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 瘟疫(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将药方递给王夫人,细心叮嘱道:“不咳嗽了就不用喝了,鱼虾类的东西要忌,别担心,很快就好了。”

    王夫人听到她的话高兴极了,怪不得人都说容大夫医术天下第一呢,那些个庸医一个个的都治不好自己,在容大夫这里一帖药就好了。

    拿到了药方,她也没有打扰容大夫给被人看诊,连忙跟着丫鬟离开了。

    药堂屋顶,云游风抱着刀平躺着,脸上的神色非常放松,连那痞痞的笑意都变得温馨了起来。

    听着容娴温声安抚着每一个病人,没有半分不耐和厌烦,他忍不住想,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有清波那种狠辣歹毒的恶人,却也有容娴这种至纯至善之人。

    也因为有容娴这类人在,才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希望。

    等容娴将所有病人全都看完后,夜幕降临,碎叶城也安静了下来。

    她靠在座位上揉着发酸的手腕,揉着揉着似乎抵挡不住困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在所有人眼里,容娴可是一个术法不精的战五渣大夫,忙碌了整整一天连口水都没喝上,这时候若还神采奕奕的,还不如直接告诉别人她有问题呢。

    容娴趴在桌上看似睡着了,实则将大部分心神沉浸下去,努力催动心脏中的剑帝精血,有云游风在,她的安危不用担心,只留下一丝神识注意外界的情况。

    耳边是心脏缓慢的跳动的声音,‘咚哒’、‘咚哒’,一下又一下。

    每次跳动都能同化一丝血液,那强横的封印也松动一分,直到体内血液全部转化完成,封印便自动解开,那时她的实力便恢复了。

    只有自身够强,她才不畏惧任何人。

    烛火晃动了下,云游风从窗外钻进来就看到容娴眉宇间带着浅浅的倦意睡着了。

    他沉默许久,从后面的卧房拿出一条薄被轻轻给她盖上。

    自己轻手轻脚的整理桌面上记录每一个人病情的纸张,整理完后,又翻看了下药柜中缺少的药材登记下来。

    等忙完他才叫醒了容娴:“容娴,回家睡,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太过疲惫下更容易生病,且容娴不像他和三娘有浑厚的灵气护身,寒暑不侵。

    容娴听到他的声音,心神一动,似乎因为睡得还迷糊,声音带着一丝暗哑:“不回家,我没有家。”

    云游风呼吸一滞,下意识去看她枕着的手臂,那苍白通透的石头让他的心颤了颤。

    他猛地出手点住容娴的睡穴,看着这人即使睡着了,周身也萦绕着一层温暖柔和的气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人啊,还是不能做亏心事的。”云游风喃喃一句,伸手将人抱起,脚步飞快的回到了酒肆,将人放在卧房交给楼三娘照看。

    当阳光洒金屋内,容娴意识回归,睁开了眼睛。

    简单用过饭后又精神饱满的去了唯安药堂,她一连看诊了三天。到了第四天,已经没有了那么多人,重病病人也已经看完了,剩下的小病这里的坐诊大夫便能搞定。

    这时她拿起曾经记录下的那些出不了门下不来床的病人名单,背着药箱一个个出诊去了。

    云游风无奈跟随,本以为这人能轻松些日子,没想到比前三天还操劳。

    她一天出诊四家,忙的脚不沾地。

    到了出诊的第二天,她看完最后一个病人,背着药箱朝回走去时路过一个茶疗,听喝茶的人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我是说真的,我大舅舅从晴天镇逃了出来,那里瘟疫横行,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城都被封了。”

    “啊,不会吧,咱们这里没听说啊。”

    “咱们这里当然不会听说了,城被封了,知情人全都被关在里面了,你从哪儿听说,要不是我大舅舅早一个时辰出门,恐怕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呢。”

    坐在茶桌上的两人聊得唾沫四溅,听闻这个消息的容娴脚步顿住,眉宇间带着担忧的走了过来:“两位小兄弟,打扰了。”

    灰色衣衫的少年放下茶碗,疑惑的问:“有事吗?”

    容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我不小心听到小哥说的话,想问问小哥,晴天镇真的出现了瘟疫吗?”

    少年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当然了,这是我舅舅亲口说的,你问这个干嘛?你有亲戚在晴天镇吗?”

    容娴摇摇头,摸着药箱说:“我是一个大夫,听闻有瘟疫横行,忍不住担心那里的人。”

    “大夫?现在还有哪个大夫愿意去啊,去了就是死。”少年有些悲哀的说。

    容娴眉眼一弯,笑容温暖道:“不会的,他们一定能活下去的。”

    说完,她快步朝着酒肆而去,准备整理东西前往晴天镇。

    在她离开后,刚才还在谈论瘟疫的二人对视一眼,转身融入人群中消失了。

    一条僻静的巷子里,二人朝着黑暗中的人拱了拱手道:“大人,已经办妥了。”

    阴影处一道人影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马车夫的衣服,娃娃脸上满是肃杀:“知道了,退下吧。”

    而此时回到酒肆的容娴虽忙着整理东西,但神色却淡然的看不出丁点儿着急。

    云游风一直跟在容娴身边,也听到了那两人的谈论。

    这会儿站在门口看着容娴着急整理东西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就算你再着急,也歇会儿再走吧,这么多天了你一直在奔波,身体怎么能撑住。”

    容娴回过头来,脸上平静的神色已经被焦急和担忧替换:“怎么能不急呢,救人如救火,瘟疫不是别的病,那是无时无刻都在死人,我早去一会儿便能多救一人。”

    说话间,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背着两件换洗衣物,拿着药箱便准备出门。

    云游风想拦住人却没有理由,听到有瘟疫时他也很担心,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到底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只能傻兮兮的跟在人后面。

    门口,楼三娘正给客人送酒,见到二人这副姿态,连忙上前询问:“容娴,你和游风去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