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章 出山
    ,精彩小说免费!

    不速之客先是细细打量了下沈久留,这才满是不甘的说:“没想到一个郁族余孽,在圣山长了几年也有了这般仙人姿态。”

    沈久留瞳孔猛地一缩,郁族这个词他无比熟悉,每个月承受噬心之痛时便会出现在他脑中,还有梦中那一声声呼唤……

    在沈久留出神之际,一道黑雾飘过,等沈久留抬头看去,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活捉。”他话音落下,数道流光朝着黑雾的方向追去。

    沈久留在原地等了许久,直到属下空手而回。

    看着地上的鲜血,他眼里闪过一丝莫测的情绪。

    来人都追到了圣山,看来他身上是有能让那些人飞蛾扑火般的涌来的东西啊。

    “久留,久留你没事吧。”听说沈久留遇刺,铃兰扔下手里的事情连忙飞奔而来。

    见地上有一滩血迹,她有些慌乱的问:“久留,你伤在哪里了,快告诉我你伤在哪里了?”

    她手足无措的上前摸着沈久留的身体,唯恐沈久留身上有什么不得了的伤痕。

    沈久留后退一步,目光忆如往昔般清冷:“师姐无需惊慌,我无事,这些血迹是那刺客的。”

    看到师弟躲着自己,铃兰眼里隐隐有些难过,但听到师弟没有受伤,又高兴了起来:“师弟没事就好。”

    她气愤道:“也不知是什么人,居然敢闯入仙宗刺杀你,我告诉爷爷,让爷爷一定要将那人抓住。”

    沈久留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师姐,我决定离开圣山。”

    铃兰一愣:“离开圣山?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沈久留站在崖边,看着海风卷起的一层层海浪,乌发翩飞,白衣飘飘,恍如乘风而去的谪仙。

    就在铃兰以为得不得答案时,沈久留清淡缥缈的声音传来:“圣山很好,但我有遗憾未了,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今天那刺客一句‘郁族余孽’让他如鲠在喉,如果他真的是郁氏一族的人,是不是代表着其他族人已经全都不在世上了?

    想到这里,沈久留便就觉得心痛难忍:“师姐,我必须离开这里,去查清我的身世,查清我遗忘的过去。”

    看着他坚定的神色,铃兰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对着沈久留道:“我陪你一起离开。”

    沈久留直接拒绝了:“师姐,这是我的私事,我想一个人去解决。而且,大长老和师尊一定不会让你离开圣山的。”

    “那你回来我们就成亲。”铃兰鼓起勇气说道。

    沈久留看着她眼里的忐忑紧张没有任何心软,目光清凉冷淡:“师姐,你知道的,我从未考虑过感情的事。”

    铃兰听到他又一次拒绝自己,吸吸鼻子差点哭出来,忍了好久才闷声说道:“那你回来后,要是考虑感情了先考虑我。”

    沈久留握着剑转身离开:“师姐,我不能给你保证什么,一切随缘吧。”

    看着沈久留离去的背影,铃兰终于忍不住站在原地哭了起来:“沈久留,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沈久留听到她的哭喊,神色没有半分动容,脚步停都不停直接离开了。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心动、没有怜惜,所以也不需要考虑。

    他神色冷寂的朝着宗主闭关处而去,既然要离开,还需跟师尊禀告一声。

    来到石洞前,他直接跪了下去,清冷的声音也染上了几分悲哀:“师尊,弟子想要离开圣山,弟子忍受不了夜夜噩梦的惊扰,也想知道被遗忘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样。”

    梦中的凄惨哀嚎,那滚烫的让他痛苦万分的血腥,那一声声‘郁修’都让他难以忘记。

    “我想知道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人都去了哪里。”

    是否有人跟他一样幸存,或者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苦苦挣扎。

    “他们拼命让我活了下来,可我却将他们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记得他们,多么悲哀。

    “师尊,我不想这样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道的活着了。”

    许久之后,洞内传出沈熙的声音:“去吧,待解决了你的事情便回来。”

    沈久留脸色一喜:“是,多谢师尊。”

    清波被人直接提着脖子扔到了海上的扁舟上,那人不屑的说:“真是个废物,几百岁的人了,居然连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儿都打不过。”

    清波脸色涨红,但他也知道面前的人惹不起,勉强挤出一个笑,说:“是在下判断失误,早知道郁氏余孽的修为晋升如此之快,在下绝不会如此冲动行事。”

    谁曾想那个余孽居然天赋绝佳,怪不得仙宗宗主要收他为徒呢。

    那人冷笑一声:“若非在仙宗地盘,我等魔修不合适出面,哪用得着你这个废物,抓不到人还打草惊蛇了,差点让人顺藤摸瓜追进我无心崖。”

    清波被人当孙子一样训斥却不敢表露半点不满,那人看他这副姿态也没劲儿透了,无趣的摆摆手道:“行了,你走吧,尊者会为你扫尾的。”

    青二走上前扶着清波上船,灵气涌动,扁舟很快消失在大海中。

    清波离开的第二天,沈久留辞别了圣山众人,御剑而去。

    崖顶,铃兰看着剑光划过天际,莫名有种师弟再也不会回来的错觉,她双手合十,喃喃道:“沈久留,我在圣山等你,一直等着你。”

    无心崖,冷凝月收到沈久留离开的消息后,顿时惊喜的跳了起来,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

    没有仙宗的庇护,一个小娃娃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立刻给清波传信,并派出心腹离开圣山前往紫薇城,协助清波取得剑帝精血。

    没错,只能协助。

    圣山之上,若魔修只是出山倒还罢了,但若出了手,不仅有狴犴魔狱的压制,仙宗便会有对应的人出山以防魔修为祸人间。

    冷凝月再怎么自负也不敢这么干,她若明目张胆的让自己人在外作天作地,下一刻沈熙就有可能出现在她面前。

    虽然算计死了息心尊主,但冷凝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她是绝不敢正面跟沈熙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