像我们昨日才见过一样。”

    王夫人被容娴的话逗乐了,她扶了扶发簪,开心的眼角的皱纹都冒出来了,身为女人,谁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呢:“容大夫净会捡好听的来哄我这个老太婆。”

    容娴凤眸微弯,拿了一根银针走过来:“我说的可是实话,夫人应该信我才是,不然我就要难过了。”

    王夫人掩嘴一笑:“信信信,我不信容大夫还能信谁啊。”

    容娴轻声一笑,来到刚才说话的小女孩儿身边,摸摸她的额头,说:“烧的这么厉害,给你扎一针就舒服了,怕吗?”

    小女孩摇摇头,十分坚强的说:“我不怕,娘说容大夫扎针一点儿都不疼。”

    容娴温柔的摸摸小孩儿的脸蛋,安抚道:“嗯,一点儿都不疼,很快就会好的。”

    她针尖上凝聚了一丝灵气,迅速的扎下去又拔出来,看着小孩儿脸上的红晕褪去,这才对着孩子母亲说道:“我开些药,你回去给孩子喝上两天就没事儿了,孩子还小,让她尽量别玩儿水,也别吃凉的东西。”

    女人摸摸女儿的额头,发现这会儿已经不怎么烫了,高兴的说:“容大夫,谢谢您,谢谢您。”

    容娴走到座位上,提笔在纸上写着药房,她握笔的姿势显得潇洒中带着沉稳,让人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

    将药房递给学徒,她嘴角含笑道:“去吧,抓完药回去熬了就好了。”

    女人连忙抱着孩子跟着学徒走了,王夫人这才来到容娴面前,说:“容大夫的医术越来越高明了。”

    容娴温柔的说:“医术高些便能救更多的人,我所愿也。

    她替王夫人把把脉后,看了看她的舌头,提笔边开药方边说:“没什么大事,最近气候转变过快,您可能不适应,再加上吃食上的不注意才会引起咳嗽的,这帖药先喝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