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识破(月食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圣山外,容娴正靠在马车内闭目修炼,已经平安行驶了五天的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容娴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道流光:“何事?”

    马车夫揭开车帘,掀起草帽后的那张娃娃脸十分熟悉:“容大夫,我家主人请您走一趟。”

    容娴躺在软塌上,神色状似露出一抹讶然:“是你。”

    马车夫便是带人追了他两年的那波人首领,从第一眼见到这人时她便已经认出来了。

    若不是在计划之内,她也不会这么配合。

    容娴好似想到了什么,语气染上了几分喜意,假模假样道:“既然是你家主人设法抓我,是不是晴天镇的瘟疫并不存在?”

    青一沉寂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容娴在如此紧要关头关心的不是自身的安危,反而是素不相识的百姓。

    “仁心仁术,至纯至善,容大夫当得起如此评价。”青一由衷的感慨完后,很渣的说:“没错,晴天镇的瘟疫不存在。”

    容娴见他没有半点欺骗人的愧疚,也心安理得的与他胡扯了起来,她就着原本担忧的神情唇角微弯,眉角眼梢全是舒心的喜悦,假惺惺感慨道:“天道在上,总算没有让众生沉沦痛苦之中。”

    青一噎了噎,憋了半天一个字儿都没憋出来,只能黑着脸便上了马车。

    同时,数道身影从四周而来,像是护卫一样守在马车四周,护送着马车拐了个弯儿朝着紫薇城而去。

    碎叶城内,云游风又偷了楼三娘一坛佳酿,想起楼三娘因为气愤而显得娇媚的脸蛋,不禁畅快一笑。

    他大笑的喝了两口,晃晃悠悠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上。

    忽然,一道叫卖声响了起来:“快来看一看咯,这可是晴天镇的白醋,闻起来就香,用来调菜味道更是尚佳,客官买点回去吧。”

    晴天镇?

    云游风转过身,快速的来到小摊前,一脸严肃的问道:“你这醋是晴天镇的?”

    摊主点点头,肯定的回道:“是啊,这可是正宗的白醋,我朋友昨天才运回来的。”

    昨天?!

    云游风心下咯噔一跳,直接就问道:“晴天镇是否发生了瘟疫?”

    摊主被吓了一跳,一脸晦气的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不买醋就不买醋,怎地还造谣了。晴天镇从来就没发生过疫病,容大夫曾路过可是说了,咱这醋煮起来能防很多病的。”

    云游风脸色微变,抱着酒坛子就朝着无心酒肆而去。

    楼三娘正在擦桌子,看到云游风回来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云游风,你还有脸回来,讨打来了吗?”

    云游风没有心思与她胡闹,沉着脸说:“三娘,容娴可能出事儿了。”

    楼三娘面上顿时没了笑意,严肃的问:“怎么回事?”难道那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受伤了?

    云游风将刚才在大街上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后,着急的说:“我就说之前听到消息怎么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有人设套。能不择手段都要抓到容娴的,除了紫薇城的人我想不出谁了。”

    楼三娘听罢,心里却平静了下来,晴天镇的事她心里也是有数的。

    但她不能被云游风发现端倪,便满脸着急,颇有些六神无主,将好友遭遇不测就没了主心骨的弱女子形象演的淋漓尽致:“容娴要是出事了怎么办?那些人想方设法抓了容娴想干什么,游风,怎么办,怎么办?”

    “三娘,你先别慌。”云游风见自己将人给吓着了,连忙安慰道:“我先去查探下情况,若有消息,我传讯给你。”

    唉,关键时刻还得靠他。别看楼三娘平时凶巴巴的,内里还是个小女人啊。

    下一刻这个小女人就对着他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云游风差点哭出声,哎哟我的姑奶奶,这个时候您就别添乱了好么,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平时打架也都是我让着你的,你跟去出事儿了我来不及保护可咋整啊。

    他好说歹说才将楼三娘给哄住了,连忙抱着刀飞快的溜了,唯恐慢一步又被缠住了。

    楼三娘站在酒肆外面,看到云游风落荒而逃,嘴角的笑意慢慢染上了几分邪异。

    尊主能有这么为她着想的朋友,也不枉当初救他一命了,是个感恩图报的。

    她刚走进屋内,房门猛地关上了。

    “尊者,沈久留已经离开了圣山,阿柒也跟着离开了无心崖。”一道黑雾停在楼三娘面前说道。

    既然阿柒离开了,那容钰是否也会悄悄逃出来?

    想到那个孩子,楼三娘有瞬间的失神,心底蓬勃的杀意如何都忍不住。

    她……想杀了那个孩子。

    回过神来,楼三娘下令道:“云游风也出城了,让咱们在紫薇城的人引他与沈久留碰面,做得隐秘些,即便云游风察觉到不对也只能查到是紫薇城的人所为。”

    “是,尊者。”黑雾领命后消散在半空中。

    楼三娘来到窗前,双手飞快的结印,一张好似网一般的能量飞向天空。

    十天后,东州紫薇城,城主府外。

    稍显简陋的马车停了下来,一直护送马车的护卫见到达了目的地,身形迅速消失。

    青一揭开车帘,恭敬道:“容大夫,已经到了。”

    容娴走下马车,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天边的浮云,浮云迅速的组成了一句话:事情已办妥。

    她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心情也上升了一个指数,也有心情敷衍别人了:“原来你家主人是紫薇城城主。”

    青一接过她的药箱,态度十分谦卑:“让容大夫奔波多天实属无奈,府内已经备好客房,容大夫请。”

    容娴不紧不慢的朝着府内走去,看着这假山池塘、亭台楼阁,故意问道:“城主呢?”

    她本人清楚清波在哪里,干了什么,但‘容大夫’这个普通人却不能够知道这种隐秘。

    “城主有要紧事出门了,不过接到容大夫来此做客的消息后,城主已经回复,三日内必将赶回来。”青一的话说的很漂亮。

    容娴神色带着嘲讽:“做客?你倒是会用词。”

    不过,三日吗?

    容娴眼神闪了闪,心中啧啧称奇,清波这么急匆匆地来回奔波,也不怕身体被掏空。

    青一面色不变,好似容娴嘲讽的不是她一样:“容大夫,请。”

    容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拿过药箱朝着客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